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区块链的越来越焦虑,玩比特币的越来越佛系

朋友圈里流传的各类科普文与讲坛链接越来越多,3点钟群里群外的“学术之争”越来越激烈,媒体招募“懂区块链的记者”的需求越来越急切,BAT及一众独角兽悄悄试水的动作越来越频繁,甚至人民日报与两会都开始注意了——区块链终于成为了全民话题。

然而与各种甚嚣尘上的理论、态度、见解相对的,是区块链应用场景的缺乏以及技术的明显不成熟。“比特币目前仍是区块链唯一刚需”的说法拥有着众多的拥趸。

币圈看链圈:一抔热土

作为国内最早接触比特币的先行者之一,拥有5年币龄的秦皇岛餐厅老板周子程最近心情又好了一点。熬过了比特币大起大落的黑暗时刻,借着区块链给大家带来的焦虑,比特币价格又回升了一些。“不过我现在主要看币价了,区块链的东西很少看。年纪大了,对技术没那么感兴趣了。”

其实周子程今年才26岁,这个年纪在他周围玩币的老伙计之中也算小的。“两年前我就说过,总有一天区块链会像互联网一样成为基础设施。”周子程说,“不过现在的区块链就像2001年泡沫时期的互联网,(市场)还要慢慢挤泡沫,回归理性。”

2013 年,周子程在一个电商平台上付款时,发现系统提示用比特币支付可以比原价优惠些。于是他去淘宝上买了人生中的第一枚比特币。如同大多数最早期的玩家一样,周子程将比特币看作一个绝佳的投机机会。

250个比特币,持有5年,1个也没卖过。现在的周子程仍然对币价充满信心,这种信心源于他对区块链的看好。“就像以前只有大学、公司和机构里才有电脑,而现在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一样,也许未来两三年内区块链就可以实实在在地落地。”周子程满怀信心,“只要区块链普及了,一定不会落下比特币,它们就是鸡和蛋的关系。”

但是区块链到底什么时候才算成了,没人知道。至少现在看来,真正的现象级应用没有几个,区块链的声势却一时无两。科技媒体在密切关注着BAT在区块链领域的动作,但马化腾、李彦宏等人却在两会上感叹“区块链技术尚处于早期,其热度与技术现状并不匹配。”

“区块链火啊,我觉得是被币价给‘架’起来的。”周子程觉得归根到底还是钱的问题。“你看现在区块链的应用不多,光谈概念其实没什么意义。老百姓最关心的还是能不能挣到钱,普通人对技术其实真的没什么兴趣。”但是周子程仍然颇为如今区块链的热闹情势感到高兴,因为“关注的人越多,技术人员就会越重视,区块链就越会加速落地。”

现在的周子程每天忙着经营一家印度佛教主题餐厅,偶尔看看币价,朋友圈里全是美食的照片和小视频,几乎没有任何和数字货币或区块链有关的内容。“简单来说,买一点比特币,然后闭上眼,别看新闻别看电视,三年之后会有惊喜的。”周子程的哲学听起来有点玄妙,“你不觉得能拿个三五年的币,磨练耐心,抵御外界的诱惑,要比玩技术还难吗 ?这简直是一种反人性的内在修炼。”

这种“打定主意,不看不听”的想法广泛地存在于最早的一批比特币玩家之中,特别是持币三五年不卖、又并不是科技爱好者或从业人员的一批人。周子程的朋友圈里也没有很多人转发有关区块链的各种文章,更没有人拉他进什么真真假假的3点钟群。“第一批玩币的根本不知道啥是区块链,现在天天聊区块链的手上几乎没有啥币。”

“搞技术一夜暴富的如同过江之鲫,拿着比特币能持有三五年的寥寥无几。守股如守寡啊。”周子程深夜十一点半才从餐厅回来,有些得意地感叹,“一夜暴富之后,再挣起早贪黑的钱真的难能可贵了。”

链圈看币圈:一点星火

然而周子程的想法可能还是太乐观了。至少到目前为止,国内的 ICO 仍然处于被取缔状态,而基于区块链技术开发的项目也正面临身份认同的危机。朱啸虎与陈伟星那场高级别的嘴战凸显了这种尴尬。

上海的程序员艾克亲身参与一个区块链项目的开发之中已有将近一年,最近他发现有越来越多的素人开始向他询问区块链的问题,朋友圈里来自各种公众号的科普文章也越来越多。但伴随着这种民间关注度而来的,是来自上层的密集监管之拳。去年9月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认为ICO行为涉嫌非法集资、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发售代币票券等违法犯罪活动,这一拳让艾克所在的公司一度陷入了麻烦之中。

“政府对没有代币的‘区块链’是支持的,但就我个人意见来看,没有代币就不叫区块链。”艾克谨慎地处理着措辞说道,“因为它是一套价值网络,必须有一个东西来代表价值、传递价值,这样才能激励节点提供服务。”

然而在一级市场上,被区块链热潮打成了“古典互联网投资人”的朱啸虎、邵亦波等人对ICO项目抱有或抵触、或犹疑的态度。在监管政策出台之前,大把大把被割得鲜血淋漓的韭菜加重了他们的这种认识。

“我也不太看好ICO这种形式。”周子程的一位币圈好友称自己不会去用比特币换取任何代币。“参与IPO的公司需要定期公开自己的财务状况和股权情况,接受审计和监管,但ICO看起来就像是民间非法集资。”他认为不少开发团队自己预先保留了不合理数额的大量代币,实际上就拥有了操纵币价的杠杆,在这种局面之下普通散户无异于引颈待屠。

ICO成为了众矢之的后,艾克所参与研发的项目主动向买家退了币,但仍然有一部分人愿意继续持有代币。“剩余不愿意退币的用户可以在境外交易所交易。”艾克说,“交易所上了我们的币,我们也控制不了,毕竟都是去中心化的。”

对于艾克来说,目前区块链这种颇受争议的名声几乎是一种“甜蜜的折磨”。因为在他看来,区块链一直代表着一种改变未来的希望。除了比特币、以太坊等数字货币,他还持有EOS等明星代币。

“区块链搞不好真的是未来耶……我的一部分仓位也被套牢了,但是要从币本位的角度去看,不要从法币的角度去看。”艾克说,一个币的价格和这个币本身的关系并不大,大多数的币不自带交易所,价格只是玩家们赋予它的属性。

“比如比特币,它本身也没有价格,我们现在所买卖的价格只是交易所给它定的价格,但是比特币自身的系统可没告诉你这个,它只告诉你你有多少个币。”艾克有点自嘲地说,“我最近一直是这样催眠自己的。”

现在艾克手头最多的代币是EOS,因为他觉得“这个将来有可能是区块链版的AWS”。EOS是一个允许开发者在其协议顶端创建区块链应用的新平台。EOS软件将引进一种新的区块链基础架构,支持去中心化应用在垂直和水平方向上的扩容。

用电脑系统对比,EOS就相当于操作系统(底层架构)+硬件系统(提供算力存储带宽),用户可以直接在上面开发和运行自己 的软件DAPP (区块链上的去中心化APP),任何人都能够在上面开发,完全免费使用。

“所有的公共服务都可以在区块链上运行,去中心化,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持有私钥就持有你自己的资产。这个我觉得这是人们一直以来的愿望。”艾克说。

关于政策管制,艾克透露说,事实上目前很多国内的区块链实体都注册在海外,而且在去中心化的开发环境之下,“没有实体也是可以的”,这也使得传统的司法管制模式面临着重重挑战。另外,根据侧链协议,所有的比特币都可以安全地从比特币主链转移到其他区块链,又可以从其他区块链安全地返回比特币主链,“就像机场的外汇兑换一样。”周子程说,待到侧链协议普及开来,想要消灭比特币就好比恨一团空气或恨一团土,都只能是无计可施了。

图片来源:123R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