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三,Coursera 的两位创始人吴恩达(Andrew Ng)、Daphne Koller 和它的 CEO Jeff Maggioncalda 相当应景的通过远程视频方式共同在纽交所敲响了这家在线教育平台的上市钟声。截至当日收盘,Coursera 以每股 45 美元的价格达到了 59 亿美元市值,其股价较 33 美元的发行价相比上涨了 36%。至此,曾今的 MOOC 三剑客(优达学城/UdacityCourseraedX)终于迎来了它们走向下个阶段的第一步。

站在现在,尤其是后疫情时代下的现在来看,我们对在线教育的火热丝毫不会感到任何意外。但如果把时间倒退到十年前,谁能想到这三家影响了如今上亿学习者的 MOOC 平台的共同起源或许仅是一次无心之举?

再早一些时候(包括现在也是),在线教育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意味着是一种收费、一对一/几对一的在线授课方式。这种较小的规模使得师生之间的互动性能够有一定的保障。但这一门槛同样也限制了它的影响范围和社会认可度。所以很长一段时间内,在线教育都不是一种主流的选择。直到2011,这一局面开始出现了一丝转机。

20117 月,斯坦福大学教授 Sebastian Thrun 在他的 YouTube 频道宣布将会和 Peter Norvig 一起于ai-class.org网站上免费提供 “人工智能导论” 课程。他介绍称,该课程不会设立任何限制,并且将会同时开放给斯坦福大学的学生和全球在线学习者同时观看。一个月后,斯坦福另外两位教授,吴恩达和 Jennifer Widom,表示将会分别在ml-class.orgdb-class.org上提供机器学习(Machine Learning)和 DBDatabase)相关的课程。

得益于没有设立准入限制、学科自身的前沿性(要知道十年前的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还是一个稀有词语)、以及斯坦福大学本身的影响力和这三门课程讲师自身在业内顶级的名气,201110 月,在这三门课程上线后,每门课程的报名学习者都达到了近 10 万名。在看到这样的效果后,斯坦福后续又陆续上线了更多的免费公开课课程。于此,MOOC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便开始走进公众视野,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

而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正如我们所知。以此为起点,Sebastian Thrun 创立了 Udacity2011 年),吴恩达和 Daphne Koller 创立了 Coursera2012),斯坦福大学则继续将其 MOOC 平台壮大、发展为 Open edX MOOC(该平台启动于 2013 年,在 2015 年改名为 Lagunita,在 2020 年初并入 edX),MIT 也启动了自己 MOOC 平台 MITx(2011 年 12 月)、并在次年 5 月份和哈佛一起创建了一个新的 MOOC 平台 edX。

再之后,便是所谓的 MOOC爆发阶段。各个国家都开始陆续出现自身的 MOOC/公开课平台,而这三家平台也都开启了自身的辉煌时刻。无论是合作大学还是合作学科,无论是融资数量还是用户规模,一个又一个的里程碑正在它们面前接连出现。把镜头移到我们这次的焦点 Coursera 身上,在成立不到半年内其注册用户就达到 100 万人,拥有 200 门课程,且其中 100 门已经启动。而根据该公司的招股书,截至 20201231 日,有 150 多所大学通过 Coursera 平台提供了近 4000 门课程,其用户超 7700 万。到上市前,Coursera共计获得 4.64 亿美元融资。

如今,不仅仅是在 Coursera 上,在任何一个 MOOC 平台上,你都能轻易接触到大量的公开课。从物理数学文学等常规课程,再到艺术哲学天文学这些不常见的学科···而除了在线学习,这些平台也都在或多或少的提供相应的学位或者技能证书。以 Coursera 为例,你可以花钱在该平台上读完并取得在美国得到认可的学士或硕士学位。然而,对大多数用户而言,想要坚持这种自由开放的学习方式却也是一种考验。

根据宾夕法尼亚大学的研究数据显示,在 MOOC 平台上的免费注册用户中,有 80% 的人已经获得了学位,而其中有半数的人连一堂课都没有上完,并且仅有 4% 的人能够上完一期课程。

尽管 MOOC 模式在资本界得到了一定认可,在用户层面它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对 Coursera 来说,Jeff Maggioncalda 的选择是改变它的业务模式,在免费的层面之外引入了收费策略。自 2017 年上任以来,他便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使得 Coursera 更专注于付费课程。现在,Coursera 推出了每月 3999 美元的工作专业类课程,并向企业、教育机构、政府提供了学习平台部署服务。另一方面,如上所述,Coursera 也以 900045000 美元不等的价格向用户提供合作大学的学士/硕士的在线学位申读服务,且学习者也可以交纳 20006000 美元不等的费用获得其已读完课程的大学认证证书。虽然这些费用看起来不菲,但同通过线下的方式获得相比,却也是节省了许多。

作为结果,Jeff表示Coursera 付费产品的完成率达到了 50%60% 左右。而根据招股书显示,截至 20201231 日的财年,Coursera 营收达 2.935 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相比增加了 59%,其中有超过 1.9 亿美元是来自面向个人的付费课程服务。当然这也包含了去年疫情对在线教育的加速影响。而在疫情期间,Coursera 同来自 70 个国家或地区的 330 多个政府机构展开了合作。不过,它在 2020 年亏损额也达到 6680 万美元,较 19 年的 4670 万美元增长了 46%

对于 MOOC 平台应该如何发展,从过去和现在的经历来看,也许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很难有一个定论。尽管现在的 Coursera 依然不赚钱,但随着疫情后在线教育逐渐走向一种并存的模式,从 Coursera 开始,不难发现一页新的篇章正在从这里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