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这种快速迭代现象,在商业市场表现得尤为明显和残酷。特别是在数字化技术飞速发展的当代,突起与沉没每天都在上演。

数字化是现在社会发展的特点,互联网、物联网、人工智能、5G 等技术就像火箭的助推器,如果一个企业想要成功的穿过这个时代,拥抱新技术无非是明智的选择。所以,几乎没有哪个企业能逃过新技术的渗透,或者说是拒绝新技术的魅力。

对于 “百年老店”、涂料油漆行业巨头——阿克苏诺贝尔来说,这种创新倒是喜闻乐见的。这家成立于 1792 年的跨时代性企业,已经走过了两百多个春秋。其不久前将专业化学品业务分割开来,打算专注做油漆和涂料的事业。

用阿克苏诺贝尔油漆和涂料首席技术官 Klaas Kruithof 的话来说:“之所以能够在日新月异的涂料和化学领域常青,是因为我们擅长将学术发展应用到产品中,不断为客户交付更多的创新产品和创新服务。” 他表示,关于创新,阿克苏诺贝尔的核心是 “超越”:超越消费者的预期、超越想象(在数字化革命时代不断提供全新产品)、超越时代(可持续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该公司在全球遍布 70 多个实验室,五大技术研究中心。那么,热衷创新的阿克苏诺贝尔在数字化革命时代,要如何续写引领风骚的新篇章?在近期的一次采访中,阿克苏诺贝尔油漆和涂料首席技术官 Klaas Kruithof 和阿克苏诺贝尔油漆和涂料技术总监 Roger Jackman 向动点科技介绍其实践与理念。

首先,Klaas 表示对于创新的态度,阿克苏诺贝尔非常开放,并非保守。“无论在哪个行业,创新或者颠覆往往来自行业以外。” 他说。为了应对这样多变的市场,阿克苏诺贝尔提出了应对措施:跟外部的初创企业、学术界人士、客户等不断保持密切的合作和互动的关系,从而确保内部人士了解最新的技术发展、行业趋势。“防止我们有一天被外部的力量颠覆掉。” Klaas 说。例如,今年 1 月份,该公司开始启动了涂料和油漆行业的第一个创业企业挑战赛——“涂创未来” 全球挑战赛,旨在挑选出与其 “志同道合” 的创业公司。

除了一方面与外部积极寻求合作,阿克苏诺贝尔作为一个行业巨头,其企业内部的生产和管理,以及对外输出产品和服务等方面,都蕴藏着丰富的数字化创新应用场景。

据 Roger 介绍,从内部的数字化应用来说,阿克苏诺贝尔的典型创新体现在产品设计。“产品设计中间有一个很重要的环节是设计实验,我们大量使用机器人和数字化的手段来实现重复实验,以得到可靠的数据结果。” 他仔细说明道。 此外,据介绍,在技术研究领域,阿克苏诺贝尔也会广泛使用机器实习、人工智能等技术进行大量开发。“我们在生产线上已经实现办公自动化。大量使用数字化技术,让我们可以进行自动化生产技术的设定,或者调整生产日期等。我们也通过这些新技术帮助消费者和客户进行选择,这是一套非常好的生产模式。” Roger 补充解释道。

具体到数字化创新应用案例,Klaas 做了详细介绍。首先,消费者的服务体验上升了。“在多乐士概念体验店里,我们发现市场价值已经不仅仅是产品本身,而是产品给消费者产生的选择。消费者自己有设想的家庭环境与空间,给予他们更丰富的选择和体验,这带来的商业机遇是非常巨大的。” 他表示,目前,消费者在多乐士体验店里面可以带 VR 眼镜,尝试使用不同颜色粉刷的效果。“我们甚至在培训消费者如何使用这些喷涂材料的工具改造自己的家庭生活和生活品质,这在我们看来都是在用非常创新的理念为消费者带来的体验。” 他说道。 

除了 VR 体验服务,阿克苏诺贝尔另外在产品中使用了大数据分析。该公司一年可以设计出几千个新颜色,但到底最后哪一种颜色适合,这就可以用到大数据分析的方式,推荐出最适合的色彩产品。“特别是汽车领域,汽车最终喷涂上颜色供消费者购买,哪一个颜色更适合金属使用的材质或者消费者口味?我们使用机器学习与人工智能的方式提升了决定色彩选择的效率。” Klaas 介绍道。

此外,阿克苏诺贝尔还推出了数字解决方案 DryDoQ Insights。该方案可在不需进行表面目测的情况下,精准预测船体在水面下的状况,并凭借独特的数据分析能力构建船舶表面受腐蚀与受污的全貌,帮助船舶运输公司改善船坞维修计划,提升维修效率,同时更有效精准地控制维修成本。据悉。此解决方案通过多个外部数据源获取丰富的独立数据资料以进行预测,并可根据船舶类型、运输模式与过往的船坞维修结果,标记出船体特别需要维护的部分。值得一提的是,阿克苏诺贝尔船舶与防护涂料业务在船舶大数据分析方面拥有超过 40 年的经验。

我们经常这样形容人的竞争:最怕的是比你优秀的人还比你努力。其实,对于商业市场而言,亦是同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