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我们把目光聚焦向中国科技 VC 界的头号玩家:科技公司。在这个领域,有这样一个基本常识:风投们会对意向初创公司进行大手笔投资,但这些交易对创业者们来说也等同于一种代价——一旦收了巨头的钱就意味着要被锁定在前者的 “生态系统” 中,想要从其对手处获得资金则会变成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放眼望去,站在科技 VC 巨头身后的赢家不乏拼多多、滴滴、京东这样的翘楚。但不可避免的,也有公司因为站错队而成为失败者。

帝国之路

上个月 21 日,二轮电动车制造商九号电动车(小米背景)通过了科创板上市的注册申请。如果注册得以批准,九号电动车将成为 “小米生态链” 中的第四家上市公司。

小米生态链是小米投资的一批初创公司,这些公司通常是耳机、移动电源和相机等智能手机配件制造商。它们可以使用小米的其销售渠道分销产品,同时也有着小米的品牌、供应链管理、设计等资源作为支撑。

目前,小米生态链已经孵化了三家上市公司,其中包括智能家电制造商云米、扫地机器人制造商石头科技(Roborock)和智能可穿戴设备制造商华米。同时,另有三家公司计划将在科创板上市。 

小米的投资帝国

小米生态链是中国科技巨头通过投资扩张其疆土的一个典范。过去的十年内,企业风投在小米、腾讯、阿里、字节跳动、滴滴出行等科技巨头们的滋润下茁壮成长。

从最终目的上来看,尽管企业风投同其他类型的风投机构相比并没有什么区别,都是通过挖掘潜力股从而为母公司带来回报。但企业风投也承载着母公司的战略意义——从投资中为其塑造先机。

根据鲸准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中国 15% 的风投均由企业风投完成。

巨头动向

  • 7 月,每日优鲜从腾讯和中金资本等投资者处获得 4.95 亿美元投资。
  • 5 月,腾讯参与了 Keep 的由时代资本领投的 8000 万美元 E 轮融资。 
  • 4 月,腾讯向四维图新旗下的一个部门注资 1700 万美元。
  • 6 月,比亚迪的半导体部门比亚迪半导体从韩国 SK 集团和小米等投资者处筹集 1.14 亿美元。
  • 3 月,蜻蜓 FM 从小米公司获得数亿元人民币融资。
  • 4 月,字节跳动联合领投了扫地机器人云鲸智能的近 1400 万美元的 B 轮融资。
  • 3 月,明灯大数据获得了淡马锡和腾讯等的 3 亿美元融资。

巨头投资之道

同小米一样,所有的中国科技巨头都已把投资作为建立生态系统的一种方式。当然,这些系统通常与其竞争对手的互不相通。例如,腾讯投资的京东的用户无法使用阿里的支付宝进行付款。

腾讯

作为社交媒体和在线游戏领域的头号玩家,腾讯也的企业风投动向也十分活跃。根据 IT 桔子的数据,截止至 7 月底,腾讯已经在世界范围内投资了 741 家企业。

  • 游戏、娱乐、电商、金融科技,这些是腾讯投资部门所青睐的投资领域。目前腾讯已经投资了 165 家左右的文化及媒体类企业,占其投资总数的 22%。近期,腾讯也开始对企业服务和 AI 领域的公司进行投资。
  • 腾讯的成功投资案例包括拼多多、蔚来、滴滴出行、阅文。

阿里巴巴

除了淘宝和天猫,这家电商巨头还运营着云计算平台阿里云和菜鸟物流。而阿里的投资也主要集中在这些领域:电子商务、企业服务和物流。

  • 根据 IT 桔子的数据,截至 724 日,阿里巴巴已经投资了 528 家公司,其中 87 家公司属于企业服务领域。 
  • 同时,阿里也参股了饿了么、优酷、滴滴出行和东南亚电商平台 Lazada

字节跳动

字节跳动成立于 2013 年,但次年后就开始了它的投资步伐。作为 TikTok(目前暂时拥有)及今日头条的母公司,字节跳动的投资动作从对新媒体平台新智元、财新世界说等的投资开始。

随着海外市场意义的凸显,字节跳动在 2017 年开始扩大其在国外的投资动向,但它更倾向于收购而非简单进行投资。

2017 年收购的Musical.ly是字节跳动全球扩张最成功的案例。该应用之后被改名为 TikTok,并成为了全球最流行的一大应用。

近年来,字节跳动转而开始向企业服务和在线教育领域投资,比如 2019 年投资的极课大数据,以及 2018 年投资的石墨文档。

初创公司的十字路口

中国科技巨头的投资策略呈现出了强烈的排他性倾向,而在这番景象的背后,显露的是它们一步一步构建而成的生态体系。当然这也意味着,一旦某家初创公司拿到了腾讯的资助,打开阿里巴巴的大门就成为了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腾讯及阿里的部分投资版图(数据来源:IT 桔子)
  • 站队是大多数初创公司在向科技巨头获得融资时的必要步骤。选择了一方科技巨头的生态体系,也就等同于选择了后者的用户基数、数据、技术工具等资源的支持。然而,被另一方巨头屏蔽的状况也会随之同时出现。
  • 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曾表示,初创公司面对融资时选择不去在科技巨头中站队 “极其困难”,因为 BAT 以及他们所投资的公司市值总和 “占据了中国所有互联网公司市值的 90% 以上”。
  • 当然,也不乏有一些例外,比如滴滴出行。它是腾讯支持下的滴滴打车和阿里背景的快递打车合并而成的产物。站队问题在它的身上似乎并不明显,能够同时接受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付款便是其一大力证。

抉择的代价

尽管今年上半年中国独角兽的动向只占了总交易额的 15%,但几乎所有的初创企业在扩大自身规模时都要与科技巨头结盟。

其中一些独角兽,比如大疆和字节跳动,在没有加入任何一方 BAT 阵营的前提下也取得了成功。但根据《经济学人》的一份报告指出,80% 的中国科技初创公司在估值达到 50 亿美元时,均已经接受了 BAT 某种形式的投资。

而还有一些时候,同几家巨头同时较好则是一件危机重重的事情。比如 ofo,这就是一个来自腾讯和阿里投资交集的失败案例。ofo 既从腾讯背景的滴滴出行处获得了融资,也得到了来自阿里的资助。《GQ》早前的一篇文章指出,由此引发的两大巨头在 ofo 董事会上的冲突成为了 ofo 失败的一大因素。

“有经验的创业者都知道,正常情况下,不要同时接受腾讯、阿里巴巴或百度之间两家 (或以上) 的投资,”《GQ》写道,” 违反常识是很危险的。

注:本文原文《How big China tech uses investments to build empires》为 TechNode 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