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抖音海外版 TikTok 在美国的遭遇引发了各界关注。

目前,TikTok 美国业务面临被 CFIUS 强制要求出售的可能性,或因行政命令让 TikTok 产品在美国被封禁。

根据美国福克斯电视台 8 月 2 日的消息,微软和 TikTok 正在同白宫协商,将继续寻求收购 TikTok 在美业务的可能。而据路透社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已经同意给字节跳动 45 天时间协商向微软出售 TikTok 事宜。消息人士表示,字节跳动和微软之间的谈判将由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监督,该委员会有权阻止达成任何协议。如果该交易得以完成,TikTok 将继续在美国运营,字节跳动则会在微软入股后得到补偿。

8 月 2 日深夜,风口浪尖上的字节跳动公司发表声明称:严格遵守当地法律,维护合法权益。“字节跳动声明点名 Facebook 抄袭和抹黑” 也在今天登上知乎热榜头条。

紧张复杂的局势下,字节跳动 CEO 张一鸣仍没有放弃希望,在内部信中称正在 “尝试与一家科技公司就合作方案做初步讨论,形成方案以确保 TikTok 能继续服务美国用户。”

8 月 1 日,TikTok 美国总经理瓦妮莎·佩帕斯(Vanessa Pappas)也发表了一则视频声明,她对用户说 “我们不会离开”,TikTok 在美国 “有长远打算”。

封 TikTok?美国年轻人意见最大

自从 2018 年进入美国市场,TikTok 的下载量迅速攀升,吸引了美国一大波青少年和年轻用户。

TikTok 在国际市场的火爆势头有目共睹。今年一季度,TikTok 的下载量约为 3.15 亿次,比上一季度增长了 58%,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全球主流应用。

SenserTower 数据显示,美国用户占据了全球用户的约 8.2%。在美国,TikTok 的下载量已经超 1.65 亿次,约占其总人口的 50%;每月有 6500 万-8000 万活跃用户,TikTok 18 岁以上用户每月累计浏览时长高达 858 分钟。

当特朗普政府可能将封禁 TikTok 的消息传出时,反对声最大的是美国的年轻人。TikTok 社区的美国年轻人在社交媒体 Twitter 上发起了 “拯救 TikTok”(#SaveTiktok)的话题,用表情包、短视频等表达对 TikTok 的不舍和担忧,一些有影响力的年轻人例如白宫顾问凯莉安·康威的 15 岁女儿克劳迪亚·康威也参与其中。

TikTok 在美发展不利,受影响最大的其实是上面的博主。很多博主依赖 TikTok 维持生计,一位拥有 110 多万粉丝的博主 Hootie Hurley 说:“TikTok 让我们可以养活自己……在疫情隔离期间起了很大作用。”

科技公司出海淘金还热么?

“出海,出海,我们的目标是星辰大海” 不少中国科技公司斗志昂扬的扬帆起航,又败兴而归。曾经互联网打破了国界,开拓海外市场成为了淘金路上的选择,如今,TIKTOK 的遭遇又在告诫中国科技公司,互联网即便浩瀚飘渺也是有国界的。

自从中国加入 WTO,中国公司出海的脚步就没有停止过。从联想开始,到国内能源国企到 BAT 集体出海,到后来的资本对海外项目的并购。不过,早期的出海实验并不算成功,最终都未能为国际市场中站稳脚跟。原因在于,国际市场上 BAT 的主营业务都有强劲的对手,比如搜索领域有 Google、社交领域有 Facebook、电商领域有亚马逊 Amazon,它们从诞生之际,就是在全球化市场中发展并壮大。而在收购海外项目的过程中,由于缺乏新意,这些收购而来的企业只在本土获得了不错的发展,但离国际化企业仍有很大一段距离。

而从 2015 年开始,随着国内移动互联网的蓬勃发展,移动支付和云计算等技术在国际水平中处于领跑的位置。国内一线移动互联网公司出海之路变得顺利了许多,于是出现了弯道超车的现象,除了 BAT 和今日头条等国内一线互联网公司,以及华为等老牌科技企业,还出现 SHAREit(茄子快传)、猎豹、一加手机等墙外开花墙内香的公司。

弯道超车最成功的当属抖音的海外版 TiKTok,TikTok 凭借 15 秒视频短视频形式吸引了国外大部分年轻人。而后,Facebook、Twitter 后知后觉开始布局短视频领域,可是为时已晚,TikTok 在海外已经站稳了脚跟。数据显示,今年 5 月,TikTok 在全球下载量超 1.19 亿次,同比增速达 2 倍,稳居非游戏类 APP 下载第一位。

云计算也是近年来出海的热门领域。继阿里云和华为云进军海外后,2019 年 7 月,腾讯云宣布正式进入日本。今年疫情期间,阿里旗下的钉钉也进军日本,填补 B 端服务缺口。在移动社交上,中国互联网公司也表现出不错的成绩。今年 7 月 9 日在美国上市的中国最大同性社交软件 Blued 于 2017 年起进行海外扩张,已经在 210 多个国家和地区拥有用户。如今 Blued 已经成为印度,韩国,泰国和越南最大的 LGBTQ 群体在线社区。同时,探探、Yalla、LivU 也在发力海外市场。相比于早年间如火如荼的工具类产品产品出海,近年来,云服务、移动支付、移动游戏等产品成立了中国互联网公司出海的新发力点,中国公司出海规模也越来越大。

但国内科技公司出海的成绩却不尽人意,即便是 BAT 在国外也只有 5% 到 10% 的营收。华为作为最成功的国际化企业,其营收也只有 50% 左右来自海外,还屡屡受到打压。华为和中兴收到国外政策和科技巨头的双重打压,据彭博社报道,预计华为 2020 年海外市场手机出货量将面临 40% 至 60% 的下滑。非硬件公司的出海一直在射程之外,不过,现在看起来没有人能幸免。

如今中国互联网企业在海外的处境有越来越多不确定因素,不仅受到海外科技巨头的打压、抄袭模仿,也要考虑自身的发展战略与当地的不匹配性,现如今,还要承受来自政治方面的阻力。

不过,TikTok 也不是任人宰割的鱼肉,它可能早就意识到国际化会遇到的困难。本地化运营策略便是 Tiktok 的反击策略,据英国太阳报报道,字节跳动将把 TikTok 总部从北京迁至伦敦,在人员、数据,甚至高管方面,都要做到本地化。利用这些高管的外国本土背景了解当地的政策和法规,尽可能让 TikTok 在美国独立运营。同时 TikTok 也在与微软继续谈收购事宜,最快在 9 月 15 日前完成。

无法将 TikTok 控制权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字节跳动,也在尽力的挽救损失。好在 TikTok 在国外的人缘不错,各大媒体和网友都在为其发声,其未来的走向也未必一败涂地。如今国际化正在一步步渗透,国际互联网公司经历了无规则的扩大开拓边界后,在政府的干预和市场的优胜劣汰之后,也将进行一次大洗牌。未雨绸缪,顺应时代,早点想好退路和策略是出海公司的生存之道。TikTok 在移动互联网出海的浪潮中,给各大公司上了生动的一课。

张一鸣在内部信中说:“TikTok 已经成为了全球文化的一部分,有数亿用户聚在平台上,进行创作,彼此连接,给用户带来许多的欢乐和信息。”

美国对 TikTok 的攻击短期来看确实损害了一些公司的利益,但是长远来看,损害的是美国经济,以及全球企业对美国所谓 “自由市场” 的信任。

 

本文由动点科技记者陈晓、Mela Chan 合作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