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结果出炉,新任拜登政府将会给中美关系带来哪些改变?双循环结构对中国的改革与开放有什么影响?数字化技术带来的是融合还是隔离?在纷纭变化的世界局势中,企业应当如何穿越危机,洞悉当下,赢得未来?

在近日举办的《财富》世界 500 强峰会上,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院长李稻葵教授对当下的宏观经济图景进行了深入解读。

新时期中美关系将更通畅

随着几个摇摆州陆续确认了拜登胜选,关于美国总统归属的结局逐渐明朗。

在最初决定参选时,拜登曾当众表示,“中国不是我们(美国)的竞争对手。” 选举结果出炉前,拜登也曾发推指出,“要进步的话,我们不能把对手当成敌人。我们彼此不是敌人。这才是总统应该具备的样子,团结,而不是分裂。”

中美关系始终是全世界关心的话题,继任者拜登对华态度究竟如何,新任美国政府又会对中国企业会带来什么影响?

李稻葵表示,我们的很多国际交往已逐步恢复正常,“关于在拜登政府领导下的中美关系走势,我想强调一点,中美关系是双方的关系,在很大程度上也取决于中国政府如何看待中美关系,怎么看待拜登的新政策。

李稻葵对中美关系的未来充满信心,“如果说在特朗普时代,中美关系的主要特征是以美国的鲁莽进攻为主,那么未来四年,中美两国则很有可能进入到一个有管理、有秩序、沟通非常通畅的竞争合作关系当中。”

李稻葵认为,特朗普时代最大的问题,就是他不懂得怎么跟中国政府打交道,怎么沟通,尤其是后期。2019 年上半年,双方尚且能够进行谈判,而蓬佩奥上台之后,中美的关系就开始脱轨。

北京时间 11 月 24 日上午,拜登公布了一系列内阁成员任命:美联储前主席耶伦将被提名为新任美国财政部长,也是美国首位女财长;布林肯被提名出任国务卿;奥巴马时代的国务卿克里被任命为总统气候特使。

对此,李稻葵也作了逐一点评。

“耶伦是非常理性的、很有风度的、很注重沟通的学者型政府工作人员;布林肯是哥伦比亚大学博士,具有多年的外交经验,对两国关系的看法是很成熟的,尤其注重内部渠道的沟通;气侯变化也是中国领导人高度关注的,这方面中美有很多合作空间,相信在接下来四年中美合作可以进入到一种新型的大国关系,未来的可预测性也会加强。”

企业要勇当新经济的参与者

今年 5 月,中央提出了国内大循环、国际双循环的新经济格局,李稻葵教授也对患循环结构进行了深入研究。在他看来,双循环的新格局,虽然提法很新,但本质上也是老生常谈。

中国作为一个人口大国,经济总体规模已经达到世界第二,购买力也已经达到世界第一,这个时候再往前走,我们的主要增长动力只能来自于国内,根本上讲,是来自于国内百姓的需求。

“这个想法讲了很多年了,自从金融危机之后一直是这么做的。比如降低外贸在经济中的比重,从 2007 年的 64% 到现在的 50%;降低货物贸易顺差,从峰值时的 10% 到现在的 1%。”

对于新经济格局的提法,李稻葵认为有两点新意:一方面是强调经济安全,包括产业链的安全,梳理薄弱环节;经济安全也包括很多关键技术要可控,且能够不断地自我研发;经济安全还包括能源安全和重点物资的安全,这是疫情以及特朗普政府的打压带来的教训。

另一方面就是要牢牢把握国际经贸规则的制定权。《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ECP) 签订完成后,国家主席习近平宣布将积极考虑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中国希望加入谈判进程,参与规则制定。

李稻葵也提醒入选《财富》500 强的企业,作为重要的游戏参与者和中国利益的相关者,在双循环新格局中,不论是外企、国内企业还是合资企业,都应该积极踊跃给政府提建议。“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新的博弈时期、新的格局时期,大家不要当旁观者,应该当建设者、参与者。”

数字化时期需要良性竞争

随着科技被提高到了国家战略的高度,世界各国也越发体会到数字化转型的重要性。有人认为数字化能够弥补物理世界的隔离,也有人认为数字化会加重国家与国家之间的隔阂,使得每个国家都更重视保护自己的数字资产。

李稻葵认为,数字化时代,国与国之间的交往毫无疑问地增加了,疫情期间视频技术的广泛应用也说明了这一点,“我坚定的认为线上技术、互联网技术经过这次疫情更成熟了,也改变了我们的理念。”

“但未来的互联网技术很可能是多平台的,未来全世界至少有两大类平台。美国有 Facebook、中国有微信;美国有苹果、中国有华为;美国有 office、中国有 WPS。世界之大,80 亿人口全搞一个系统也不见得对,也需要良性竞争。系统与系统之间需要竞争,就像淘宝和拼多多,国内互联网巨头间的竞争也是很好的现象。”

关于垄断的问题,李稻葵认为要进行更细致的讨论,不能简单看企业的规模,而要看格局。“要看这个产业里面有没有新的挑战者,只要这个产业有挑战者,任何人都不可能坐稳;此外,还要看企业的行为和潜在的竞争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