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日前,WeWork 宣布正式推出 WeWork 新的中国会员 APP 以及闪座 (WeWork GO) 服务,以此标志更加本地化的中国 WeWork  正在尝试提供一个更为灵活的工作方式,帮助中国的年轻人实现更有意义的人生。这家公司自 2016 年进入中国是如何以社区力量为核心全面激励创造,迈入在华高速发展新篇章的,我们面对面和在华业务的技术创新掌门人 Dominic Penaloza 聊了聊。

成立于 2010 年的 WeWork 致力于在全球各地向自由职业者、中小企业、大企业提供新型办公场所,至目前已从 SoftBank Group 获得超过 100 亿美元的投资,估值达 470 亿美元。成为美国本土尚未上市的最高估值创业公司之一,仅次于 Uber。

在中国市场,落地三年的 WeWork 也在快马加鞭——截止 2018 年底,这个拥有 425 个办公地点的跨国公司落地中国 WeWork 的就有 74 处运营单位,实现会员数85000(包括正式会员和闪座会员)。2016 年,WeWork 社区在上海延平路开业,这是 WeWork 在大中华区和亚洲的首次亮相。随后,WeWork 迅速扩张。2018 年,WeWork 在中国顺利进入三个新城市——成都、深圳和杭州,目前国内共有 74 个社区。2018 年 4 月,WeWork 宣布与中国竞争对手裸心社合并。在业务持续增长的同时, WeWork 更有着支持 “中国创造” 的使命。进入大中华区以来,WeWork 致力于助力中国完成从 “世界工厂” 到 “世界实验室” 的转型之路。

另一方面 2018 也是 WeWork 在中国的微妙时刻,一批本土的共享办公室学徒纷纷涌现,也给了前者不小的竞争压力。对此 WeWork 应对之道是搭建一个更接地气的公司架构。

2017 年 7 月,在经历了一年设计法律结构、登记造册、批准、注资的流程后中国 WeWork 宣布成立,涵盖大陆、香港、台湾。目前,中国 WeWork 已完成共计 10 亿美元融资,最新估值 50 亿美元。除了资本结构,WeWork 亦在搭建本土团队。17 年 9 月,出生东北的艾铁成从外企职业经理的角色来到中国 WeWork 的掌门人职位上。他和他的团队认为,WeWork 本土团队的特点是懂得国际的标准和血液,同时懂得本土需要尊重的文化和习俗。

这样的两者标准兼顾亦被 WeWork 体现在了空间配套的运营科技上:例如使用入住率感应器收集数据,影响设计师对空间设计的迭代。另外还有通过人脸识别技术签订合同、会议室投屏分享、甚至是前沿实验室中运用的 AI 人脸情绪追踪来感知会员的满意度等最大化满足中国会员需求。

余昇鸿曾在 techcrunch 深圳场对记者表示,“来中国以后,大家也看到如二维码、蓝牙开锁之类的科技可以被应用,我们在学习的过程中。” 闪座 GO 就是其中的代表作,这个领先全球 WeWork 启用的产品可以视作办公室的新零售产品,而且是可以变身 “小程序” 在 10 亿人次使用率的微信平台上即开即用。

这些优秀科技应用和前沿技术的创新背后,都归功于 WeWork 中国技术团队支持,2019 年带领这个团队的负责人卢汉森对动点科技无不骄傲地表示,这一中国团队将从现阶段的 85 人扩张到 300 人以上,以便更好地适应快速增长的中国会员数量,同时 WeWork 中国的技术也会输出成为 WeWork 全球标准,为更多全球会员带来便利。

“家” 与 “公司” 之外的第三空间

接受采访时创新部门负责人卢汉森具体谈到闪座 GO 这项黑科技时,“以前有个概念是第三空间,第一空间是家里,第二空间是办公室,第三空间是其他空间,可能是咖啡厅,或者是饭馆。以前没有 WeWork 闪座你可能会用咖啡厅,但在一个咖啡厅有时候会没有桌子,有时候会因为人太多找不到舒服的位置。通过闪座 GO,我们提供了一个环境列表,你可以看到最近的 WeWork 办公点里有多少可用的办公桌。第二重要的是最少 200M 的 WIFI。第三,咖啡厅都是 30 块以上的,在 WeWork 免费的。”

卢汉森还对我们谈起了一个看似有些哲学般的命题——孤独感。他认为科学的发展能打破物理的局限但也无法突破人心的屏障,这时候再多的技术创新的也是徒劳无功。WeWork 的解法是让会员在里面感受到被爱的情感联系,比如通过每年一万多线下活动彼此分享不同领域的创新灵感,或者类似 TGIM(感谢上帝周一了)这一类的免费早餐活动解决人本身的情感需求。这一点来看,WeWork 可以说为解决现代企业的工作方式痛点提供了不少可参考的价值。

据官方统计,2018 年的线下用户数超过三万次,一共花费了 400 万分钟在 WeWork 空间, 其中又有大约有 15% 的超级用户,每个礼拜会拥有超过 350 分钟在 WeWork 空间。目前闪座服务在上海已有超过 5 万的注册会员,在上海 18 家 WeWork 社区开放。“从这些超级用户角度来说,WeWork 闪座真的是解决他的生活问题,变成一个习惯了。” 技术创新部门负责人卢汉森如是坦言。“最重要的是除了会员之外,这项服务面向非会员,比如你之前没有注册过 WeWork,完全可以用这个程序来体验我们的服务,我们希望能让更多人体验到未来我们所提倡的具有活力社区全新的工作方式,这也是我们一个初衷。”

除了 B2C,标志着 the future of work 的闪座还设计成大企业用户的专用版本,类似于 Powered by We(大企业定制计划)和 Welabs(孵化器)这样的服务项目。

在 WeWork 的中国版图中有 34% 的大企业会员,500 强企业里面有 30% 是它的会员,从这个趋势来看 WeWork 正在用不同的产品满足不同市场需求——从最开始向中小企业、创业企业提供灵活办公点向大企业提供服务——如果你的大企业公司与此签下合同,作为大企业雇佣的所有员工就可以利用同一个账户来免费用闪座,类似滴滴企业付费的服务模式。这给了不少提倡在家或者远程办公,比如普华永道这样的公司一个更加人性化和多元化的选择。

通过闪座,WeWork 希望传达的愿景是让整座城市可随时随地办公。同时未来随着更多生态伙伴的加入,扩大了 WeWork 社区的规模和多样性,WeWork 可能更像这个名词本身代表的意义是一种工作态度的选择而不再是一家公司的概念。

本土化改造

wework 技术创新产品部门的标志
wework 技术创新产品部门的标志

承载着 WeWork 实现高效办公、优化空间利用效率的拳拳决心的还有本土化成果的 WeWork (Service Store) 中国服务商店,中国区会员可以在平台上优惠价格购买服务商店遴选后的软件、咨询等服务,简化会员寻找、选择以及购买开展业务所需软件的过程。

其中 WeWork 中国会员 APP 也是不得不提的一大创新平台。

卢汉森告诉动点科技,相较于 WeWork 全球会员 APP,WeWork 中国会员 APP 运用了本土化产品如支付宝,移动预订、微信小程序等,全面适应中国区会员的使用习惯;WeWork 中国会员 APP 的算法也区别于全球会员 APP,通过中国区会员各异需求的自行检索和会员办公地点、从事行业的不同,把会员所需的资源推到其 APP“商务需求” 专区,为会员推广产品、寻找合作伙伴、解决商业需求提供了方便。它还内置了聊天窗口,并支持语音、群聊等功能,串联起这座 WeWork 会员独有的 “线上沟通桥梁”。

“如果你目前正在招聘一位产品经理,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普通公司的做法也许会是投入一大笔资金向猎头公司寻求帮助。而如果你恰好是 WeWork 的会员,那么只需要打开 WeWork 中国会员 APP,并在社区发布求助帖,紧接着整个上海区的会员都能为你提供相应的帮助。如此一来,既节省了大量的资金投入,同时也大大提高了效率。反之,如果你是应聘者,也能通过社区发帖的方式为自己寻找到喜欢的职位。” 卢汉森对此补充道。

此外 WeWork 中国区新会员可利用这款 APP 的面部识别自助激活门禁卡,不仅节省了会员办理入住手续时间,也为 WeWork 运营管理层面运用科技提高社区工作效率增加了可能性。

在卢汉森看来,WeWork 真正卖的不是一个个显而易见的漂亮工位,而是那则 “来自多元背景且热爱工作的人们凝聚成社群并创造更大价值” 的故事。所以无论是象征着未来工作蓝图和革新生活方式的创新产品,还是闪座服务的面世,让所有消费者接触享受到 WeWork 式全新的工作和生活方式才是这些科技成果最终所揭示的 WeWork 的使命—— “make life,not just living.”

“科技的发展已然打破物理界限,正在改变我们与他人、信息和体验的交互方式,随着更多人性化的科技手段的运用,我们在冰冷的物理空间和会员之间,实现更多的互动,这也是我们一起以来所强调的 “空间即服务” 概念的具体呈现。与 WeWork 一起书写 ‘中国创造’ 故事。”WeWork 中国创新技术负责人卢汉森先生在分享会中最后表示。

事实上,CEO Adam Neumann 的雄心壮志已经超越了办公空间,扩展到居住(WeLive)和托儿所(WeGrow)。而对于全新出发的 We company 来说,市场的蛋糕仍旧等待做大,扩张和不断沉淀本土创业者需求仍是它在中国未来一段时间不变的主旋律……

 

以下附采访对话全文(为保证阅读体验有部分语句的删改):

动点科技:现在的企业工作方式存在什么痛点?WeWork 针对这些痛点,有提供什么服务?

卢汉森先生:我觉得孤独感是一个相当重要的问题,传统的办公室、传统的写字楼气氛是比较冷漠,因为它被设计成是那样子的,非常冷漠,比如说一家十个人的公司,每天只有十个人有一种孤独感;一千个人,也是一种孤独感。第二、你去你的办公室,有那种格子间在里面每个人有他自己的位置,可是公用的位置有时候有不是很大,没人会管那块。这些事情对我比较有启发,那就是未来工作方式可能应该要有什么改变,我们的用户体验、写字楼空间,从设计开始就把整个用户体验和传统的区分开来。

在 WeWork 因为我们的公用空间很大。我刚才介绍了很多服务和技术来帮我们的会员解决孤独感。这个也是社区的一个价值,不是很明显。我相信我的会员真的是很喜欢这点,这是人本身的情感需求。我把这个空间变成一个我每天都像区上班,我们有一个活动叫做 TGIM(Thank God It’s Monday),每周一的时候我回给会员提供免费早餐,更重要的不是免费早餐,更是让大家感觉欢迎,感到我被人关爱,感到我不是一个人。并且我们大概每年有超过一个万线下活动,每个线下活动有一个话题,会吸引一个领域的一些人,比如说有的产品经理活动,我可能会加入,跟其他产品经理去分享想法,这个也是支持创新。因为他会帮想法一直分享出来。Make it easier for people to access more and more ideas in different topics.

动点科技:我之前使用过闪座 GO 给我的感觉更多是物理形态的运用,在这个小程序迭代中,会不会加入对于 WeWork 生态价值的考虑,就像 WeWork 别的社区 APP 一样?

卢汉森先生:这只是时间问题而已,我们很想加这个功能,每个 WeWork 闪座的会员,也是 WeWork 的会员,我们的活动大部分是所有的会员可以加入,等于说 WeWork 闪座会员可以加入大部分线下的活动。我们应该把这种内容和机会加在小程序。每个闪座会员可以在中国 APP,在中国 APP 里面你可以看到所有的活动,还有其他服务,有很多服务。

但如果你是闪座的用户,你就可以用你的账户登录中国会员 APP,只要这个活动对会员开放,你就可以报名参加,是可以的。那个小程序是你订闪座的工具。有个链接从小程序到 App 的链接,可能那个链接的地方不太明显。

第二个问题,大企业,闪座,我们会提供给大企业很多种的服务,一个是 Powered by We, 有可能,另外 WeWork 空间非常大的规模,我们在国内的客人,超过一千人,这是比较大的客户。他有几万个人,我们可以提供闪座给他的其他人员。

动点科技::这就是 Powered by We 服务一部分?

卢汉森先生:是 WeWork 服务新的部分。你是大公司,你有一万个人员,我们可以给你 full time 服务,现在是我们核心服务,你要一千个办公位,我们会给你,你要一万个我们也可以给你。可是如果你要一个非常灵活的,不是全职的新的服务,这个是闪座,你可以自己决定。不是 Powered by We,Powered by We 是我们的客户有自己的物业楼。你刚才提到的是,比你是大企业,但你不是我的会员,你可以购买 GO 的服务,你公司统一有个账户,你的员工就用这个账户登录,使用你的空间,这是按分钟计费的,每个月跟你的公司结一次账。

动点科技:对于跟中国一些像钉钉企业办公软件,你们对于外部合作的一些态度是怎么样的?以及会不会在今年有一些值得期待的东西?

卢汉森先生:我们很欢迎,现在不能说,我们一直在谈。比如说 facial recognition,当然我们不会自己开整个 facail recognition 系统,国内已经有很多很好的供应商。最基本的 facial recognition engine 是很好的事情,我们不需要去开发,而且是很困难,国内有一些,已经做得很好。我们会跟他们一起合作。

动点科技:制定相关价格策略的时候有没有通过一些科技手段,比如收集一些数据,比如参考一些数据来制定这样的价格。

卢汉森先生:现在已经有两个不同的价钱(每小时 15 或者 30 元),要考虑因为每个空间有自己的成本,比如说上海中心,最高、最漂亮的新的写字楼,它的租金应该是最贵的,它现在还没有加入闪座,它加入闪座之后,我相信它的价钱应该会高一点,让消费者解决,我要不要付出。像滴滴你可以订一个特斯拉,你也可以订一个出租车,你自己决定。我个人的希望是 15 块就是最高的价钱。我在闪座概念里面有一个机会,我们用大数据,我们知道哪个空间什么时候不是很忙,比如说星期天下午,大部分的空间不是很忙,我自己认为它的价钱应该下来。

动点科技:

我们刚才一直在人工智能技术和大数据分析可以识别到会员用户的活动形态,包括刚才那位提到的个人隐私问题,我有个问题,我们在识别到他的形态之后,或者他们的情绪,比如很焦虑或很开心,我们会作出怎样的解决方案吗?

卢汉森先生:有两个原因,一个原因是帮助我们自己的运营团队。我们会告诉会员你来这里,我们会帮你 Make a life, not just a living,我们怎么知道成功不成功,如果有数据可以看到一个环境,每个空间的状态,这种数据可以帮助我们,比如说这个空间是很开心,这个空间不是,那有什么原因我们可以判断,把第二个空间进步。这是一种原因。或者我们有个线下活动,每天有很多个,如果有这种数据我们可以明显看到,哪一些活动比较成功,已经有一个功能,我们会帮助每个空间的经理知道他应该弄哪一种活动,这种数据可以帮助他,帮助自己把用户的体验进步,优化它。

第二,也会关注刚才说大企业服务,如果你是大企业的服务,我们每个月会给你一些报告,现在是比较简单的报告,你的空间的 utilization rates 比如你有一千个人,我们可以判断每个月看有多少个 WiFi 登录,到底多少人会用你的空间,我们会看到一些机会,你可以省钱,其实你一千个办公位,我们分析你需要 950 个,你可以控制你的成本。如果我们有这种数据,而且不是每个人的状态,是 anonymous instruction 这也很重要,我们可以在这个空间整个团队的状态是怎么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