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博空间从不缺少纷争,吃瓜群众们刚从娱乐圈一颗颗重量级大瓜的饱腹感中缓过神来。没想到这一次,战火烧到了互联网音乐圈,还是官方亲自下场卖瓜。

2 月 2 日,网易云音乐发布《关于给酷狗音乐 “山寨办” 团队申请年终奖励的建议》,直指酷狗音乐 “像素级模仿” 了网易云音乐的 “一起听”、“云贝推歌” 等功能。文中不仅有图有真相地晒出了酷狗山寨的证据,文风更是以春秋笔法极尽讽刺挖苦之能事,令网友直呼老 “阴阳人” 了。

随后,酷狗官方以酷狗申请的相关专利图回应了抄袭质疑。当天,酷狗音乐副总裁谢欢在朋友圈发文表示称自己在 “2006 年就做了 QQ 一起听功能”,还晒出了当年的产品需求文档截图,反驳抄袭一事。

可网易云并不买账,2 月 4 日下午,网易云音乐发布《关于取消酷狗音乐相关团队年终奖励的建议》,称酷狗音乐所放出的专利与现在的产品功能形态、界面设计和交互形式,驴唇不对马嘴;酷狗音乐对网易云音乐 “一起听” 和 “云贝推歌” 界面设计的抄袭,铁证如山。

事已至此,是酷狗音乐抄袭了网易云还是网易云抄袭了 QQ 音乐,网易云发难的背后还有哪些深层原因?

1.

企查查显示,酷狗音乐运营主体为广州酷狗计算机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 2006 年 2 月。

2015 年,酷狗音乐和老对手酷我抱团取暖,合并为中国音乐集团。

2016 年 7 月,QQ 音乐收购海洋音乐(中国音乐集团),酷狗作为一个独立的品牌运营。

2017 年 1 月,腾讯宣布将 QQ 音乐业务和中国音乐集团合并为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简称 TME),老牌音乐播放器酷狗和酷我都进入了腾讯的怀抱。

相比之下,成立于 2016 年的网易云音乐是妥妥的后来者。

2017 年 4 月以来,网易云音乐历经 3 轮融资,融资额一次比一次高,历史投资者包括泛大西洋投资集团、博裕资本等。2019 年 9 月,网易云音乐获得阿里巴巴与云锋基金等共计 7 亿美元 B2 轮融资。

上线之初,网易云音乐因为支持评论、弹幕等创新功能而广受好评,但在版权储备方面比腾讯逊色了不少。

数据上看,酷狗音乐凭借其良好的 PC 端用户基础和歌曲资源优势占据了很高的市场份额,而起步较晚、渗透率不高的网易云音乐则通过市场细分,为目标用户打造独具特色的音乐社区氛围。

数据显示,在活跃用户数量上,QQ 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网易云音乐稳居行业前四名,也构成了国内在线音乐的第一梯队。

在 2020 年 12 月最新 APP 月度活跃人数榜单中,酷狗音乐以 25989.4 万人,排在所有在线音乐平台首位,而网易云音乐仅为 15079.9 万人,环比增幅-3.7%。

用户数始终是网易云的痛,但最近几年,网易云音乐也凭借清晰的定位明显提高了自身在用户群体中的认知度。产品方面,网易云音乐以 “歌单” 为核心,主打发现和分享,并开始重视发展粉丝经济,注重品牌的塑造,吸引年轻客群。

而庞大的曲库资源则构成了酷狗音乐的基础优势,近年来酷狗也开始有意补齐社交的短板,结合直播、短视频、演唱等功能提供多样化的产品体验,为用户提供一体化的服务,有向平台化发展的趋势。

2.

近年来,在线音乐行业也遭遇了增长瓶颈:会员收入较低、付费率和营收下降、变现途径单一是包括头部音乐平台都在面临的艰难现状。

另一方面,各家音乐 App 界面功能愈发复杂繁琐、产品同质化倾向严重。越来越多的元素和功能实际上也反映了运营方对于资金的焦虑,从播客、电台到直播、短视频,“你有我也要有” 的心理磨没了产品的差异性和特色,而目不暇接的功能、面目全非的界面并没有给用户带来更好的体验,反而让只想简单听个歌的用户增加了时间成本。

为融资服务还是为用户服务,受众看得门儿清,强行塞入的多种功能只能得到用户的吐槽和厌弃。

回到网易云和酷狗纠纷的中心点:抄袭,其实这也可以看作是阿里与腾讯系音乐 App 风云争霸的缩影。

2013 年,阿里巴巴相继收购了音乐播放器虾米音乐和天天动听。2015 年,二者合并组成阿里音乐。之后,升级为阿里星球的天天动听并没有闯出一条生路,最终宣布暂停服务。

而随着虾米创始团队淡出虾米音乐日常管理,颓势尽显的虾米音乐在 2019 年 6 月被移出阿里大文娱,并最终在今年 2 月 5 日正式宣布关停。

尽管集团化运营早于腾讯音乐,但阿里音乐在发展过程中先后错失了版权存储和音乐社区的机遇。在抛弃了两个不能养家的 “女儿” 之后,既无资源也无特色的阿里可能认识到了自身的确缺乏音乐细胞,但还是不服输地盯上了别人家的孩子——网易云音乐。

投票数据显示,停服之后,QQ 音乐和网易云仍是大多数虾米用户的选择,45% 的网友转战 QQ 音乐,37% 的网友选择网易云。

在主导了网易云音乐的 B2 轮融资后,阿里巴巴与网易云音乐的合作逐渐深入。2020 年 8 月,网易云黑胶 VIP 年卡被阿里 88VIP 年度生态权益包收入囊中。

作为第一阵营中前三家公司的所有者,腾讯音乐集团(TME)可以说处于在线音乐市场的支配地位,但有了阿里爸爸的网易云音乐也不是孤立无援。相比于胡乱扩张的酷狗,精准的定位和高用户黏性也是网易云错位竞争的底气。

成为阿里 “干女儿” 的网易云音乐将代替 “干爸爸” 继续和 TME 斗下去。

3.

起初,网易云音乐和 TME 的博弈主要围绕着音乐版权。

2015 年,国家版权局发布《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的通知》,要求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传播并下架未经授权的音乐作品,此举也开启了国内音乐版权大战。

腾讯在版权方面布局较早:从 2014 年到 2017 年,腾讯音乐先后与全球三大唱片公司华纳音乐、索尼音乐、环球唱片达成合作。2020 年 3 月底,腾讯音乐还宣布收购环球音乐集团 10% 的股权。在华语乐坛,头部歌手也更愿意把版权授权给腾讯音乐。

后知后觉的网易云也逐渐意识到了版权的重要性。

2015 年 10 月,网易云音乐曾斥巨资从 QQ 音乐手中买到 150 万首音乐的转播版权。

2018 年 2 月,在国家版权局的调停之下,网易云与 TME 达成版权互授合作,授数量达到各自独家音乐版权的 99%。

2020 底,网易云获得了滚石、华纳、环球的曲库授权,也出台措施加大了原创音乐人扶持力度。

可酷狗回应中一首周董的《黑色幽默》,还是轻易戳中了网易云的肺管子。因为,腾讯音乐手中剩下的那 1% 的独家音乐版权是网易云有钱也买不到的。

“除了原唱,网易云什么版本的翻唱都有”

版权方面的弱势短期内难以扭转,网易云立意专注于自身特色。“一起听” 和 “云贝推歌” 就是网易云基于长久的社区氛围推出的新功能,网易云将深度挖掘社交版图的新价值。可酷狗连这一点都想复制,网易云岂肯善罢甘休,必然要尽全力捍卫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战火升级,除了版权意识也考验着用户如何站队,说白了也是衡量如今在线音乐几种用户群体的占比。目前,主流的在线音乐用户群体大致可以分为音乐播放型、探索发现型、娱乐型、粉丝型四种。

从当下的市场分布来看,关注歌曲量、注重播放等基本功能的用户占比最大;注重音乐推荐、排行榜、社交、分享功能的用户,享受 K 歌、直播、电台等娱乐功能的用户以及专注于偶像歌手的用户数量都相对较少,但增长空间较大。

虾米的夭折印证了没有版权的小众之路不好走,网易云音乐的社区文化在用户数量上还未占据显著优势。不过,网易云的年轻用户正作为主力用户不断增加,潜力巨大,用户在云村社区的归属感也是酷狗等其他音乐 App 所不可替代的。

可以肯定的是,抄袭风波绝不会是网易云音乐与 TME 的最后一战,围绕用户和内容,二者还会再次交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