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绝越来越多的采访和会议邀请,成了陈海波目前头痛的事情。

2017 年下半年以来,零售行业的关键词变成了 “无人”,陈海波创立的 “深兰科技” 开始为无人店提供底层技术,大部分 “国内 Top 10 的零售企业” 正成为这家公司的客户。

而陈海波的日程除了满满当当的技术和产品工作外,还有接待政府参访、投资方洽谈、以及演讲采访,他已经不得不谢绝掉其中的大部分邀请。同时,深兰科技也在飞快地扩张商业领土,希望成为 “全球范围传统零售智能升级解决方案提供商”,未来它的用户数也许会超过微信。微信有多少用户呢?到 11 月中旬,包含海外版 WeChat 在内的微信月活跃帐户数已经达到 9.8 亿

这家公司的野心并非凭空而来。无人零售是共享之后的风口之一,据不完全统计,目前这个领域已经有 20 多个项目,诸多资本也相继入局。而深兰科技正是无人零售的底层技术提供方,深兰科技的产品面向商超、连锁零售企业、甚至是夫妻店,为他们提供基于机器视觉识别技术的人工智能解决方案。

陈海波的原始团队曾在澳洲提供基于机器视觉的零售解决方案工作,“说白了开发软件、卖软件,这是给零售企业、零售商超用的,包括基于视觉的防盗损。”2014 年,他们回到上海创立深兰科技,这家公司正如陈海波所言,“没有 to C 的基因,我们一直做 to B”。

在零售升级领域,深兰解决方案的核心是旗下的 “quiXmart 快猫智能零售系统”(以下简称快猫)、takego 系统和 metamind 智能零售客服系统,这三个产品可以帮助客户打造无人值守智能门店。将这个系统应用于各个场景,有了多种形式的产品,包括办公室中的 AI 无人货架、智能立柜/卧柜、无人便利店、甚至是兜售机器人。

也就是说,深兰的系统可以让你实现 “刷手购物”。消费者第一次使用时需要使用手机号注册、录入手掌血管信息、选择支付方式。消费者在 takego 店购物的过程非常简单:用户刷手进店,选择商品后扫手离店,系统自动发起扣款。我们曾经介绍过无人便利店的几种路径。在 Amazon Go 店,消费者在进店前要打开手机上的 Amazon Go App,向闸机出示二维码,然后他们在店内可以任意拿取商品。陈海波表示 Amazon Go 需要消费者使用 App,而 takego 用户甚至连手机都不用带,因为系统记录了手脉信息,准确说是手掌血管的分叉信息,即 “人的终身 ID”。

上面的相册是深兰科技的解决方案,依次为办公室 AI 无人货架、智能立柜、智能卧柜、超级便利店、兜售机器人

深兰的系统整合了软硬件,为客户提供店铺的 “大脑” 和 “眼睛”,记录消费者的购物数据,识别进店用户并将信息传递给系统。而对于偷盗风险,陈海波坦言技术很难通过极端测试,但是他们的数据显示 96% 的人是正常购买,并且可以禁止偷走东西的用户再次进入所有的 takego 店铺,甚至与其他商家共享黑名单。有趣的是,在无人零售风口,深兰为 B 端用户免费提供软件解决方案。当然对于硬件,比如摄像头、深兰与英伟达合作开发的 DPU,这家公司会收费。

为什么免费提供软件?

“我们前期三年的技术投入已经完成,(现在)要做底层,建立基于 AI 的底层环境,提供给所有的零售企业使用,这就相当于安卓(系统)和手机企业的关系。如果你想利用机器视觉、用人工智能技术来升级,都可以寻求深兰的帮助。深兰是 to B 的,深兰永远都不会开店,但是深兰支持了很多你们知道的那些零售企业。” 他接着说,“深兰是为了缔造线下用户数据、商品数据、消费数据、信用数据的运行平台,现在已经拥有 17 个国家的销售体系,希望成为全世界用户数最多的企业”

销售额方面,虽然陈海波无法透露具体的数字,但是表示目前国内 Top 10 的零售企业,以及 Top 20 的品牌商很多已经都开始尝试使用深兰的产品。

对于深兰的模式,资本市场显然是认可的。工商资料显示今年 3 月它完成 1500 万元天使轮融资,由 DNA 基金领投;9 月底,这家公司拿到数千万元 Pre-A 轮融资,来自云锋基金,而马云是这支私募基金的联合创始人

对于无人零售的风口,陈海波认为并不是资本驱动的,而是当前零售行业发展到了这个阶段。“我们知道零售的痛点’ 两高一低’,人工高、房租高,价格低。实体零售基于的即时购物需求是一定存在的,但是成本上涨,毛利下降,所以存量和增量都很难,我们认为应该用技术改变这个情况。”

陈海波认为,“每一次社会进步,技术驱动的产业变革都是趋向提高效率。提高效率的一个重要的表象就是减少人工,在零售这个领域,我们觉得少人、无人化肯定是一个趋势。”

他指出,现在的国际品牌连锁便利店员工是 6+1 模式,6 个员工加 1 个店长,而无人技术如果可以让便利店实现从 7 个人管一家店,到 7 个人管七家店,那么成本将降低,商品也会更便宜。

尽管深兰做 B 端的生意,但陈海波对于 “无人店最重要的是什么” 这个问题的回答很朴实,落到了 C 端。

“最重要的是你用的这些技术能不能让 C 端买东西更方便。因为零售是服务 C 端的,C 端体验不好,你给 C 端找麻烦,他是不会来的。我们在最普通的夫妻店买东西,拿了东西大妈买单找零或者扫码,这样四步基本上就结束了。但如果说在你的无人技术商店买东西要超过四步,我们觉得这是不对的,无论哪种技术,首先不能给客户添麻烦,不能要求客户做这个做那个。”

技术方面,无人零售还处在不成熟的阶段,面临一些挑战,比如在各种环境下将消费者与商品进行准确匹配、平衡精确度与成本。“移动商品是动态的,在全球的识别率很低,亚马逊无人店也没有做成功。即使我们有多机纠错算法让识别达到接近商用要求。但是还是有很多的问题,比如说遮挡和故意偷盗。我们认为最理想的结算方式,就是顾客拿了就走,这很舒服,但是技术的难度实际上是很高的。”

事实上,零售升级是陈海波为深兰划定的业务之一,还有用于机场的自动驾驶系统、商场的兜售智能机器人(移动商店)、以及基于视觉的一些身份技术系统,将为一些车厂提供识别技术,实现扫手开车。

陈海波告诉动点科技,下一步,深兰的无人店产品将走向海外,据透露,其产品已经发到新加坡、澳洲、北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