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盯上滴滴很奇怪?那么 Uber Eats 值得你了解一下

图片来自TechCrunch

美团打车来了,滴滴外卖也即将登场。

虽然这两家巨头的动作早已无秘密可言,但很多人还是需要动用相当的想象力去理解——美团、滴滴为何扎进了彼此的主场抢生意?而在理解这种状况的时候,我们有必要重新回顾下 Uber 此前的动作,这家公司旗下衍生的外卖点餐平台 Uber Eats 这几年是如何在海外发展壮大的。

2015年,已经完成E轮融资估值突破五百亿大关的 Uber 在全球推出了 Uber for everything 的战略,由出租车衍生出的一系列服务中就包括了Uber Eats

这项由 Uber 推出的快捷送餐服务与当地餐馆合作推出适用于快捷配送的菜品,并限定所有餐食的配送时间为 10 分钟,且只要在 Uber 的软件本体中下单交即可,系统会自动分配给Uber X 指派的司机(这部分兼顾用车服务的司机都需单独注册 Uber Eats 业务)。此外,参与配送的还包括加入Uber Eats Partner 的朋友,他们可以使用自己的自行车或小型摩托车通过平台方来提供派送,下单者只要使用信用卡就可以快捷支付,这项服务当时首先在洛杉矶、多伦多开始了试点。

同年12月,Uber Eats 开始在加拿大展开测试,Uber旗下“Uber Everything”部门主管詹森·德勒格(Jason Droege)表示,将 Uber Eats 从 Uber 应用当中分离出来单独发展,目的是为了让事情变得超级简单。之所以选择该地独立展开测试,是因为当地的 Uber Eats 服务已非常流行,而且当地运营团队对此信心十足。

值得一提的是,其实在优步中国的时代,也曾有过将类似业务在华落地的设想,但当时做得比较表面,入口在产品的侧边栏。笔者至今保留2016年时官方的宣传通稿——在上海推出的“优生活”是优步专为中国市场量身定制的新功能,标志着这家打车软件鼻祖在便捷的出行方式之外,将通过开放互联网流量入口,为所在的城市带来更多的增值服务与精致体验。“可以把优生活想象成优步为所在城市的乘客们编写的一本电子杂志,一本城市指南,甚至是高端版的大众点评。”

但这个设想几乎在刚开始就被掐灭在了摇篮之中,后面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了。

2017年10月,Uber Eats 在应用程序中完善了评级系统:包括餐厅评论和菜式。用户可以对餐厅评分,最高五星级。特定的菜肴也可以评价,应用程序会根据用户的口味和事先的订单建议菜肴。虽然推出了两年后的 Uber Eats 在没有评分系统的情况下运行了这么长时间让人惊讶,因为这似乎是一个食品交付应用程序的基本功能。不过,对于Uber公司来说,现在加入这项功能,并让消费者在提交订单之前详细了解餐馆和食物并不算太迟。

2017年末,Uber Eats业务上线了200座城市,在英国、法国分别另外开辟40和35个新城市,甚至是包括爱尔兰、埃及、罗马尼亚、肯尼亚、乌克兰在内的非Uber服务国家也都开始上线此服务。据TechCrunch报道,该业务至少在其中的45个城市实现了盈利。在去年第四季度,Uber Eats业务为公司贡献了11亿美元的总收入,成为财报的一大亮点。

也许是为了庆祝两年多来 Uber Eats 向全球市场的扩张速度,Uber Eats 更换了全新的LOGO以及app的设计,背后均考虑了全球用户的使用体验特地将“Eats”放大突出,搭配几何形的延展设计,将重点突出在日常饮食,让品牌和食物之间有更紧密的联系。

2018年初,Uber Eats 宣布收购了此前合作的外卖平台方Ando,通过不断优化和与餐饮企业展开深度合作、收购等,拓展疆土。

2108年3月,Uber的最大股东软银表示“Uber应该重视 Uber Eats 业务”。而现任 Uber CEO 达拉·科斯罗萨西(Dara Khosrowshahi)恰恰也是 Uber Eats业务的狂热粉丝,他对媒体公开称 Uber Eats 的业务远比想象的成功,正准备将这项外卖服务推广到位于欧洲、中东和非洲的100个新城市。在未来,Uber Eats 最理想的的状态是司机到达餐厅时食物刚刚烹饪完毕,且在食物还温暖时交付给用户。

不难预测,2018抑或是很长的时间里,Uber Eats 在全球业务还将持续扩大,进而让 Uber 的估值继续“膨胀”。

从这个逻辑推演,已经掌握了海量用户行为数据的美团可以规划用户一整天的出游安排,比如一键帮你预定打车—景区—餐厅—电影—酒店,这都是美团跨界进入出行市场的重要决策依据。

犹记得王兴在2015年就制定了美团的发展目标:未来五年内,美团要实现1万亿元的交易额,成为一家1000亿美元市值的公司。而现在滴滴估值是500亿美金,“屈居”300亿身价的美团若能够从打车市场中抢下30%的市场,将能更好地贯彻王兴“让大家吃得更好,活得更好”的使命。

正如已经解甲归田的 Uber创始 Travis Kalanick 说的,Uber Eats的大获成功在于其充分利用自身平台已有的百万Uber司机,使这些人既可以载客,也可以配送Uber Eats的外卖订单,这种人力资源的直接调用是Uber公司顺利开展外卖行业的优势之一。回过头看,你还会觉得今天美团打车是一个商业逻辑上的BUG吗? 更何况,在互联网模式主导的商业竞争中,只要有利可图就没有跨不过的边界。

我们也期待着王兴老师把这摊凝结已久的水搅得更浑一点!

推荐阅读:《美团打车野心初显,滴滴外卖围魏救赵》
《美团打车撒钱攻入魔都第一天 司机:刺激的感觉又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