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两会再提尘肺病,2018 年已是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为救助尘肺病农民工而奔走呼吁的第 7 个年头。

据 AI 医疗影像公司杰杰科技的创始人邵学杰介绍,尘肺病又名矽肺病,起因是粉尘对肺部造成破坏,是一种没有医疗终结的职业病。煤矿工人、粉尘作业工人、油漆工人,清洁工,还有表面材料打磨工艺的工人,都是尘肺病的高发患病人群。根据国家卫计委统计,在整个职业病人群当中,尘肺病患者占到 90%,农民工占尘肺病患病人数的 90%。

尘肺病患者到了晚期会经历一场酷刑折磨。他们的肺会像石头一样坚硬,每次呼吸都像普通人剧烈运动后的大喘气。由于呼吸太过急促,他们只能跪着呼吸,这也基本成了所有尘肺病人离世的最后姿态。

” 因为可以多挣钱,这类工作吸引了很多年轻人。但是很多年轻的煤矿工人没有这方面的知识,往往病发诊断出来已经是第三期了,已经没救了。而中国是煤矿大国,大量尘肺病煤矿工人的确诊也给国家带来沉重的财政负担。” 邵学杰说。

很多公众人物及政府相关部门已经意识到了此问题的严重性,大家都在呼吁多层面的防御尘肺病。邵学杰也在用自己的方式让更多的人远离尘肺病的折磨。

邵学杰在医疗领域有丰富的经验,曾率领团队探索胰腺癌与二型糖尿病的关联性等等。2017 年 6 月,他带领一支懂算法、懂医疗的复合队伍,创办了杰杰科技。杰杰科技专注于探索人工智能在医疗影像及认知推理计算领域的应用。

据邵学杰介绍,杰杰科技目前主要专注于研究各种肺部疾病,已开发了尘肺病和肺结节筛查系统的计算机视觉领域的产品。

尘肺病像恶魔一般吞噬着工人们,我们目前只能靠早筛查,早防治的方式与之抗争。但邵学杰指出了目前现在资源缺乏的窘迫:“目前国内已经有六百多万工人被确诊为尘肺病,没确诊的从业人员还有数千万。但全具有检查资质的尘肺病医生有限。” 而 AI 的加入,将会很大程度上缓解人力资源不够的困境。

杰杰科技将其 AI 影像辅助诊断软件放在为工人们做检查的职业病防治医院里,即可帮助医院做更多的尘肺病筛查。邵学杰解释了应用场景:

“目前做检查的一个重要方式是各职业病防治医院开一个大巴车到各矿场去工作。现在我们把一个装有医学影像机器的车子开到煤矿,工人可直接上车照片子。接下来,工人的影片数据传到云端,然后 AI 系统马上就可以筛查。如果工人的情况可疑的话,系统会提醒。” 目前该系统的准确率已达 90% 以上。

AI 医疗影像已经不是新鲜事。毕竟在 2016 年开始,如体素科技肽积木等公司已经掀起了肺结节、糖网筛查等领域的 AI 革命。在 “ 10 个 AI 医疗影像公司中,就有 8 个看肺结节” 的情况下,杰杰科技将重心放在尘肺病显得十分特立独行。

不过往往 “不一样的烟火” 在酷炫外表下,肯定经历过不一样的挑战。邵学杰表示,用 AI 看尘肺病的确比肺结节难很多:

“肺结节的影像片子有几十上百张,但是尘肺病就一张片子。这在数据量上,对 AI 学习的挑战非常大。此外,因为肺结节是实性病灶,医生可以明确标注轮廓变化。目前 AI 肺结节影像公司的主要方式是通过系统帮助医生标注病灶的方式辅助诊断。但我们是弱监督或无监督学习,不用在病灶上做标注,系统直接告诉疾病是阴性或阳性,这对算法技术要求非常高。“

之前,杰杰科技通过与多家职业病防治中心进行科研合作,利用职业病防治中心可提供的数据优势训练 AI 系统模型。因为 AI 与数据的关系非常紧密,邵学杰也透露今后会将在数据方面做更多积累:“将来我们会尝试用新的技术建立数据库。如基于这个区块链建立中国最大的一个尘肺病中心。”

目前,杰杰科技已经完成了 600 万元的天使轮投资。邵学杰透露目前的合作伙伴主要是各地的职业病防治医院。对于商业模式的考虑,他认为按诊断次数收取少量的费用或是一种可行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