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能源车企在科创板 “零” 的记录,或将由恒大打破。

10 月 19 日,深圳证监局官网披露,恒大汽车已于 9 月 22 日进行了辅导备案,这距离恒大此前公告将于科创板上市才过去 4 天,速度惊人。

据香港联交所 10 月 20 日发布的公告,恒大汽车计划发行不超过 15.56 亿股新股并在科创板上市,占恒大汽车总股本的 15%,发售价不低于每股 25 港元,这也表明恒大汽车此次上市将募资超 300 亿元。

三季度以来,已有吉利、东风等多家车企加快推进境内上市进程,其中威马汽车上市辅导只比恒大汽车晚了 8 天,也有意与恒大竞争 “科创板造车新势力第一股”。

有汽车媒体评论称,近期不少汽车公司都开始迎来久违的销量回升,多家整车企业的市值也随之创下新高。恒大汽车选择在此刻上市或许也是为了一个更好的估值。

总投资超 2000 亿,造车新势力中的 “野蛮人”

在众所周知的几家造车新势力中,恒大入局不算早。

2018 年 6 月,恒大宣布正式进军新能源汽车产业,跟互联网系的小鹏、蔚来、理想相比,晚了三四年,跟同样以地产巨头身份入局汽车的宝能相比,也晚了一年多。

这位在造车方面没有任何经验的后来者用以打通产业链、迅速启动造车目标的方式也只有简单粗暴的三个字——“买买买”。

有统计称,许家印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对汽车产业链的总投入已达到约 350 亿元,项目覆盖了整车生产、电池、经销商等。截至 2019 年 6 月斥资 1600 亿在广州南沙兴建新能源汽车三大基地,恒大在新能源汽车领域总投资规模已接近 2000 亿元。

今明两年,恒大在新能源汽车领域的投资预算为 250 亿,其中 2020 年投资 150 亿、2021 年投资 100 亿。

2019 年 10 月,许家印定下了新能源汽车年产 100 万辆,并用 3 到 5 年成为全世界最大、实力最强的新能源汽车集团的目标。今年 7 月底,恒大健康公告更名恒大汽车时,又重申了这个直指美国特斯拉的目标。

而目前为止曾真正意义上靠近过特斯拉的,是在 2018 年年底,累计交付 11348 辆 ES8 的蔚来汽车,这一交付量直逼特斯拉全系车型当年在华销售的 14020 辆。

今年 10 月中旬,理想汽车与小鹏汽车也相继跨过万辆交付门槛:理想汽车 10 个月交付 20000 辆理想 ONE,小鹏汽车不到 160 天下线 10000 辆小鹏 P7,二者分别创下了全新车型的最快交付纪录和单车型中万辆下线的最快记录。

相比之下,还没正式量产的恒大,速度也真心不算快。

2 年多亮相 6 款车,用钱砸出的竞争优势

2019 年底,恒大汽车开始进入正式的研发生产期。

今年 8 月初,原定上半年发布的恒驰 1,在迟到了至少 1 个多月后,和它的 5 个兄弟姐妹一起亮相。恒驰首期 6 款新车,覆盖了从 A 到 D 所有级别,囊括轿车、轿跑、SUV、MPV、跨界车等多种乘用车车型。

而在上半年业绩发布会上,恒大汽车集团总裁刘永灼透露,恒大汽车工厂在今年 9 月具备试生产条件,新车将于 2021 年上半年启动试生产,下半年开始陆续实现量产。

在业内看来,蔚来、理想、小鹏等已经喜迎 10000 辆交付里程碑的造车新势力们,下一步将在企业服务、渠道、资源以及技术领域进行全面比拼。

而恒大这个人民币玩家似乎想通过氪金,从前辈手中抢装备。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早在 2018 年 11 月,恒大就豪掷 144.9 亿元成为全球最大的汽车经销商广汇能源的二股东,意在借助现有渠道建立起配套的销售能力。目前恒大汽车正在快速筹建恒驰汽车展示体验、销售、维保修售后服务三大中心,包括 36 个恒驰展示体验中心、1600 个恒驰销售中心、3000 个自建及授权维保修售后服务中心,逐步构建起庞大的汽车销售渠道和售后服务网点。

技术方面,造车之初,许家印就坚持 “技术为王”,在全球进行了多次并购合作,将多项顶尖造车技术统统纳入麾下。去年 9 月,恒大汽车的一则招聘启事又在微信朋友圈刷了屏,恒大新能源汽车全球研究总院计划招聘 8000 名新能源汽车产业顶尖专家和技术精英,包含几十个工种和职位,专业领域高度细分。

资源上,恒大整合了全球顶级的造车朋友圈,强化了恒大 “恒驰” 汽车身上的 “国际化基因”。

去年中秋,恒大在德国宴请了 60 多位全球顶级汽车工程技术龙头企业、汽车零配件龙头供应商的董事长和 CEO。随后,许家印又奔赴意大利,实地考察 “恒驰” 新车型设计进展,并与世界汽车设计巨头和世界顶级汽车零配件供应商的高管们进行深入交流。

和那些销量惨淡时卖房融资、五折处理库存车的汽车企业相比,恒大入局汽车行业后的种种举动都在亲自诠释 TVB 剧里的那句经典台词 “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按照现在整个新能源汽车行业的格局,国内造车新势力已经没有充足的时间去 “弯道超车”,恒大汽车的野路子也许是崎岖嶙峋的外部环境下,自身资金、人才储备充分的基础上所能打出的最好的牌。

借款猛增 4 倍多,亏损谜题还待量产来解

更名前的恒大健康 2019 年年报显示,截至 2019 年末,恒大健康全年营收 56.4 亿元,同比增长 80.2%;净亏损 49.5 亿元,同比扩大 246%。

公司主营收依赖健康业务:养生空间营收 49.48 亿元,医疗美容及健康管理营收 2659 万元,而新能源汽车营收仅 6.6 亿元。亏损主要系新能源汽车业务尚属拓展投入阶段,购买固定资产及设备,研发等相关费用及利息支出增加所致。

据悉,2018 年恒大健康的借款总额仅为 149 亿元。到 2019 年时,这一数字已猛增到 628 亿元,同比增长了 4.2 倍。截止 2019 年 12 月 31 日,恒大健康的资产负债比率为 67.26%。

这当中固然也有加大医疗大健康业务投入布局的原因,但更多的只怕依然是新能源汽车业务的巨额花费。

管理层在业绩发布会上表示,汽车行业产业链长、回报周期长,拓展初期出现暂时性经营亏损属正常情况,公司对新能源汽车业务未来发展充满信心。

而在 2020 年中期业绩报告中,恒大汽车上半年营收 45.1 亿元,同比增长 70%;净亏损 24.6 亿元,同比扩大 24%。上半年新能源汽车产生收益 5300 万元,同比下降 81.34%。

对于汽车业务收入下降,恒大汽车表示,主要是因为锂电池销售带来的收入减少。尽管目前恒大汽车的新能源汽车业务尚未盈利,但资金投入仍在源源不断。

梳理恒大汽车往期财报可以发现,恒大汽车正是在 2018 年入局新能源汽车后开始亏损,至 2019 年年底亏损不断扩大。

中期业绩报告会上,恒大汽车 CFO 潘大荣表示,“恒大汽车将在 2022 年实现汽车业务的盈利,随着恒驰汽车量产车明年下半年正式量产,(恒大)集团在 2022 年起将不再投入资金,恒大汽车业务将能实现现金流的正增长。”

截至 10 月 27 日下午港股收盘,恒大汽车股价 24.35 港元,跌幅 9.14%,总市值 2147 亿港元。而特斯拉总市值 3916 亿美元,约为恒大汽车的 14 倍。

虽然拿钱换时间的策略让恒大仅用了特斯拉不到一半的时间就完成了首款车亮相,但面对这位行业老前辈,恒大汽车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

而目前亮相的 6 款恒驰新车的市场反馈似乎也不太理想,被集体吐槽 logo 土、编号无逻辑;纯概念车、无内饰、无参数;90 年代宣传风格、用卖楼的思路卖车…… 恒大动力科技集团前常务副总裁吕超也曾评价,恒大的 “房地产造车” 模式与汽车产业发展规律多有碰撞之处,若不彻底改变行为方式、造车理念,则很难成功。

在造车项目上再花一年多的钱,对恒大来说不是个大问题。二次上市成功后,恒大汽车的资金还会更加充裕。从成立到量产,蔚来、理想、小鹏平均用时 3 年左右,目前距离盈利最近的是理想汽车。而量产能否使恒大在造车的第 5 个年头止住亏损,答案还要交给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