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国矿机第一股嘉楠科技发布了 2020 年 Q4 及全年财报。财报显示,嘉楠科技 2020 年营收大降七成,当天美股嘉楠科技股价下跌近 30%。

受长期低迷的币价影响,2019 年~2020 年,整个矿机行业基本处于亏损状态,嘉楠科技的财报表现是整个挖矿产业的缩影。另一方面,财报也透露出嘉楠科技订单量大增、研发投入增加、自助挖矿等亮点。

矿机产能紧缩

2020 年 3 月,比特币断崖式的下跌曾给严重依赖币价的矿圈带来一场灾难,上到矿机制造商,再到矿场主、矿工,无一幸免。包括嘉楠的阿瓦隆系列在内的 40 多款主流比特币矿机日产值低于日电费,进入 “开机就亏损” 状态。矿机出现抛售潮,一度降价 30%~50%。

2020 年 7 月下旬,比特币价格从 1 万美元开始缓慢爬升,在去年 12 月突破 2 万美元后一路狂飙,最新价格已超 6 万美元,但作为嘉楠主营收业务的矿机销量却似乎不如人意。

财报数据显示,2020 年四季度,嘉楠科技总营收为 3824.6 万元,环比下降 76.5%;2020 年全年,嘉楠科技总营收 4.48 亿元,同比下降 68.5%。

对此,嘉楠科技的解释是新冠疫情造成了供应链中断。此外,2020 年上半年比特币价格较低,矿机厂商普遍减少了下半年在晶圆厂投片生产数量。此后币价缓慢回升,矿机需求复苏,加之半导体原材料的紧张共同促成了矿机市场严重的供不应求。尽管四季度矿机市场需求激增,但公司没有足够的库存交付给客户,导致出货量受限。

财报显示,2020 年第四季度,嘉楠科技出售总算力为 20 万 TH/s,同比环比均下降 93.1%;2020 年全年出售总算力为 660 万 TH/s,同比下降 37.1%。

为解决因币价波动导致的芯片供应周期性紧缺问题,嘉楠一边挖掘不同晶圆厂的剩余产能,在更多节点加大投片、研发;另一边也在和一些大产能的矿业公司开展长期的矿机采购合作,用长期订单来锁定晶圆厂产能进行投片生产。

矿机的定价基础是挖矿的远期回报率,除矿机现货的售价紧随币价波动外,矿机期货价格受币价的影响具有滞后性。2020 年下半年开始,嘉楠有较大比例的矿机是通过远期期货方式售出。

财报显示,截至 2020 年末,嘉楠科技已达成订单合同总量为 11.31 亿元,其中销售预收款 4.29 亿元,环比增幅为 81.8%。截至 2021 年一季度末,公司预售矿机超过 15.6 万台,公司销售预收款已超过 15.47 亿元,嘉楠科技预测 2021 年一季度净收入总额将不低于 4 亿元人民币。

目前,嘉楠科技现金流相对充沛。截至 2020 年 12 月 31 日,公司现金和现金等价物为 3.911 亿元。

将用 10% 月产能挖矿

长期积累的经验、供应链整合的优势、与海外大客户的长期关系构筑了嘉楠产能优势的护城河。嘉楠科技董事长、CEO 张楠赓表示,2020 年至今,嘉楠在整个矿机销售市场的占有率保持领先地位。

2020 年四季度,嘉楠科技开始大规模生产下一代 A12 系列比特币挖矿机,并在 2021 年第一季度完成大规模交付。除了加强核心采矿机业务,嘉楠科技还在人工智能和人工物联网领域取得了有意义的进展。

作为转型的主力产品,2020 年全年,AI 芯片的出货量同比 2019 年也增长了 3 倍,嘉楠科技预计 AI 业务收入将在今年继续保持增长。

2020 年四季度,嘉楠科技研发费用 4010 万元,环比增长 24%。由于供应链需要持续高额的研发投入,嘉楠也加大了供应链的技术和工程投入。今后,嘉楠科技将继续加大投入以巩固在新兴市场的技术和产品优势。

通常来讲,矿机生产成本固定,而矿机生产商自有矿机挖矿的成本最低。在电费固定的前提下,自营挖矿的收益与比特币价格成正比。去年三季报时,张楠赓就表示公司会直接参与挖矿。随着比特币进入牛市行情,嘉楠科技也有意抓住红利积累更多现金。

目前,嘉楠科技已在新加坡设立了主体来运营具体的挖矿业务,并将哈萨克斯坦和北美作为重点考虑的地区。由于公司上半年期货的订单排期已满,嘉楠计划在 2021 年二季度每月投放数千台机器用于自营挖矿,合计算力在 350PH~450PH。

从 2021 年下半年开始,嘉楠科技计划每个月部署不低于月产能的 10% 用于自营挖矿,具体实际部署数量会根据合作矿场的进度、币价及生产情况进行调整。在币价及产能不发生巨大变动的情况下,预计年底前至少能完成 2EH~4EH 的总算力部署。

矿机巨头没落史

2015 年~2017 年,比特大陆、嘉楠耘智、亿邦国际等矿机巨头同时崛起,在黄金时期个个赚得盆满钵满,囊括了全球 90% 以上的矿机市场份额。

2018 年,行业天花板初现,矿机需求锐减,矿机巨头们嗅觉灵敏,几乎又是同时递交了港交所上市招股书。因收入结构单一,矿机厂商的上市申请纷纷被被拒。各大矿机厂商自此发力转型:比特大陆宣布聚焦数字货币和人工智能芯片;嘉楠耘智强调自己是 AI 芯片开发商,亿邦国际将矿机业务纳入区块链板块……

2019 年 11 月,在 A 股、新三板、港股先后碰壁的嘉楠耘智率先登陆纳斯达克。招股书中,嘉楠耘智绝口不提矿机,将自己定性为一家聚焦 AI 芯片研发生产的 “半导体公司” 和 “领先的超级计算解决方案提供商”,但也止不住上市当天就破发的股价。

上市后不久,嘉楠科技便接连遭遇两次做空。2020 年 9 月中旬开始,嘉楠的股价曾连续 1 个多月在 2 美元以下低位徘徊。直到今年 2 月,才涨回发行价。

上市 10 个月前,嘉楠科技三位联合创始人之一、董事刘向富退出了高管行列,这被视为嘉楠科技人事纷争的开始。刘向富之所以退出董事,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其理念与公司整体发展战略存在分歧:多数高管希望嘉楠不碰挖矿和矿池业务,一心转型为加密货币挖矿和人工智能芯片的制造商,为上市铺路。

由于各大矿机厂商的联合创始人、联席 CEO 们在公司转型中的战略与核心业务上产生分歧,公司内部管理层的内斗严重,不时上演抢公章的等闹剧。

2020 年 7 月,嘉楠科技再度发生工商变更,原董事孔剑平、孙奇峰、李佳轩,监事屠松华从主要人员中退出,张楠赓由 “董事长兼总经理” 变更为 “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此前,张楠赓等北京高管已到杭州办公地取走公章和营业执照,并罢免杭州多名管理人员。

8 月,嘉楠科技公告原联席董事长孔剑平等人任期到期,且所有离任董事届满后不得寻求新的任命。以孔剑平为代表的杭州系被边缘化后,嘉楠的运营以张楠赓所在的北京为主导。

此后,嘉楠科技原副总裁张丽离职,后赴火币任职 CFO。今年 2 月,嘉楠科技原 CFO 洪全福辞职,由财务总监何童代理。

今年 1 月,昔日的矿机老大比特大陆的宫斗戏落幕,为求上市,联合创始人吴忌寒、詹克团宣布达成和解,对比特大陆业务进行拆分;老二嘉楠科技的最新股价距今年 3 月时的最高位 36.8 美元已跌去六成;亿邦国际因技术落后,业界第三的地位已岌岌可危,转型交易所的道路也困难重重,还被做空机构指出涉嫌内幕交易、非法转移资金。

结语

曾经,矿机厂商雄踞币圈鄙视链的顶端,傲视着底层的散户、中间的项目方和交易所。而在监管、内斗、做空等多重压力和攻击之下,矿机三巨头的近况令人唏嘘。

对在招股书中宣称从未参与挖矿的嘉楠科技来说,自营挖矿的尝试其实变相印证了做空机构对于矿机利润率低的指控,也证明港交所对其上市适应性的担忧并非多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