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chatIMG27

在 TechCrunch 的迷你剧集《人机大战》的第六集,冷面笑星贾达·弗雷德兰德与可爱的机器人服务生 Relay 在硅谷皇冠假日酒店进行了一场人机大战,剧集中扣不上制服的贾达在酒店服务挑战中毫无悬念的败给了 Relay。而在更多地方,这类商用机器人正在以惊人速度取代人类成为酒店和餐厅里的中流砥柱。

在日本,一个名为 “奇怪的酒店 (Henn-na Hotel)” 的机器人酒店即将在 8 月份开业迎客,这个酒店总面积约 4300 平方米,有 100 个客房,而整个酒店的员工仅有 7 人,只会负责一些机器人无法办理的事务。同样,希尔顿在去年和 IBM Watson 合作测试了机器人前台、喜达屋旗下的 Aloft 在 2014 年就用机器人 Botlr 为客房递东西、洲际旗下的皇冠假日酒店也有类似功能的机器人 Dash。

WechatIMG23
酒店服务机器人 Peanut

在 CES Asia 展会现场,我们也发现了 Relay 的表兄弟 Peanut,这个由上海创业公司生产的商用机器人正在上海本地的多家酒店为顾客提供服务。“最多的一家酒店有四十台机器人,最多的一天能服务一百来次。”Peanut 的生产商、擎朗智能的创始人李通告诉动点科技。当酒店客人需要类似送餐这样的服务时,服务员就会把顾客需要的东西放进 Peanut 的脑袋里,Peanut 会规划出最佳路线把东西送到顾客的房间——虽然不会上楼梯,但 Peanut 可以通过发射信号的方式控制电梯、拨打电话,对于一些有特殊需求、或是有严重社交恐惧症的顾客来说,这是个巨大的福音。

“可以理解成我们把整个酒店的地图装进机器人的脑袋里,他就可以根据算法自动规划路线。” 李通说。在整个行程中,Peanut 可以完全自主行走于酒店的复杂回廊通道,遇见行人时也可以自行避让。

WechatIMG30
机器人在大型商场里的应用

这种机器人同样被用于餐厅和大型商场,在餐厅里,Peanut 代替了传菜员的工作,厨师把食品放在 Peanut 身上,它就能自行送到餐桌上。在大型商场里,Peanut 则会扮演向导的角色——在一些设计极端复杂的商场,顾客可以跟着 Peanut 找到不容易被发现的餐厅,在闲暇时,机器人胸前的屏幕还能播放广告。

WechatIMG24

“商场里人流量很大、路线也要更复杂一些,但是机器人都可以自主识别,比如说路线上有一道门关了,那么机器人发现之后就可以马上重新计算出最佳路线。” 李通说。对于很多顾客来说,他们很难通过大众点评上的地址找到餐厅的具体位置,相比于酒店服务生,这也许是个实用性更强的场景。

据李通介绍,这样一台机器人的造价大概在四万元人民币左右,一次充电可以让这个 60 斤的大家伙工作十个小时。大多数客户则愿意花每月 2000 元的租金把 Peanut 租下来,它们不需要工资、社保和公积金,也不会请假怠工,相比于雇佣服务生,机器人要划算太多了——这是 Peanut 这样的机器人创造的最大价值,它们为企业切切实实地节约了大把开支。对于企业客户来说,它们唯一要担心的就是机器人可能出现的故障。据李通介绍,这些机器人在投入使用之前都会进行大量的测试,目前还没有严重的故障发生。

相比于家庭陪伴式机器人还停留在玩具阶段,像 Peanut 这样的商用机器人正在迎来春天。从市场状况来看,虽然目前还不存在机器人大规模替代人力的情况,但机器人已经很大程度协助了人类的工作,并且未来的需求缺口将越来越大,大部分简单重复的工作几乎都可以交给机器人完成。来自 IDC 的报告指出,中国已经是世界上最大也是增长最快的机器人市场,到 2020 年中国市场将占全球机器人市场总量的 30%以上。制造业将继续主导中国在机器人方面的支出,在 2016 年离散制造和流程制造占市场总量的 50% 以上。IDC 预计,从现在到 2020 年,中国机器人及相关服务的支出将增长一倍以上,即从 2016 年的 246 亿美元(约合 1696 亿元人民币)增至 2020 年的 594 亿美元(约合 4095 亿元人民币),复合年增长率 (CAGR) 接近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