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年 12 月 31 日,这是北京证监局对贾跃亭下达回国令的最后期限。今日早间,其妻甘薇发布微博,定位北京首都国际机场 T3 航站楼,并写道 “2017 最后一天,使命归来。2018 新年伊始,任重道远……”。

经多家媒体向乐视方面核实,此次回国的仅甘薇一人,贾跃亭仍旧未归。不过,在圣诞夜,身处异乡的贾跃亭用不忘自己的乐视手机发微博刷一波存在感:Merry Christmas all FFer!这一年,贾跃亭的名字不知道抢占了多少人的头条,吃瓜群众为他负债累累的这般淡定折服。乐视危机发生以来,从声称负责到底,再到置若罔闻,他的言行不一令人瞠目结舌。

就在同一天,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挂出了华福证券与贾跃亭公证债权纠纷案的裁定书。根据裁定书内容,贾跃亭名下位于北京市东城区东直门外大街 x 房产和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双花园南里二区 x 房产,以及持有的乐视网 10.24 亿股股份全部被查封,并扣划了被执行人贾跃亭银行存款 130.94 万元。其名下已经没有其他可供执行的银行存款、房屋登记记录以及车辆登记记录。

12 月 11 日,“信用透支” 的贾跃亭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据了解,该起案件与平安证券相关,贾跃亭其因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而被列入 “老赖” 名单,涉案金额合计 4.79 亿元。同时,贾跃亭一旦回国,不得选择飞机、列车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也不能在星级以上宾馆、酒店、夜总会、高尔夫球场等场所进行高消费。

其实早在今年 9 月,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和乐视移动智能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就已经被列入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纽约时报》也报道了他的 “老赖” 事迹,可贾跃亭担心,回国后恐会被限制出境,重返美国发展无人汽车事业基本再无可能。

按照贾跃亭的说法,“回国无法出境” 是其走上不归路的无奈之举。而大洋彼岸的这头,千万网民呼唤着 “下周回国贾跃亭”。

实际上,看似心里有苦难言的贾跃亭还有许多错综复杂的纠纷,据《证券时报》12 月 6 日报道,贾跃亭从 2015 年年中开始不断大规模减持乐视网股票进行高位套现约 117.41 亿元。据一位离职的乐视网高管表示,“贾跃亭自己高位减持,但是不准这些高管们减持,还要我们增持来填他挖的坑,这不就是掏空上市公司吗?”

作为男人,贾跃亭承诺将会负责到底。7 月 4 日,他只身赴往美国,“下周回国” 让不少投资者信以为真。可当妻子甘薇都在国内前往美国伴同夫君的那一刻,人们便断了贾跃亭回国的念想,何时回国至今成谜。就在 11 月底,甘薇还在公开招聘 “董事长生活助理 (英文方向)”,负责孩子的英语辅导,月薪达 8001-10000 元。虽然高薪聘请家教并没有直接违反限制,但是至少让网友对贾跃亭一家真实的生活状况多了一点认识。

洛杉矶时间 12 月 13 日,法拉第未来召开内部员工大会,董事长贾跃亭在会上宣布 “经过与投资人近一个月的谈判,公司成功完成了超 10 亿美元 A 轮股权融资”。与此同时,他也正式出任法拉第未来 CEO 兼首席产品官。

度过此劫的法拉第未来算得上解决了燃眉之急,但外界对这一融资消息的质疑一直存在。首先,内部会议宣布未对外公布,投资方成谜,此前盛传的获印度塔塔集团 9 亿美元的融资,以及贾跃亭与香港某投资机构敲定 10 亿美元融资,均为不实消息。其次,融资成功前夕高管大批离职,包括首席财务官、首席技术官等多位高管先后出走。

更令人咋舌的是,本月初有媒体走访了位于州汉福德的法拉第未来工厂,厂房门口虽然已经立起了法拉第未来的新标志,但厂内除了保安之外,只有一名员工打卡上班。“他们什么也没有做,里面没有造车的设备,什么也没有,只有一名安全工程师每天上午 9 点上班,但他也并非全天都在这里。” 这是当地一名了解法拉第未来工厂建设进度的人士 Franklin(化名)所透露的。

外媒 9 月份报道,法拉第未来已经放弃在内华达州的工厂建设,退还了之前准备建设工厂的土地,将集中力量进行 FF 91 汽车生产。7 月 11 日,法拉第未来宣布终止在内华达的建厂计划。贾跃亭当天在微博称,为保障产品按时交付,FF 91 高端工厂将迁至新址,并全力改造现有厂房和推进设备采购,尽快实现量产。而早在 2 月份,贾跃亭信誓旦旦地在个人微博表示,法乐第未来工厂不仅不会缩水,而且还会全力保证 FF91 的按时交付。

法拉第未来是贾跃亭在 2014 年以个人身份投资 3 亿美元的新能源汽车公司。在今年 1 月 4 日,这家来自硅谷的公司推出了首款量产车 FF91,一夜间让很多人误解以为是乐视造车梦的实现。实际上,这是两家公司,只不过都是 “贾布斯” 出现在聚光灯之下。

贾跃亭曾在一封 “致美国用户的信” 中称,“99% 的人不看好的事情,才有可能成就颠覆。” 有人说,他的偏执能够取得一番成就,同样也能置于死地。回望过去乐视崛起的几年,从版权分销、视频第一股、超级电视、智能手机……乐视不断成为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一路高歌的乐视生态链出现了一些问题,乐视手机就是一个最鲜活的例子。据澎湃新闻报道,乐视离职的中层员工曾透露,乐视移动欠供应商款由三方面因素造成,定价、资金挪用和在区域的销售和回款上产生的问题。

去年 11 月,贾跃亭发公开信表示公司烧钱太多,还自称是 “全世界最穷 CEO”,只拿 1 元年薪。当时,单单乐视汽车就消耗超过 100 亿的自有资金,公司资金链存在断裂可能。随后,贾跃亭一边四处筹款,并发动公司高管质押股票换取现金借给公司,不仅背负了巨额债务,而且相关负面消息从未停歇,包括乐视体育拖欠版权费被断掉所有主打赛事直播;易到创始人周航发布千字声明,曝出乐视挪用 13 亿贷款造车;以及关联公司拖欠贷款被起诉等。

今年 1 月,融创集团以 150 亿元人民币投资乐视。5 月,梁军接替了贾跃亭担任乐视总经理。两个月后,贾跃亭不再担任乐视控股法人,并赴往美国至今未归。

如今,很多人都在企盼他的归来。然而,眼看蔚来和特斯拉大放异彩,抱着 “造车梦” 的贾跃亭还是会和从前一样,径直向前走。2018 年,我们祈祷他美梦成真,毕竟这是他东山再起的唯一路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