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馆文化是指一个咖啡馆有内容、有内涵,除了咖啡好喝,每家店都有自己的魂所在,有它的特色。” 偷时咖啡馆联盟创始人顾丽娅说道。

拿到中国人大传播学硕士学位的顾丽娅,深谙互联网传播之道。“互联网跟传统媒体最大的区别是在于是说它可数字化和可追溯,而自媒体时代人人都是媒体,用什么样的产品和方式能够引起人们自主传播才是关键。”

而让顾丽娅遇到挑战的是在国内毫无历史追溯的 “咖啡文化”。数据表明,目前国内至少有十万家独立咖啡馆,每一家都有自己的特色和定位。她将这些咖啡馆分为两类:一类是专业咖啡师打造的咖啡馆,他们更在意豆子本身和烘培等技术层面的问题,更在意打磨追求咖啡的风味;一类是有咖啡情怀的人开的店,他们往往是将咖啡馆当作副业,更注重环境布置和地理位置,依赖于店长的审美和调性。但在几乎普遍的问题是,这些独立咖啡馆的处境岌岌可危。

“独立咖啡馆前期投入大,后期回报少,绝对不是一个挣钱的好生意。” 顾丽娅毫不避讳的说。但是让她觉得可惜的是,独立咖啡馆缺乏一个输出口让大众消费者熟知了解它们的文化,走进它们的故事。

“我开始就想做一个分享者,把独立咖啡馆文化传播出去应该是一个很有意义和价值的事情。” 顾丽娅说起初衷。

偷得浮生半日闲

“现在的都市人节奏都太快了,步履匆匆。不像商业咖啡馆急买急走,我们希望能打造一个慢慢享受生活的地方,放下负担和烦恼,安静的品尝一杯咖啡。” 顾丽娅这样解释独立咖啡馆联盟 “偷时” 名字的由来。

2016 年顾丽娅规划着要开发一款叫偷时的 App ,功能包括独立咖啡馆分享,精品咖啡文化的解读,还有一部分是知识分享。而能够入驻的咖啡商家,顾丽娅总结是:小而美,藏于隐世,精于咖啡。

“在生活中,我们偶遇一家精品独立有特色和个性的咖啡店是不容易的,所以我在想把这些咖啡馆聚集起来,让喜欢它们的人在我们 App 上可以随时随地找到独立咖啡馆。” 顾丽娅这样解释 “偷时”1.0 的由来。

2017 年 1 月份,偷时 App 上线,同时入驻了 30 多家独立咖啡馆。“这 30 家咖啡馆是我们一家一家的去跑出来的,拿着 ppt 去讲我们的规划。” 经过顾丽娅和团队的努力,到 2017 年年底,App 上合作咖啡馆达到了 400 多家。“后来,很多独立咖啡馆看我们居然一直坚持这么久还在做这样的事,慢慢的都主动来想要加入。”

App 上的独立咖啡馆和人群越聚越多,偷时在长期独立发展孤立无援的独立咖啡馆主心中,扮演了一个家庭般的归属的角色。众人拾柴火焰高,大家抱团发展可能会迸发出无限的潜力。顾丽娅这样想着,于是进行了偷时联盟里程碑式的事件——精选咖啡店挂牌。

在自己苦心经营的咖啡店门口挂上 “偷时” 的牌子,这样的事情在外人看来是一件强人所难的事情,但是顾丽娅团队却在三个月时间挂牌了两百多家独立咖啡店。她的秘诀有两个,一个是免除在 app 上的服务费,二是挂牌店家的外卖原物料包采。

在顾丽娅看来,挂牌成为集体只是第一步,为独立咖啡馆商业赋能改变处境才是偷时要做的事情。于是,她又在两百多家咖啡馆中筛选出五十几家进行商业赋能尝试。在商业赋能上,顾丽娅将偷时正在做的事情划分成了四个方面:品牌赋能、营销赋能、运营赋能和供应赋能。

品牌对于消费者来说更多是信任感和安全感,偷时将独立咖啡小店串联起来之后,保留门店独立品牌的基础上,输出联盟体的品牌背书。一方面具备一定的品质信誉保证,一方面与其他品牌跨界联动增加曝光度。顾丽娅介绍,偷时曾多次与多家国际知名品牌合作举办活动。“独立小店不管是质量还是品牌都参差不齐,大家抱成团,形成的影响力将不同凡响。”

在运营方面,偷时团队走访发现,大部分独立咖啡馆偏重传统零售的模式 ,线上和新零售的能力都比较弱。偷时做的便是帮助店主来搭建线上社群、包括外卖以及通过 CRM 会员体系的方式,让它本身获客留客能力提升。同时,偷时也建立了 “线上学院” 给门店提升基础的咖啡知识,也对咖啡爱好者提供一个交流学习的平台。“我们也在鼓励门店之间相互学习,将盟友门店做的好的运营方式落地到自己门店。” 顾丽娅补充说。

广告传播出身的顾丽娅对于营销也非常有经验。“最常规的营销是什么?无非就是促销打折赠送,但是小店的运营成本本身很高,基本无力去搞促销。” 顾丽娅解释,于是偷时想到与其他品牌合作的方式,遇到好的活动或产品,统一制定好活动方案、做好设计,输出到门店。她以与某酸奶产品合作举例,买咖啡送酸奶的活动让许多线下门店月销量直线上升。

而供应赋能则相对简单,单点采购数量少品质要求高,品牌集体购买针对性发放不仅拿到更优惠的价格,购入材料和运送也相对灵活。

“总而言之,抱团的力量远远大于单打独斗,聚集在一起我们就有了谈判的资本和条件。” 顾丽娅说。

金色年代处处都是咖啡馆

对于独立咖啡馆来说,与众不同的特色是它们的立身之本。偷时联盟的模式会不会破坏这样的特色?

“偷时的商业模式里面,我们有一项是保留个性化并为其提升,如果个性化不突出,我们可以在原有基础上赋能,帮其加分,但对于店主的初衷和规划不会干预。” 顾丽娅回答说 “我们在做的是保留优质个性化,通过赋能的方式提升他们商业的能力!”

独立咖啡馆主在很多人的印象中是一群过着美好生活的人,拥有自己欢喜的小店,冲冲咖啡,与客人聊天。但事实远没有想象中那么美满,顾丽娅记得,曾经一个女孩找到她,想让偷时帮助下面临倒闭的咖啡馆。“这是分为两个层面上的帮助的。一个是商业上逐渐让她的店走上了正轨,一个在精神上让她找到了家,加入我们这个大团队,寻求到了慰藉。”

“既然梦想起航了,这个梦要圆下去肯定是要赚钱。创业如果不赚钱肯定是走不下去的,所以这是我们偷时 2.0 在做的产品部分。” 顾丽娅表示在偷时目前的盈利模式主要是服务费和供应价差以及后续的品牌合作费用。

目前,在偷时 App 已经入驻了 400 多家上海的独立咖啡馆,其中 200 多家完成了挂牌,50 余家核心测试门店。在接下来,顾丽娅表示要做三件事情,第一件事是偷时的商业模式的将复制落地到北京,第二件事是开放加盟店,帮助更多有咖啡情怀的人新加入这一行业进行商业落地,第三件事是偷时正在联合有爱有未来基金和工行发起 “为爱成长” 为期两年的公益项目,为偷时品牌持续赋能引流。

创业两年半以来,踩过无数个坑,也经历了无数次拒绝和质疑,顾丽娅没有停下过脚步,对于前景和未来,她抱有无限希望。“我的导师肖关鸿教授跟我说过,欧洲有句古话叫说,金色年代处处都是咖啡馆,灰色年代处处都是银行,我们处在一个金色年代还是灰色年代,就看你 “偷时” 咖啡了,当时那句话很重,我想象的场景就是未来真的随处可见我们偷时联盟的门店,它有个性有特色又有品质。无论如何,未来可期。”

 

文字 陈晓

视频 张贰狗 王钰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