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 晚会期间,国内网络安全公司龙头三六零被点名,医药涉嫌广告造假。此后,北京市市场监管综合执法总队和朝阳区市场监管局执法人员,来到位于朝阳区酒仙桥的 360 公司总部,针对该事项进行调查。

记者在 UC 浏览器和 360 搜索上搜索 “减肥”“降血糖” 等关键词,搜索结果的前几条都是网友分享治好疾病经历,下方标注着广告字样。文章中多次醒目标红老师的微信号,而最终推荐的 “神奇产品” 只是一款普通食品,号称两个月内全效解决各种更年期症状的 “御橼膏”,其实是普通食品。

事实上,虚假医疗广告已被社会诟病多年。早在 2016 年,一些民营医院借用知名公立医院名称进行广告推广的现象,就令网民深恶痛绝。搜索引擎的广告竞价排名机制被推到风口浪尖,对此各家搜索引擎接连表示进行整改。

近年来,315 晚会针对互联网中的虚假广告问题进行过多次报道,2020 年 3 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等十一部门联合印发通知,强调严厉打击保健食品、医疗、药品等事关人民群众健康和财产安全的虚假违法广告。

在严厉打击下,虚假广告仍然能畅行 UC 浏览器和 360 搜索,透露的是 360 公司广告业务的监管失范,更让人质疑 360 公司自 2018 年回 A 股上市之后的整体发展状态。

360 回归 A 股之后陷入颓势,市值缩水严重

2011 年,奇虎 360 公司在美国纽交所挂牌交易,2016 年宣布私有化后,360 在 2018 年借壳江南嘉捷回归 A 股。私有化借壳上市后,360 的股价一度飙升,只是之后陷入长期下跌的颓势。

360 公司 2018 年回 A 股上市之后的股价

受虚假医疗广告事件影响,360 在今日更是下跌了 4%,创三年新低;市值下降到 1001 亿元,相比于 2018 年回归 A 股时的 4000 多亿元已经相去甚远。

360 公司的 2020 年业绩也令人堪忧。根据 360 发布的 2020 财报预测,预计 2020 年 1-12 月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盈利约 282,000 万元至 332,000 万元, 同比上年下降约 44% 至 53%。同比上年降低约 266,000 万元至 316,000 万元。

360 公司业绩

作为网络安全领域的龙头企业,360 创始人周鸿祎是被社会大众所熟知的企业家。在 2012 年百度搜索医疗广告被谴责之际,周鸿祎曾在微博发帖称 “下决心坚决不赚有些钱”。360 总裁齐向东也曾对外宣称 “360 搜索坚决拒绝医疗广告”。

 

不知被 315 爆出医疗广告丑闻的当下,几位大佬能否想起几年前的承诺?

显而易见的是,广告营收仍是大部分互联网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

360 公司在 PC 端、移动端有海量用户。在移动端,360 信息流广告部署了手机浏览器、手机卫士、影视大全等富流量 APP。在 PC 端,依托浏览器、导航、安全卫士等推出了 PC 信息流广告。

2014-2019 年,360 广告业务收入比重由 52.8% 上升至 75.78%,毛利贡献率超 80%。只是近年来,广告业务发展急转直下,2018 年收入增速由 53.9% 放缓至 16.9%,2019 年转为负增长,同比下降 8.8%。

另外,360 搜索在 PC 端的市场份额一直 10% 左右,勉强在前列,而在移动端则在 3% 左右。搜索广告整体市场萎缩的状况下,广告收入的下跌也是必然之势。

招聘平台个人用户遭隐私泄露,盈利模式亟待升级

315 晚会还披露,智联招聘、前程无忧、猎聘网平台上大量简售卖个人求职简历信息。其中根据记者调查,在一个名叫 “58 智联粉” 的 QQ 群里,记者向一位买家支付 7 元,便买到了一份智联招聘上求职者简历。进入群内仅几分钟便收到超过 99 条贩卖简历的信息。

隐私泄露问题再一次被重视。

此次央视点名不仅对智联招聘、前程无忧、猎聘网造成巨大创伤,彼时正在筹备 IPO 的 BOSS 直聘或许也将受到影响。

陷入隐私泄露风波的招聘网站,本质上是行业整体山的盈利模式过于单一导致的。

在线招聘网站的盈利模式单一,主要靠网站页面的广告位、竞价排名、企业会员业务来盈利。

在这些招聘网站上,企业只需支付一定金额就可以看到应聘者的完整信息。

由于对个人用户免费,招聘网站的营收主要靠投广告的企业,也导致招聘平台对个人用户的隐私权利的漠视。

智联招聘声称拥有 1.8 亿用户,视用户信息安全与隐私保护为自己 “生命线”。可是现在看来并没有真正保护好个人用户的隐私安全。

作为招聘平台第一梯队的智联招聘、猎聘、前程无忧、BOSS 直聘、拉勾网,瓜分了招聘市场大部分用户。

2019 年第一季度,58 同城市场份额约为 35.8%,前程无忧为 24.3%,智联招聘为 19.6%,合计占比约 80%。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求职招聘市场逐渐往细化多元的方向发展,招聘平台的行业细分程度不断增加,传统综合招聘平台被更高效细化的新型平台分流。诸如 Boss 直聘这一类新型招聘平台也在业务模式和产品形态上寻求创新。

未来,希望几大在线招聘平台能够认真整改,重新重视个人用户的隐私权利和利益。

另外,突破自身盈利模式单一的难题才是长久之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