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PUPULA:我们没想到那个DIY全家福的小游戏会被玩两千多万次

春节前夕,当年度春运大戏震撼上映时,有一批还没到家的人们,在朋友圈率先晒出了“汪年全家福”。作为一款H5小游戏,“汪年全家福”不仅属于绝对的暖心治愈系,也让“猫狗双全”成为2018年人生赢家的新标准。一夜成就的爆款不仅超乎了团队的预期,也让背后的制作公司PUPUPULA浮出水面。

从制图到生成,再到保存并分享朋友圈,“汪年全家福”全程无广告、无跳转、无关注要求,没有了一切所谓的套路。这家成立仅9个月的公司,由前陌陌联合创始人张思川(Sic)创立,而她的丈夫唐岩正是陌陌的掌门人。现在的张思川是2个娃的母亲,也是3只猫咪的主人。

去年2月份,公司取得了注册名称“小魔怪”,3个月后,正式落户望京SOHO。Sic的创业初衷,是为小孩子打造专属产品。因为在中国家庭环境里,女人一旦有了孩子,成为母亲之后,意味着很容易丢失自己。“整天围着他转,一切都围绕他转。”张思川说,这样对孩子对母亲,都不是好事,因为会有各样的矛盾发生。所以,她希望有一个产品,能够让母亲更愉悦地带娃。

创业之初,Sic请来资深的设计师朋友帮公司量身定制logo,当时他们想了很多名字,一开始觉得要与小魔怪形象相关,但是“little monstar”有些长,简称“xiaomo”又和“xiaomi”太像,难免有些尴尬。

没有名字,就丢失了logo的灵魂,这项工程因毫无头绪被一度搁置。

后来,设计师迫于无奈说,要不用一些看起来没什么意义的词汇吧。关于PUPUPULA的由来,实际上是当时他们在聊天时的灵光闪现。Sic想起儿子“汤圆”在美国上幼儿园时,会经常说“PUPU”(去便便),孩子本真地觉得这一发音有趣,便会在任何语句后面加上“PUPU”。当她把这个想法分享出来时,大家一拍即合,为品牌拟定了更加呆萌的名称——PUPUPULA。

从陌陌联合创始人,再到PUPUPULA CEO,Sic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她坦言,原来在育儿方面并没有太多关注,直到她看到其他母亲是“那样”带孩子时,感觉自己“头脑开窍了”。确实,很多母亲有了孩子之后做起了全职妈妈,但她觉得自己还有精力,创业和当妈互不冲突,她也很想做些与众不同的的东西。

搭建起初创团队后,传播公司的理念是他们的首要任务。在她跟几位合伙人表达了这一想法后,2018年的钟声即将敲响,“新年全家福”的概念便由此萌生。

在中国家庭的现实环境下,猫狗基本不会作为家庭成员出现在全家福中的。而团队大胆设想,做了24只狗的类型,18种猫的花色,而设计同事仍嫌不够,还要继续加入新的设计,并把目标锁定在春节,推出正式版的“汪年全家福”。

“我们不是专门做H5的公司,能搞出一些这样的设计其实挺不简单的。新年全家福的成绩大概有1万人左右,那时候没有什么预期,能做到这个数据我还挺震惊的,因为我们那时候才刚刚开始,公众号粉丝就几百个人,只发了三四篇关于公司的推文。”Sic更没想到的是,拥有两百种贴纸组合的汪年全家福,在春节前夕火的一塌糊涂。

据统计,2月11日上午10:00-10:59,其访问量突破10万次,当天访问共计7,386,625次。截至2月23日,“汪年全家福”累计PV达到23,184,669次,UV是12,817,553次。

猫狗元素的融入,让PUPUPULA的理念传达到了用户的心里。不少用户打趣地说,猫狗双全才是2018年成功人士的标配。Sic是3只猫的主人,她觉得这背后的理念,是在向中国的现代家庭传递科学育儿的正确思路:一个家庭里面,小孩子是可以随宠物一同成长的。“而那些说,有了孩子不能养猫养狗,觉得它们很脏的家庭,并不是我们提倡的。我们完全有能力把卫生问题解决掉。”Sic认为,这是个很好的机会去和大家传递,PUPUPULA所推崇的生活方式和品牌理念。

与套路式的营销推广手段不同,PUPUPULA在汪年全家福中,没有任何的跳转和广告,也没有任何的关注要求,仅单纯的向用户提供一款轻度游戏。“借助游戏传达理念已经足够了。”Sic说。最后,PUPUPULA收获了8万名微信关注者,这些用户都是通过游戏记住了H5下方的品牌logo,再通过微信搜索主动关注的。“我们不需要那么好看的数字,在没有产品的情况下也不急于推广,寻找精准的目标受众才是最重要的”,Sic如是说道。

当然,没有产品是不准确的形容。在PUPUPULA官网上,上线了一款“小朋友洗手章鱼贴”,不过它还没有正式销售,也没有直接购买的入口,需要进入公众号或者看官网才能找到。鉴于团队没有太多的销售经验,Sic希望先走一遍流程,抱着尝试的心态,上线了这款产品,而且售出了近1000张贴纸。这也导致了很多人误以为PUPUPULA是专门卖贴纸的公司,尽管接下来还会上新刷牙贴等贴纸,但这只是其中的品类之一。

关于洗手贴Sic说,自己在美国带孩子期间,无论是当地的幼儿园还是一些公共场所,随处可见为小孩子设计的贴纸。简单可爱的画风,让孩子自觉地学习正确的洗手姿势。于是,她希望把洗手贴从美国移植到国内,并专门请插画师设计,才有了这款小朋友洗手章鱼贴。

在产品方向上,Sic坚决不碰大家都在做的儿童教育类产品。她觉得那些产品并不能产生积极作用,相反,它只会让孩子和大人更加痛苦。他们要做的,是借助产品,让父母享受带孩子的愉悦和乐趣。具体来讲,就是围绕儿童家庭开发出家居类和硬件产品。

目前,有7款规划产品进入到了相对漫长的研发周期,最快预计在4月份陆续推出。Sic相信,那些“众里寻ta千百度”的粉丝,绝大部分都是被其理念吸引而来的,其中相当大的一部分人会愿意为产品而付费。

在产品设计上,Sic认为用户需求最重要,设计为产品而服务,过分强调高颜值往往不是用户购买产品的理由。尤其不能以成人的审美视角,强加到孩子身上。

在了解产品需求时,通常会提前做用户调研,但Sic会让团队避开调研中那些显而易见的刚需产品。“其实,那些需求都不太准。”Sic觉得,调研对于产品的方向只是一个参考,有时不应该去过分相信这些调研结果,更多的是靠直觉和观察来判断。永远要讲究做事的先后逻辑:先确立品牌调性,再通过产品来尽可能满足用户需求。而不能因所谓的用户需求,左右了公司的产品定调。

Sic直言,自己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还是“蛮作”的。公司目前已经消耗了400万左右的资金,而且产品基本属于空白。对于初创公司来讲,在成本方面没有任何优势。只有后续不断提升产量,才有可能降低成本,品控能力也能得到优化。现阶段,在较高的成本情况下,售价不能“太离谱”。所以,Sic做好了前期不赚钱的心理准备。

虽然需要资金源源不断的投入,但Sic现在暂时还不想牵扯太多的精力,去接洽融资事宜。但他们会接受一些实际的支持和帮助。譬如她的朋友,锤子创始人老罗,就觉得PUPUPULA做的事情很有意思,为其无偿提供了软硬件帮助和人员技术支持,“在研发和供应链的事情,他也可以帮忙”,Sic说。

如今,Sic的愿景是将PUPUPULA塑造成“儿童版的无印良品+儿童版的小米”,但这并不意味着设计风格会向它们趋同。曾经太多人想她提议,应该先做一款爆品,成功以后再做其他的产品。但她并不认同:“我总不能先卖一年的洗手贴,然后再做别的,这就很奇怪。”

或许,PUPUPULA效仿的正是无印良品,30年前出道的时候,同样没有标志性的产品,因为她认为单一的产品,不足以体现品牌想要传达的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