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夫妻创业、感情不合到互相揭露私生活,围绕着李国庆、俞渝以及他们一手创立的当当,戏剧从来没有落幕。

“敢作敢当当”,这一度是当当的 slogan,回过头看李国庆才是这句标语的最好的 “代言人”。

4 月 26 日,李国庆又上演了一部时长十五分钟的 “逼宫” 剧目。上午 10 点左右,李国庆带着 6 人闯入当当的办公区。在没有人阻拦的情况下,李国庆抢走了几十枚公章、财务章,留下自己事先写好的 “收据”,在公司前台张贴了《告当当网全体员工书》。整套过程一气呵成,没有过多拖沓,没有留给当事人反应抵抗的时间。

《告员工书》中大概意思为:李国庆于 4 月 24 日召开临时股东会议,由于俞渝三年期间没有给股东任何分红、疫情期间强制员工坐班、公司经营管理不善等,现由李国庆全面接管当当,公司拟以 2019 年度税后净利润 30%进行股东分红,另外自 2020 年 2 月 1 日始以 “开除、辞退、优化” 等被单方面辞退的员工可重新返工。目前告员工书已被撕下。俞渝方面的回应也很简单:已报警,已挂失公章,临时董事会没有效力,李国庆离当当远一点。

今日中午,李国庆再发微博回应抢公章的质疑:“前后 15 分钟,没有任何撕扯,何来抢?!” 在新的公章保管制度出台前,他将 “白天绑在裤腰带上,晚上放在被窝里。” 并表示 “当当工作需要使用印章,尽管和我联系。”

对于 “抢公章” 一事,大家也议论纷纷,有人说李国庆抢的回公章,抢不回当当。但也有人说,李国庆这一计划妙不可言,利用公章这一棋子或许能倒逼俞渝和谈,对股权纷争重新谈判。

“当当” 到底归谁?

当当矛盾的聚焦点就是其股权纷争,这对夫妻争来争去,到底谁占的股份多,谁具有实际的法律意义上的控制权?

从 1999 年李国庆、俞渝夫妇联合创立当当,2010 年当当在美国上市,在这期间两人琴瑟和鸣,共同创业,一同前去美国纳斯达克敲钟,其乐融融。在当时当当网在美国上市时提交 SEC 的上市文件显示,李国庆、俞渝夫妇共持股 43.8%,其中俞渝持股 4.9%,李国庆持股 38.9%。

变化发生在 2016 年当当私有化完成之后,李国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私有化时俞渝提议和他” 五五开 “,之后又提出双方各出一半给儿子,结果自己给了,俞渝没给。由于儿子是境外股东,为了完成被海航收购或者以后在国内上市,俞渝还把儿子的股权代持了。根据当当之前提供资料,俞渝、李国庆及其儿子签署了文件,三者持股比例分别为 56%、24% 和 20%。在 2018 年海航收购当当网后,俞渝持股达到 64.2%,李国庆占股 27.51%,双方合计持股 91.71%。

截止目前,还是正常的股权分割戏码,真正的闹剧开始于 2019 年 10 月 10 日,李国庆在参加访谈节目时,痛斥俞渝用股权变更、逼走副总、“逼宫信” 等 “阴谋诡计” 把他踢出当当网,诞生了著名的 “摔杯事件”。随后在李国庆的朋友圈中,俞渝发布长文控诉李国庆的私事,夫妻双方彻底撕破脸,本是家庭矛盾也慢慢地演变成了公司的股权宫斗戏。

2019 年 11 月 29 日,李国庆夫妇离婚案开庭。李国庆的诉求是离婚和平分股权,但俞渝表示,李国庆只有接受自己 25% 的股份,才同意离婚,这场离婚闹剧又不欢而散。李国庆被迫无奈失去当当的实际控制权,当当的实际经营权也被俞渝团队接管。

离开当当的李国庆,似乎从来没有放弃过夺回当当的控制权,一边忙着自己的新创业项目早晚读书,一边暗戳戳的计划着开启下一次的股权争夺战。

打响反击 “第一枪”?

公然带人 “抢走” 公章,是李国庆在利用公众的舆论的再一次宣战,也是蓄谋已久的反击战。

4 月 24 日,李国庆方面声称已于当日召开了临时股东会,最终该股东会决议以占比 53.87% 的股东支持通过(认定李国庆平分股权下),李国庆当选为董事会的董事长兼总经理。

两天后,李国庆带着新董事、董秘、行政、摄像、司机等来取公章,他们轻车熟路的来到当当办公室,拿走了所有的几十枚公章,全程自己拍摄,没有阻拦。李国庆用这样的事实告诉大家:我们在履行股东的权益,拿走了公章。

当当网俞渝方面随后回应称已报警宣布:“公章、财务章、财务部门章即日作废,公司已经报警,公司正在办理公章挂失和补办手续。”

那么,报警有用么?康健律师在微博上分析说,股东拿走公章,警察应该会作为民事纠纷让双方和解,和解不了再走司法程序。其次,公司单方面宣布公章作废没有意义,需要经过工商局认定。办理公章挂失补办则是以公章丢失为前提,但全国人民都知道公章在李国庆手里没有丢失。

另外,关于李国庆举办的临时董事会决议是否有效,康健律师表示,现在双方公开资料中还未显示李国庆在召开股东会的程序中有无瑕疵,还不好判断李国庆一方的临时股东会决议是否合法有效。常规来说,股东会决议一经作出,在未被司法机关予以撤销之前,应当认定为是合法有效。

现在来看,李国庆应该是已经提前布好全局,先串联小股东,以取得超过 50% 的股东支持,再提前许以股东分红的大肉,以坚定小股东跟着李总有肉吃的决心,最后将当当网的公章、财务章拿下,以掌握公司运营决断的虎符。

李国庆在微信群里称,拿走公章只是第一步,下一步是组班子,第三步就是进驻当当。有分析称,李国庆可能另寻办公地点,创办新当当网,呼吁旧部归属。或者安排人马全面占领当当网现在的办公区域,以求在实际上控制当当网。

当然,俞渝也不会坐以待毙,拥有大部分股权的她可以再召集一次临时股东会,以新决议的形式否定李国庆召开的临时股东会决议并向市场监督管理局进行备案,以取得公示的法定效力。虽然说俞渝作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可以对外代表公司,签署各类法律文件和合同。但是当当网此时的乱象,只会导致业务合作方隔岸观望,要么站队支持一方,要么暂停合作。

拿走公章,对于李国庆或许是一步好棋,但也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他或许能倒逼俞渝重谈股权分割,但对于当当网的名声损坏却无法弥补,在电商竞争愈演愈烈的当下摇摇欲坠。两个人的互不谦让,从家事演变为旷日持久的股权之争,本是同林鸟最终成为困兽斗,让当当网这一夫妻创业的佳话,在众目睽睽中轰然倒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