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年外界对英特尔的讨论没有停过。尤其是苹果自研芯片 M1 版 MacBook 出来之后,留给 “牙膏厂” 的时间不多了。英特尔应该意识到了,美国时间 1 月 13 日,英特尔宣布,公司董事会已任命帕特·基辛格(Pat Gelsinger)接替现任 CEO 司睿博(Bob Swan)为新一任 CEO,该任命自 2021 年 2 月 15 日起生效。同时,基辛格履新后也将加入英特尔公司董事会。

英特尔还颇有些此地无银,表示此次宣布的人事变动与 2020 年的财务表现无关。但实际上 “技术” 背景似乎一直是其 CEO 的老传统。所以财务官出身的司睿博一上任便争议不断。尽管英特尔依旧在全球半导体行业举足轻重,但面对强大的竞争,移动芯片领域已经不如 ARM,AI 芯片市场不及英伟达,制造工艺上也逊色于三星、台积电。

英特尔为何 “改朝换代”

从司睿博执掌英特尔 2 年的时间来看,业绩方面确实很难服众。以存储业务起家的英特尔,在他任上以 90 亿美元价格把内存芯片业务卖给了 SK 海力士,引起业界轰动,而司睿博当时表示这是为了 “专注主业务”。

与此同时,英伟达在去年九月宣布将以 400 亿美元收购软银旗下的芯片设计公司 ARM。一个月后,AMD 方面也宣布将以 350 亿美元全股票形式收购赛灵思(Xilinx)。

在芯片设计方面,英特尔一直在吃 10nm 制程的老本,“挤牙膏”,直到日前才传出消息说 7nm 有了突破,而三星、台积电之流已经向 5nm、3nm 等更小、功能更强大的处理器进发。

再者,去年一年内,英特尔的股价累计跌幅超 15%,市值被竞争对手英伟达赶超,曾经 “全球市值最高芯片巨头” 荣光不再。

苹果施压引爆焦虑

由于在芯片研发上进展较慢,加上英特尔的产品更新迭代节奏往往和苹果的需求不太一致。尽管英特尔基于自身迭代为苹果定制化打造了一些芯片,但在过去几年 Mac 产品线性能进步有些迟缓,这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了 Mac 产品线发展的掣肘。与此同时,苹果近年来在芯片领域的进步有目共睹,每年的性能都稳步提升,动辄 “默秒全”,A 系列芯片就是其代表。

当然,苹果也有自己的算盘,使用自研芯片可以进一步控制整机成本,根据第一财经援引研究机构 MoorInsights 的数据,苹果公司将在每一块自研芯片上节省 150 美元至 200 美元的成本,这意味着苹果的产品毛利率将会更高。

即便失去苹果这个客户对于英特尔的影响不算太大,但苹果的引领示范作用不可小觑,且不说手机电源适配器取消随机配送已经被多家厂商提上日程,微软 Surface 系列也还有没有完成的任务,看到苹果动刀,也有消息称微软将考虑基于 ARM 架构自研芯片,受到微软造芯消息影响,英特尔市值一夜蒸发掉 130 亿美元。

结语

可以说,苹果的威胁目前还未完全成气候,英特尔 X86 架构的产品依旧在 PC 领域举足轻重,生态和兼容性都要更占优势,然而英特尔也不能掉以轻心。毕竟其创新业务近来陷入增长困境。根据英特尔 2020 年第三季度财报,该季度总收入同比下降 4%,净利润同比下降 29%。其中,以数据为中心的业务营收同比下降达 10%。要知道,这可是英特尔近年来押宝的核心业务。

尽管新任 CEO 是英特尔磨砺成长出来的技术派领导人,不过目前在没有掌握其下一步的规划和动向的前提下,股价上涨只是短期利好,长期来看英特尔还是面临太多挑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