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SEWHERE

什么是终极的奢侈品?ELSEWHERE 创始人范阳的回答是:身心愉悦的时间。

对于大多数偶尔需要安静工作环境或舒适谈话环境的白领阶层来说,逃离办公室,奔向咖啡厅成为了他们脑海中浮现的第一个答案。

《工作大解放》的作者 Jason Fried 在 2010 年的 TED 演讲” 为什么你在办公室完不成工作” 中提到,对很多人(尤其是创意工作者)来说,工作效率最高的地点,可能有自家走廊、地下室、厨房、咖啡店、飞机、出租车、图书馆,但没有办公室。

Jason Fried 认为问题的症结在于 M&Ms(the Managers and the Meetings),因为管理者总是会来打扰你,无穷无尽的会议只会带来很多无聊的讨论。在 EEG 的调查中发现,面对面的打断、谈话,以及其他干扰是最影响创造性思维的。与之相反,在其他一些公共空间里,哪怕有一定程度上的噪音,只要不会正面打扰到你,你也不会觉得很烦人。

但是越来越拥挤的咖啡厅和越来越难找到插座的图书馆真的是最好的选择吗?这个你生活了多年的城市有那么多你从未走进过的精致角落,为什么不去走一走呢?

ELSEWHERE 是一个城市空间共享应用,与 Airbnb 的模式类似,房屋主人可以在平台上上传自己房间的基本信息并提供出租,寻租者可以在线预定心仪的房间并获得进入许可。从老洋房里的私人空间到建筑师改造的现代建筑,用户可以按小时预定一系列与众不同的工作和会客空间。

三里屯建筑师CrossBoundaries的工作室  范阳供图
三里屯建筑师 CrossBoundaries 的工作室 范阳供图

与 Airbnb 不同的是,ELSEWHERE 平台上的大多数房间并不具备住宿功能,户型面积也较小,适合用户独处或与少数朋友共享。” 目前我们在北京和上海有 300 多个共享空间,最小的只有 6 平米,最大的可容纳 380 个人。” 范阳说,ELSEWHERE 将平台的空间资源分为” 城市会客厅”、” 商务会议室”、” 多功能场地” 三大类,从使用场景来看,现阶段 ELSEWHERE 的订单集中于朋友见面、会议沙龙、拍摄采访这三个大众基数的小众刚需上,占到了所有订单的 90% 。大空间并不是他们的主营业务,因为需要大空间的往往是企业级用户,其使用场景大多为会务会展等,与 ELSEWHERE 的主题不符,而且这些大空间一般分布在酒店、创业园区之内,其地产方一般有能力独立运作,与 ELSEWHERE 平台上大多数个人业主的需求不同。

其次,ELSEWHERE 支持用户按小时预订,一小时起订。具体价格由空间主人来定,同时平台会给出参考价。根据户型、位置、风格等的不同,房间定价有所差异,目前平台上的代订房间价格在每小时 200-3000 元之间。” 基本上,一间 30-40 平米的房间,可以容纳 6 到 15 人,价格会在 300-400 元一小时左右。” 范阳说。

故宫旁边的大庙改建成的工作书房  范阳供图
故宫旁边的大庙改建成的工作书房 范阳供图

对于范阳本人来说,创立这个平台的初衷,在于不希望让城市里隐藏着的众多精彩空间被埋没。从到靠着皇城墙的四合书院到上海张爱玲居住过的私人书房,这些空间都经艺术家、建筑师设计或挑选,具有鲜明的风格和迷人的特质。以前它们大多数时间都处于闲置状态,在陋巷无人知,但现在每个人都可以通过 ELSEWHERE 获得一次独享的机会。

范阳透露,目前关注 ELSEWHERE 公众号、下载 ELSEWHERE app 的用户有将近一万人,而实名验证用户占到约 18% 左右。” 在平台上预订房屋需要实名验证,所以有消费行为的用户比重基本可以参考这个数据。” 范阳说,今年 8 月 ELSEWHERE 正式上线,现在平台上的月订单量接近 100 单。

在盈利模式上,ELSEWHERE 会在每笔付款中扣除 10% 的佣金,同时,平台上还有 ELSEWHERE 与独立设计师独家合作的少量定制空间,由双方合作设计,空间原主人运营,此类房屋平台将在每笔付款中抽取 20-50% 的佣金。

今年 5 月,ELSEWHERE 曾获得经纬创投合伙人张颖个人三百万人民币的种子轮投资,目前正在谋求天使轮融资。在今日的 TechCrunch 国际创新峰会 2017 上海站创业大赛总决赛当中,ELSEWHERE 取得了第四名的殊荣,同时它还获得戈壁创投提供的 10 万元无息可转债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