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无界,但也有着自己的独特进程。这里,动点出海将和大家一起回顾本周(2020.12.21-2020.12.27)我们都见证了哪些海外科技创业事件发生。

对于床垫这种大型物品来说,一旦被废弃,如何对其进行后续处理就成为了一大难题。

如床垫租赁公司 nornnorn 创始人郑明川在本周的访谈中指出,全球范围内,每年有数亿张床垫被不负责任地丢弃。出于成本因素考虑,等待它们的命运便只有被丢弃在垃圾填埋场、乱扔、或者烧掉。另一方面,由于床垫的填充物大多为聚氨酯泡沫和聚酯纤维这类的石化制品,所以废旧床垫也成为了造成环境污染一大污染源。这时,这个问题对床垫的消耗方——住宿业来说就显得格外困扰。

而在全面接触了循环经济的概念后,郑明川这种模式似乎可以很好的去解决这个问题,因此,他成立了 nornnorn——世界上首家主打订阅制服务的床垫租赁公司。

从业务模式上来看,这是一项以订阅制为基础进行周期性床垫租赁的服务。但作为循环经济的一支,郑明川对此还引入了后续的回收流程——这些床垫在被废弃或者到了使用寿命之后,nornnorn 会对这些床垫进行拆解回收或者升级改造。在郑明川看来,这样就能从一定程度上减少废旧床垫所产生的一些问题。

当然,相比每年被扔掉的海量的废旧床垫而言,这家仅覆盖了泰国和印尼部分市场的初创公司仍有很长的路要走。而作为循环经济的一道工序,回收改造也需要一定的成本支出。这对一家需要盈利需要生存的初创公司来说也是一个很大的考验。目前,nornnorn 正在为其规模扩张筹集资金。不过,随着这一问题逐渐得到重视,也许在未来我们可以看到更多加入到这个阵营中的存在。

好了话不多说,让我们进入本周正题。

疫情之下逆势增长,跨境电商品牌需要做对哪些选项?:疫情的爆发推动了人们行为习惯的改变。作为其中的后果之一,线上需求的井喷也就促使卖家不得不重新思考和调整自身的经营策略。今年,全球电商在全球零售的占比从去年的 14% 增长到 17%,这也为企业带来了非常多的机遇。亚马逊全球开店企业购亚太卖家拓展负责人杨钧表示,充分利用本地资源优势、把握细分需求是其中成功的重点因素。

他指出,在疫情期间,国内很多头部医疗用品厂家,比如稳健、英科、康柏等些企业在第一时间就利用中国的产地和制造优势,组织了大量的高质量的货源,向美国、欧洲、日本的企业机构(尤其是医疗机构)提供了大量符合标准的高质量的商品。而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也缓解了全球抗疫初期供应不足的问题。
另一方面,因为疫情导致了居家隔离,所以有很多如远程办公或者远程教育等的相关物资需求爆发。刚好这个分类又是中国供应链非常明显的分类,所以中国卖家能接到来自欧美教育机构的订单,主要商品包括蓝牙耳机、网络摄像头等。此外,也有不少欧美企业开始通过亚马逊为其员工订购一些在家办公的物资。比如说升降桌、办公椅,都在初期得到了很好的反馈。所以抓住这一波需求的卖家都有了比较好的增长。

专访 nornnorn 创始人及 CEO 郑明川:世界首创,既环保又经济的床垫订阅租赁服务:对绝大多数家庭来说,一张床垫的使用时长可以达数十年之久。然而对酒店行业而言,它就成为了一种大批量的慢性消耗品。这不仅意味着会存在潜在的开支成本,如何在之后处理这些被淘汰的废弃床垫也是一个充满困扰的环保难题。

在世界多数国家或地区,等待这些床垫的命运往往是被丢弃在垃圾填埋场、乱扔、或者烧掉——从成本的角度出发,回收并不是一种可行的处理方案。通常,床垫的填充物大多为聚氨酯泡沫和聚酯纤维这类的石化制品,所以它们也成为了造成环境污染一大污染源。据悉,全球范围内,每年有数亿张床垫被不负责任地丢弃,而这些床垫对环境所起到的危害程度也就可想而知。

为家族在泰国的床垫和床上用品企业工作了十余年后,郑明川(Nophol Techaphangam)逐渐意识到,东南亚、南亚等地区的绝大多数酒店都没有能力购买高质量的舒适床垫来为其客人提供服务,它们宁可选择多次采购也不会进行一笔大规模的投资。此外,在淘汰后,这些旧床垫也都很难得到良好的处理方式。然而,随着时间来到 2015 年末,郑明川发现了新的转机,在全面接触了循环经济的概念后,他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出发点来解决床垫所面临的这些困境。随后,在 2018 年初,他成立了 nornnorn——世界上首家主打订阅制服务的床垫租赁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