illustration-handing-dollar-sign-to-hands-getty_573x300

近日,动点科技获得独家爆料称,P2P 平台合拍贷的三十余名投资者已前往其位于上海市南京西路的办公室进行维权。到场投资者的涉事金额有大有小,少则十万,多则数百万。

这已经不是投资者们第一次登门造访了,自合拍贷 “卷包会” 传闻被坐实以来,类似规模的维权行动已发生过三次。有知情者称,累计维权人次已近百人,涉事金额约 3 个亿。

狗血的开头:被抓的老板和卷钱跑路的老板娘

合拍贷隶属于上海哲珲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哲珲金融)。此前,合拍贷股东运盛医疗 (*ST 运盛) 发布公告称,合拍贷创始人张金如因涉嫌 “上海快鹿投资集团集资诈骗案件” 已于 5 月 12 日被公安局司法拘留并羁押。而其妻郭虹则因担心自己被牵涉其中,于 5 月 17 日出走香港,并带走了所有资金,数目不详,但至少在 1000 万以上,包括 5 月 16 日借款客户偿还的 500 万元本金和利息。这也是造成合拍贷停运的直接原因。

投资者李伟(化名)告诉动点科技的记者,今年 4 月 7 日,他在合拍贷的平台上一次性注入了 40 万人民币。合拍贷停运后,他与很多投资者一样,陷入了 “我的钱谁来还” 的疑问之中。5 月 25 日,哲珲金融发布公告称,已成立应急小组,引导投资者按照涉事金额大小分流进入 5 个 QQ 群中,由合拍贷总经理徐汇担任应急小组总协调。

ef5487

而事实是,投入了大量资金的投资者们,除了官方指定 QQ 群外,还建立了一个自己的微信群,而这个群中并没有合拍贷的工作人员。目前群内除笔者外,有共 108 人,他们将自己的群内昵称改成了 “地域+欠款+缴款途径” 的模式,如 “浙江线上 14 万”、“上海 11 万线上”、“苏州线上 10 万,线下 30 万” 之类。就群内昵称来看,目前涉事金额最大的投资者来自北京,他分两次在平台上投入了共 120 万。

记者找到了这名化名为王磊的投资者。“我从一开始投资到现在有一年多的时间了。” 王磊说,合拍贷上各种金融产品的投资周期最长是半年。他在第一次投资数万元后,成功获得了 13% 的年化收益率,但是在没有取出的情况下又投入了第二笔资金,目前连本带息大约 130 万。“我这次从北京飞过来,就是打算要一个说法再回去。在这边至少得待一个礼拜吧。” 刚下飞机的王磊站在合拍贷的会议室里,身上还背着硕大的旅行包。

合拍贷的会议室不大不小,坐着先后到来,素昧平生的三十余人。李伟和不少投资者打印了从网站上下载的合同和 “回款中” 页面的截图,拿到前台去盖了哲珲金融的公章,拿在手里似乎是个可以寄托的证据。王磊没去印。“没什么用的。就是来向他要钱的,又来盖他的公章。有什么意义呢?”

魔幻的故事:了不起的上市、国企背景?靠不住的泥菩萨

王磊回忆自己之所以会把百万元的资金投入这个平台,就是因为信赖其一直在大力宣传的上市、国资双背景。

据合拍贷官网称,合拍贷是由国有央企、国有信托公司以及本土金融界资深人士共同参股筹办的互联网金融平台,于 2014 年 9 月 18 日上线,总部位于金融中心上海繁华的南京西路。数据显示,截止 2017 年 5 月 22 日,合拍贷历史累计成交量逾 11 亿元,累计注册人数 26 万人。网贷之家数据显示,合拍贷目前待还金额超过 1 亿元。平台近期出现较明显的资金净流出情况,最高时每日净流出 300 万元。

据了解,中国少数民族经济文化开发总公司、上海高汉新豪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运盛医疗分别持有合拍贷 30%、20%、10% 的股份,分别是合拍贷第二、三、四大股东;而合拍贷失联的法人代表郭虹持股 38%,因为郭虹与张金如是夫妻关系,所以其二人共同控制并经营合拍贷。正因为有以上股东背景,合拍贷在此前的宣传营销活动中一直强调其是具有上市系+国资系背景的网贷平台。

曾在快鹿集团担任副总裁两年之久的张金如,在 “快鹿事件” 被曝出后,被警方带走调查。其妻 “携款跑路”,合拍贷登时后院起火。

李伟、王磊和全国不少投入了不菲资金的投资者们,突然感觉事情不对劲了。在官方公布的那几个 QQ 群里,他们没有得到想要的答复。一位涉事金额达 41 万的投资者建立了名为 “合拍贷大客户沟通群” 的微信群聊,他们在群内商议组团、分批次来合拍贷位于南京西路的办公室索取答复。

tu_1
维权现场

虽然官网显示注册人数有 26 万人,但真正肯掏钱买机票飞来上海和官方扯皮的,只有这么为数不多的百余人,他们其中最少的也投入了十余万元,最多的担负着几户人家合计 600 万元的款项。5 月 31 日,在合拍贷的会议室中静坐的人,操着北京、重庆、上海、辽宁、广东等各地的口音,要求平台方面给他们一个说法。

李伟的想法很明确,他希望能 “让背后的上市公司和国资委股东承担我们的钱”。但这种想法到底有没有可能实现呢?

在郭虹失联后,二股东中国少数民族经济文化开发总公司和三股东上海高汉新豪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与员工代表组成了应急小组,在处理客户兑付的相关事宜,但并未提及兜底、代偿等问题。

合拍贷的国资股东——中国少数名族经济文化开发总公司,其发起设立的中元国信信用担保有限公司因涉及多起法律诉讼,未能按时执行法院判决,被最高人民法院列入失信人名单。

合拍贷的上市股东——运盛医疗,由于连续亏损 2 年以上,2016 年年报显示公司全年亏损 5688.06 万元。公司 4 月 15 日公告称,*ST 运盛被第三次风险提示,公司股票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截至记者发稿时,股票跌停。

显而易见,合拍贷所大吹特吹的 “国资+上市” 背景,其实并没有他们口中所说的那么靠谱。而且,合拍贷引进的国资系与上市系背景,由于其并不是平台的控股股东,只是参股的关系,并没有责任为其担责,一旦发生逾期,只能依靠平台自己和借款人去完成兑付。

堂皇的阴谋:我们的钱似乎是被金主爸爸吃掉了

但是这些走投无路的投资者不吃这一套。他们坚称掌握了平台方和股东违规操作的证据。

5 月 22 日下午,投入了十万元的狮子(化名)与其余二十余名投资者一起,去上海市公安局经侦部门报了警。狮子报警的原因是,他们发现,为合拍贷站台的股东运盛医疗,与合拍贷的母公司哲珲金融之间的关系,远没有那么简单,而且张金如与郭虹二人,有自融的嫌疑。

“保守估计,运盛从哲珲融资了五六千万左右。” 狮子说,他们已经掌握了足够多的证据,包括双方合同的照片和运盛 2016 年的财报。合拍贷的投资列表中有一 “月月增” 项目,其借款公司为上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创建于 2003 年 7 月,注册资金 25500 万。而通过天眼查可以发现,该公司其实就是上海九川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创建时间与注册资金均吻合。

而上海九川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曾是运盛的大股东。受访人向笔者提供了以下图片:

WechatIMG179

图中,确认人为 “中鑫汇通商业保理有限公司”,通过查证可以发现,其法定代表人在今年 5 月 23 日之前一直是张金如。张被羁押后变更为何小丽。此前,张金如与其妻郭虹曾被怀疑在公司内部滥用职权。此前有消息称,5 月 19 日,郭虹只是通过微信方式,便可以对哲珲的财务作出指示,要求其做个过账手续,让财务将募集的资金 669 万元打入中鑫汇通商业保理有限公司账户内。

但值得注意的是,运盛的股东结构曾发生多次变更,2016 年 10 月 10 日,运盛的公告显示,原大股东上海九川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现目前仅持股 1.03%,下降 14.66%。这张图的确认日期虽然在变更之后,但出票日期却在变更之前。

另有一张图如下,出票人是运盛,而确认人是上海虹控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在这家公司的股权结构中,上海朗澎实业有限公司占股 95%,而这家公司,由现已跑路了的郭虹担任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张金如任监事。

WechatIMG178

所以一直被大肆宣传,用来增信的上市背景其实就是个大坑?

凄惶的休整:一场不见长安见尘雾的持久战

31 日,从早上九点等到十点多,坐在合拍贷会议室角落里的李伟第一次见到了应急小组总协调徐汇的真人。徐汇表示不接受采访,但是笔者仍然留在会场内观摩了全程。

徐汇表示,合拍贷方面同意,将一部分还留存在第三方支付平台上,尚未被启用的资金归还投资者,但具体操作过程要听经侦指示。另外,启动资产清理程序,经侦同意后可以启动兑付。

关于兑付方式,徐汇提出了两种方案:按投资者的投资额度进行比例兑付;开通绿色通道,对特殊人群进行优先兑付。但徐尚未表明这一 “绿色通道” 将面向什么样的 “特殊人群”,就被在场的其余投资者打断,要求其 “一视同仁”。

31 日下午,李伟等一行人又去了大股东中国少数民族经济文化开发总公司的办公室,在比早上更逼仄的小会议室中和对方负责人有了短暂的交流。对方表示,已将所有数据备份,正在与合拍贷方面清查资产,并向经侦、金融办汇报了情况,“争取三个月内实现兑付”。

晚上,参与了现场维权的几个人陆陆续续地把白天的录音和视频发到了微信群中,获得了几个加油和鼓励。这些莫名其妙一夜之间被卷走了不菲资产的人,怀着点黑色幽默似的心情谈论着他们的损失和挽回。千里迢迢飞来上海的感叹大城市维权成本高,皇天遥遥远在线上的高喊坚决要求全额本息赔付的口号,时而振奋,时而萎靡。

有一个广东籍,没来现场的投资者在 Facebook 上找到了张金如和郭虹的儿子的账号,告诉群友们他正在给那个留学海外的青年留言,希望他能劝自己的妈妈回来。内容大致是告诉他目前的财务危机以及经济犯罪的量刑法则等等,言辞恳切。群内无一人语出恶言,一个重庆籍,背负着一百万欠款的投资者提醒他:“再多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