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程的金融布局再下一城。

近期,携程以近 4.2 亿的价格全资收购了上海东方汇融,后者的全资子公司东方宝是一家成立于 2011 年的持牌支付机构。携程目标明确,借此拿到了心心念念许久的第三方支付牌照。

目前,上海东方汇融历史股东已全部退出,由携程全资持股,股权结构显示,上海东方汇融如今的实控人是携程联合创始人范敏。

补齐短板,一雪前耻

作为在线旅游行业绝对的头部平台,携程在金融方面的布局其实并不比苏宁、字节跳动等互联网公司晚,但却因 “无牌经营” 一再摔跟头。

2011 年,携程以保险代理开启了对金融业务的探索。

之后的几年里,携程先后推出预付卡类产品 “携程宝”、与股价挂钩的 “程涨宝” 理财等。由于缺乏基金销售牌照、第三方基金支付牌照,上述两个产品都逃不掉 “变相发债”、“非法集资”、“操纵股价” 等质疑。

2017 年 5 月,有律师向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实名举报,称携程在无第三方支付牌照的情况下,违规开展预付卡业务。其官网销售的 “携程礼品卡” 涉嫌以单用途预付卡之名,行多用途预付卡之实,涉及资金沉淀。

6 月,又有消费者向保监会实名举报,认为携程旅行网及其关联公司涉嫌违反保监会对于保险产品的经营和网络平台销售的多项管理规定,并对承保人使用欺诈以及诱导等手段从而非法获利。

2017 年年底,央行发文整顿 “二清” 机构,严禁将顾客付款先划转至网络平台再结算给二级商户的模式。这对饱受 “二清” 模式质疑的携程来说更是雪上加霜。

早在 2016 年,携程就已正式成立金融业务板块。最近这几年,携程更是把含金量较高的消费金融、虚拟银行、融资担保等热门牌照拿了个遍,唯独支付这块互联网金融基础业务的牌照迟迟没到手,也算是携程的一块心病。

其实,携程早几年就曾向央行申请支付牌照,还通过了支付业务设施技术认证,但之后除了等待批复便再无进展。而随着央行对支付牌照的收紧,不仅不再新设机构,同时还对未展业的支付牌照进行注销,使得市面上可收购的支付牌照价格也水涨船高。

不过很多业内人士认为,携程这次的 4 个多亿花的值。补全了这块短板,携程总算不会在开展相关业务时再遭遇无证驾驶的尴尬了。

如今手持八张金融牌照的携程,体量实质上已经达到了金控集团的标准。

以金融促主业,火候够吗?

9 月 28 日的公开声明中,携程表示,在全球旅游业遭受疫情重创的背景下,希望通过此次与东方汇融的合作,改善文旅产业支付便利性。

事实上,不论是出于自身经营的考虑或是迫于合规的压力,支付牌照都是不可或缺的。

易观支付分析师王蓬博认为,支付牌照入局将对携程生态进一步起到影响。在持有自己的支付通道后,未来,携程更容易切入其供应链金融业务并进行数字化改造。而与供应商、代理商等环节的资金往来,能够吸引住自己供应链的生态,从而 “把上下游更好地笼络住”。

依托自身旅游消费的场景,携程的金融业务都或多或少地在为促进主营业务服务。这也与最初主业增长乏力而入局金融的逻辑不谋而合。在提供旅游相关服务过程中涉及到的支付、保险、消费金融等环节实际上都已经涉足了金融业务本身,再加上大量的用户沉淀,也确实为做金融打好了底子。

戏台子都搭好了,携程怎能不唱?

目前,携程金融 App 已囊括拿去花、借钱优选、理财、信用卡、酒店贷款、分期商城等产品。其中,拿去花已成为旅游消费分期市场的头部产品。最新数据显示,截至 2019 年 6 月,拿去花产品的在贷余额为 13.44 亿元,用户总量 342 万,在贷用户数 74 万,借贷笔数为 252 万笔,每日新增资产约为 1900 万元,其中 95% 以上的资产满足进入基础资产池的标准。

以拿去花为底层资产,携程已发行了 3 期 ABS 产品,总规模 12.1 亿元。如果不是突如其来的疫情,拿去花的业务规模本是十分有发展潜力的。单这一个产品,就有很大的增长空间。

不得不承认的是,由于金融业务初期发展缓慢,携程也错失了互联网金融用户积累与抢占市场的红利期。而建立在携程主业之上的消费信贷等金融业务,还需要走出在线旅游业务的舒适区,通过搭建更多的消费场景去触及更多的潜在用户群体,才能在各种突发状况中真正成长起来,成为主业的有力支撑。

至暗时刻过去了吗?

9 月 25 日,携程发布的二季报显示,二季度净营收 32 亿,净亏损 4.76 亿,虽然与去年同期不能相提并论,但随着业务的复苏,各项数据环比一季度的颓势已明显回调。

虽然眼下疫情带来的负面影响有所缓解,但新冠病毒反复爆发的可能性也是个危险的不确定因素。

此外,在机票、酒店等主营业务上,携程还面临着飞猪、美团等巨头系公司的威胁,即使熬过了疫情的影响,主业的发展也未必能一帆风顺。

自今年初已来,携程股价已下跌近 20%,3 月份股价几乎跌去一半;4 月,两大股东百度和 Booking 也大幅减持;7 月末,携程更一度传出 “退市” 的消息……

长期来看,商誉减值与付息压力也是携程需要解决的难题:资产缩水、负债率高涨考验债务融资能力;受大量取消的订单重创的酒店、旅行社急需补血也考验着携程的现金流。

拿下支付牌照固然成全了携程布局金融的关键一环,但面对长期估值缩水的焦虑,“近水” 实难解 “远渴”。

 

图片来自 Pixab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