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苹果在投资者更新信息中表示,受到病毒影响,苹果预计不会达到其第二季度的收入预期,并警告 “全球范围内的 iPhone 供应将受到暂时限制。” 预计中国零售店的关闭和客流减少也将产生重大影响。

天气虽然回暖了,但是对于科技大厂来说:情况或许还会有持续降温。

由于新冠病毒的影响,此前,苹果、三星、微软、特斯拉、谷歌等陆续宣布关闭中国境内所有公司办公楼、制造工厂和零售店,亚马逊、Facebook 等也相继发声作出防范措施。疫情之下,用户足不出户,物流停止,科技产品消费欲望降低、供应链厂商延迟复工,棘手问题接踵而来,各大科技企业面临着多方面的挑战。

其中,苹果因疫情的影响显得格外头疼。前不久,英国调研机构 Canalys 发布了一份最新的中国手机市场报告,该报告显示,2019 年,华为以 38.5% 的市场份额占据国内第一的位置,OPPO(17.8%)、vivo(17.0%)、小米(10.5%)、苹果(7.5%)分别占领 2 至 5 名。除了手机,苹果的其他硬件和软件产品也很大程度地影响着国内市场,显然,苹果在国内有着一定量的市场份额。此外,全球来看,中国不仅是苹果的一个重要市场,更是一个不可代替的供应商后方存储基地。

而这一次大面积的疫情,直接导致苹果公司一次次重新考虑自己的计划。

不久前,韦德布什证券的分析师丹尼尔·艾夫斯(Daniel Ives)和斯特里克·贝克(Strecker Backe)表示:“目前中国各大城市交通都受到限制,如果这种情况持续到 2 月下旬,届时多达 100 万部的 iPhone 手机将有可能从三月销售季转入六月销售季来进行销售。” 但他们也指出,由于苹果在 1 月 25 日的中国农历新年没有大规模的销售计划,疫情对公司股票的影响有所缓解。

这样令人松一口气的消息只是暂时的,从市场销售方面来看,苹果没有短期效益的明显缩水。但是其后方供应链却开始受到严重影响,从而直接影响了苹果的增产、量产计划速度。

苹果面临 “难产” 的最大问题是:富士康在中国的多家工厂被告知 2 月 10 日前不能开始生产。这意味着苹果的大量产品的闭环戛然而止,对其影响显而易见。2 月 10 日已过,但是富士康在中国的一些工厂复工情况仍不乐观,因为工人回到岗位之前还需隔离一段时间,对其整个生产能力有很大影响。有分析师指出,其产量或降低 50%。而根据外媒报道,富士康有计划在 2 月底前恢复其在中国大陆 50% 的生产,3 月份恢复其在中国大陆 80% 的生产。

作为苹果的重要供应商,富士康延迟复工或产能无法快速恢复直接宣告苹果增产计划的崩溃。此前,苹果要求其供应商在今年上半年生产 8000 万部苹果手机,这比去年的生产计划增加了 10% 以上。但由于疫情的影响,据分析师郭明錤表示,苹果 iPhone 供应在 1Q 受到肺炎爆发影响出货低于预期,下调了 1Q iPhone 出货量约 10% 至 3,600–4,000 万部。

原计划在 3 月中旬发布廉价新品手机——iPhone 9 将首当其冲,面临供货不足的境况。这款手机主要面向以印度为主的新兴市场进行销售,主打相对廉价的市场。印度等东南亚新兴市场具有巨大的潜在挖掘价值,目前主要被中国品牌占领。苹果有意分羹挑战该市场,但是此次后劲不足很有可能导致失败。

除了手机,苹果的其他硬件产品也遇到了生产难题,导致了官方宣布交付时间延迟。其欧洲发售的 Pro 由中国工厂组装,其交付日期已经延到 3 月。而尽管在美国发售的新款 Mac Pro 由美国工厂组装,但交付时间也推迟了,据外媒报道,这可能是因为一些组件依然来自已经暂时停工的中国工厂。

此外,苹果计划提高 AirPods 产量的计划也可能会被迫推迟。据媒体报道,苹果已要求其供应商在 2020 年上半年生产 4500 万套 AirPods。但事实上, 中国供应商停止生产,导致零部件的供货短缺,其 AirPods 的几大制造商包括,立讯精密(Luxshare)、歌尔股份(Goertek)和英业达(Inventec)都已停止生产 AirPods。

除了供货能力大受影响,开发进程延后更是领苹果的发展情况雪上加霜。其原本打算 2 月初让即将在下半年推出的新款 iPhone 进入第二测试阶段,该阶段需要派人到厂区检查,但受疫情影响,苹果暂停人员前往中国,使原本要推进的开发进程延后。据供应链推测,预计苹果新款 iPhone 较难按原计划在 6 月投产。所以,原定 9 月的发布会是否可以如期举行也有待观察。

对于苹果来说,目前的每一步都是关键一步。目前,在全球范围市场来看,华为、三星等在欧洲、美国等苹果曾经的市场大本营中,渐渐开始成为有力的对手;在中国,华为市场不断领先,其他中国品牌后来居上,所以苹果有较大的竞争压力;在东南亚等新兴市场,以小米为代表的中国品牌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占领大部分市场,而苹果的占有率却较低。这些因素共同施压,不仅对苹果的创新研发能力,更对其供货能力,及整个产品服务提供的能力提出巨大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