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28 日消息,360 集团董事长兼 CEO 周鸿祎日前在首届中国数字经济投融资高峰论坛上表示,要真正解决数字经济时代的网络安全问题,就要在大数据加人工智能的基础上,构建新一代的 “安全大脑”,让 “安全大脑” 成为未来五到十年,解决网络安全问题的一种技术思路或技术方向。

周鸿祎认为,随着数字经济的快速发展,物理世界和网络空间已经打通,很多网络空间的攻击都可以造成物理伤害,网络安全已经从 “信息安全” 时代进入了 “大安全” 时代。

周鸿祎举例,今年 7 月,新加坡一个医院的个人资料遭到外泄,包括总理李显龙在内的医疗信息都被窃取,而政要的健康信息将可能影响到一个国家的政局。

数字经济大量运用人工智能技术会带来更多的不安全问题,比如智能汽车的传感器可以被干扰导致安全事故,而目前各种通过网络实现的功能如手机远程启动、手机遥控等,在 360 智能网联汽车实验室的专家那里,只要手机能遥控的东西,他们就能遥控。

工业互联网作为数字经济重要部分,同样也面临安全威胁,去年席卷全球的 WannaCry 勒索病毒事件、今年 8 月发生的台积电遭遇病毒攻击事件都给企业造成了巨大损失,“如果再不重视,就有可能出现数字经济发展跑得快、但跑不稳的现象,无法实现持续健康发展。” 周鸿祎说。

数字经济复杂的体系下,是网络安全问题交织、隐藏在各个领域。周鸿祎指出,应对数字经济时代的网络安全问题必须依靠技术创新,网络安全核心技术有两个比较关键:一个是大数据,一个是人工智能。

而 360“安全大脑” 恰恰就是传感器+大数据+人工智能,同时综合利用了移动通信、云计算等技术,是一个具有感知、学习、推理、预测和决策能力的分布式智能安全系统,能够实现更加智能化、整体化的安全防护。

如果说网络安全问题是数字经济时代的 “疑难杂症” 的话,“安全大脑” 就是专治这病症的一剂 “良药”。

根据周鸿祎的介绍,“安全大脑” 首先具备对 APT 追踪溯源的能力。目前,“安全大脑” 已经成功追踪到 38 个对我国长期实施网络攻击的境外 APT 组织。比如,去年中印洞朗对峙期间,360 就对印度 “摩诃草” 攻击组织进行了追踪溯源,找到了发起攻击的黑客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受雇于那个公司和部门。

其次,“安全大脑” 能够预测预警攻击。比如,去年十九大前,“安全大脑” 提前发现了我国的一个大型僵尸网络,规模与 2016 年导致美国断网的僵尸网络相当,因为预警及时,避免了可能出现的一次大型网络攻击。

赋能产业是 “安全大脑” 的重要使命。比如智能汽车行业近年发展很快,汽车已经变成四个轮子上的大电脑,网络安全问题不断凸显。360 就与与国内汽车厂商共建了 “汽车安全大脑”,解决智能出行的安全问题。

数字经济面临的网络安全问题与传统安全问题存在很大的不同,这些安全问题是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与制造业等传统产业融合产生的。

面对如此复杂的网络安全形势,周鸿祎认为仅仅靠一个国家的主管机构或者靠某一个国企或者一个民企都很难解决问题,必须在国家有关机构的统筹安排下,无论是国家队还是民营队,无论是大学还是科研机构,还是企业,都把自己的数据贡献出来,共同打造一个 “安全大脑”。只有把全中国全网跟安全有关的数据集中起来,我们才能真正用 “太空视角” 来看清在网络世界里发生了什么,才能对很多网络安全的事件作出评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