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公司最近几个月来深受 “降频门”困扰。1 月 15 日是马丁·路德·金的纪念日,苹果 CEO 库克发了一条推特,引用其名言来纪念这位民权运动领袖。但是,网友似乎不太关心,得到最多 “喜欢” 的回复翻译成中文后却是 “是的,但是我希望我的 iPhone 6 还能以 1.4GHz 频率运行 iOS 11。”

的确,对于很多 iPhone 用户来说,他们正面临升级困境。一方面大家可以坚持留在旧版 iOS 系统,但是苹果往往不再维护旧版系统,这就导致旧版系统受到攻击的风险加大;另一方面,如果 iPhone 机主选择升级,他们也不一定会称心如意。不如意的理由有很多,像老款手机速度变慢或者是你恰好不喜欢新系统的某个功能和界面。比如,我在升级在 iOS 11 之后发现 App Store 取消了 “欲购清单”,感叹好在只是收藏了 3 个 App,很快就找了回来。

因此,部分不满意升级后 iOS 系统的用户在近日苹果短暂开启降级通道后尝试了降级

事实上,不止是系统,很多 App 升级之后也很让人抓狂,让人无奈的是 iOS 不支持 App 降级,对此我们编辑部的几位同事也说了说他们希望降级的系统和 App。

包校千坚定支持新的 iOS 系统。“我一直觉得新的比旧的好,而且如果系统或者软件有 bug 或者体验不好,肯定会迭代的。所以等一等就好了,打死我也不会降级,感觉就像买了老款手机一样。” 而对于 App,他会选择随手或者自动升级 App,并不会仔细阅读更新情况,只是在系统更新时会看一看有没有重大更新。

王婵对于 App 升级显得非常淡定,“好像都没啥依赖性,也没在意过。” 一个不受制于移动互联网暴政的人。

豆腐则拿 LINE 来举例,他希望 LINE 降回到只有普通贴图表情的版本,“没有 LINE@ 没有 LINE Pay 也没有各种乱七八糟小功能”。

他接着说,“米家新版也非常反人类,上一版虽然很难用,但至少逻辑比较清晰,新版看上去好像按房间分得很细致,但不是每个人都会适应这种分类方法。还有小米在推送广告这件事上似乎也没有放过 iOS 用户。支付宝,首页没用的东西太多,还有每次线下支付后给的两毛五「鼓励金」特效搞得很大排场,花呗还不是欠着一屁股债。高德地图,要不是苹果地图数据过于陈旧,我会选择卸载高德地图,这款应用在最开始还挺好的,干干净净,现在越来越像百度地图了。”

宇廷的回答则是微博,因为新的版本增加了图片广告。

这个问题我的答案是即刻,它的推送内容足够精准,可以让用户获得最需要的信息,同时又不必被不需要的信息打扰。虽然升级之后的即刻相比大部分阅读器依然精细,但是增加了 “推荐” 栏目,并且每次 App 打开时会默认到达这个栏目,而不是我已经关注的内容,因此,这个 App 正在背离” 让用户获得最需要的信息”。

一个我们不喜欢但是可以理解的趋势是,很多 App 都在试图获得更多的用户注意力和使用时长,甚至不惜抛弃用户体验和价值观。

哥伦比亚大学的法学院教授吴修铭的《注意力商人》可以解释这种趋势,他写道,消费者的注意力成为稀缺资源,有巨大的商业价值,互联网巨头都成了注意力商人,他们尽一切努力来获得消费者注意力,表现为希望获得更多的用户打开次数、以及使用时长。并且,注意力商业还会循环下去,网上的信息量变大、呈现方式高度丰富,用户的注意力会变得分散,而这使注意力进一步稀缺,企业要付出更多的努力获取用户注意力。

回到我们的问题上,用户面对的升级困境基本上是无解的。他们只有两个选择:一是升级,忍受新版本中不喜欢的元素;第二种选择,考虑到 iOS 用户升级后很难回到老版本,用户只能在升级高频使用的 App 前了解新的功能,如果不喜欢新的功能,宁愿承受风险留在旧版本。风险有很多,以苹果系统为例,北方很多用户都经历过 iPhone 6 在冬天的室外电量骤降,并强制关机,正如我的同事博源所说,是 “没有降频功能的手机”。

而随着微信小程序的推出,我们需要下载的 App 变少,不下载、不适用也就没有了升级问题。不止是腾讯,其他互联网巨头也在进行类似的尝试,Hanming 的工作是产品经理,他向动点科技介绍, Google Play 也已经推出了类似小程序的产品 Progressive Web Apps,用户不需要安装也可以使用某个 App 的简单功能。用户甚至可以在 Google Play Store 下载前可以预先加载一小段代码体验。

这样看来,微信小程序也许便是这种升级困境的解救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