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绝大多数的媒体和读者朋友们来说,TikTok 的这场风波并不算得上是一个太过友好的关注方向。这不仅仅在于它所要付出怎样的代价,也体现在它此后所要面对的未知结局。然而,不变的是这里始终有一个可以确定的源头。

成立名为 TikTok Global 的总部并留在美国、不涉及技术及算法的转让、与甲骨文展开数据合规合作···随着 “云上加州” 方案的批准,目前来看,TikTok 的这场交易风波大概算是暂时告上了一个段落,1 亿美国用户也得以暂时继续使用这款应用 “记录生活”。这里暂且先不去讨论 TikTok Global 的归属,在这场反复横跳的长期拉锯战下,不难发现是 “危害美国国家安全” 的指控将这里的纷杂面貌串联在了一起,成为一切的起始所在。于此,这一指控的提起方——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这个隐秘且强大的组织机构也就再次向世人揭示了它的神秘面貌。

早在 201911 月,CFIUS 就基于此原因启动了对字节跳动收购 Musical.lyTikTok 前身)的审查,尽管本次收购在 2017 年末时就已完成。随着时间来到今年 814 日,特朗普基于 CFIUS 的审查结果对这笔收购发布了行政命令,“要求字节跳动公司在 90 天之内出售或剥离该公司在美国的 TikTok 业务。” 至此,作为这一收购的产物,TikTok 在美国的多舛命运也就正式踏上了这场闹剧的舞台中央。

行政命令主要内容:

1. 禁止字节跳动收购 Musical.ly 的收购交易,且字节跳动对 Musical.ly 拥有的任何权益的所有权同样被禁止;

2. 禁令自发布日后有 90 天的执行期,其延长期不得超过 30 天(共计 120 天);

3. 字节跳动可以通过出售或者转让的形式完成对此收购(包括后续结果 TikTok)的剥离,同时 CFIUS 也会基于是否威胁到美国国家安全等因素对剥离的成功与否进行判别;

4.CFIUS 可以通过必要且适当的方式确保剥离的完成,包括但不限于审阅和复制任何字节跳动或 TikTok 及其子公司内部记录、账簿、账户、往来沟通记录、备忘录及其他记录和文件、信息系统、网络、硬件、数据等。

“躬耕幕后,万事皆允”

事实上,这并不是 CFIUS 第一次在国际范围内如此强硬的展示它的铁腕。这个历经半个世纪、如今横跨了美国财政部、司法部、能源部、商务部、国防部等 16 个部门和机构的组织自诞生伊始就显得格外不同。

为了监视国外投资在美国的投资影响以及协助当局更好的对其执政,1975 年,福特总统基于《1974 年外国投资研究法案》(Foreign Investment Study Act of 1974)发布了成立 CFIUS 的行政命令。随后,在 1976 年和 1988 年,国会又先后通过了《国际投资调查法案》(International Investment Survey Act of 1976)和《<1950 年国防生产法> 埃克森 佛罗里奥修正案》(Exon-Florio Amendment to the Defense Production Act of 1950)。前者为 CFIUS 赋予了收集外方在美投资信息的条文保障,后者则确立了由总统(及总统授权人)基于是否会损害美国国家安全对外方投资进行审查甚至阻止交易的法律基础。此外,根据《<1950 年国防生产法> 埃克森 佛罗里奥修正案》,总统对外方投资的决定是该审查的最终决定,且不受到司法审查约束。

CFIUS 并没有就此止步。此后,CFIUS 又通过了一系列行政命令和国会议案获得和扩大了它的职能范围,从一个辅助的幕后审查分析机构逐渐成为了拥有独立法律基础的 “总统委员会”——不仅手握主动发起审查的实权并驳回已完成的交易,同时也让总统成为了被审查交易的唯一决策官员。同时,CFIUS 甚至可以不必分享其法令的原因,且甚至不必披露自身的存在。另一方面,尽管成立之初仅有 9 个部门或机构组成,但随着越来越多其它机构的参加(有报道指出目前农业部也在争取加入),它所管辖的范围也在不断扩张,其关注对象从石油、半导体延伸到了现在的应用软件和社交媒体数据。

划重点:

CFIUS 有权阻止或取消涉及外国投资者的交易;

CFIUS 不必分享其法令的原因,且甚至不必披露自身的存在;

美国总统负责对 CFIUS 拥有的最终权力进行决定,并对其审查拥有唯一最终决策权。

把时间的指针拨回现在。在经济全球化的进程下,随着国际分工和跨国资本流动行为的不断增多,CFIUS 也愈发在其中展露头脚。从 1990 年的中国航空技术进出口公司对美方 MAMCO 公司的收购(被 CFIUS 驳回),到 2005 年联想对 IBM 个人电脑业务的收购(被批准)、2006 年迪拜港口世界(Dubai Ports World)对 P&O 在美港口的收购(被驳回),再到 2018 年博通对高通的收购(被驳回)、蚂蚁金服对 MoneyGram 的收购(被驳回)以及 2019 年对北京昆仑科技公司收购美国同性交友应用 Grindr 的驳回···CFIUS 通过 “美国国家安全问题” 出现在了众多知名国际交易案例的背后。

根据目前披露的数据显示,自 1988 年到 2019 年,CFIUS 共发起了 3730 项通知和 893 次审查。值得一提的是,自 2008 年以前,在 1997 项通知中只发起了 61 次审查,仅达到了 3% 的审查比例。而在此之后的十年间(2009-2019),CFIUS 则对 1733 项通知发起了 832 次审查,达到了 48% 的审查比例。此外,TechCrunch指出,在 CFIUS 的行动中,中国的身影也越来越频繁。从 2005 年到 2007 年,与中方相关交易的通知审查比仅为 313:4,即 1.3%。但在 2013 年至 2015 年的这段时间里,这一数字达到了 387:74,占到了 19.1%

钟摆停向何方

可以看到,近年来,尤其是近十年来,CFIUS 的力度同之前相比有了数十倍的增长,所谓的 “国家安全问题” 也在从常规意义上的国家战略物资逐渐转向更加大众的领域。这些大大加剧了国外投资者在美国交易的不确定性。BARRONS 的作者 Martin Chorzempa 在评论 TikTok 最近的经历时曾这么写到 “不管这个事件的价值是什么,它都已经被政治化了。” 这对美国的投资环境而言,并不算得上是一个多么好的信号。

目前,TikTok 的结局并没有落下最终帷幕。这场事件还会持续多久?TikTok 还要付出怎样的代价?在这之后还会出现怎样的变数?···这些疑惑同 CFIUS 这个不透明的机构一样仍然是未知且浩瀚的存在。但也正如前文所述,在唯一可以确定的前提——CFIUS 正在越来越强大的局面下,一旦涉及到了 “美国国家安全” 问题,外方投资者们的选择余地也在随之减小。随着 CFIUS 的剧本仍在不断加码上演,一切也正如《财富》所说的那样,这个福特时代的不透明遗物如今正在重塑美国商业。

参考内容:

https://www.whitehouse.gov/presidential-actions/order-regarding-acquisition-musical-ly-bytedance-ltd/

https://fortune.com/2020/08/07/tiktok-ban-trump-committee-foreign-investment-us-cfius/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moneygram-intl-m-a-ant-financial/u-s-blocks-moneygram-sale-to-chinas-ant-financial-on-national-security-concerns-idUSKBN1ER1R7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ommittee_on_Foreign_Investment_in_the_United_States

https://en.wikipedia.org/wiki/TikTok

https://www.sohu.com/a/411721344_115479

https://www.barrons.com/articles/the-tiktok-deal-is-a-defining-moment-for-cfius-51600350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