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食论”“52 页蓝皮书”,腾讯和字节跳动的争端再次升级。不管哪家公司能在舆论上占领道德制高点,背后映射的是长短视频之间日益激烈的矛盾。

回顾事件发展,先是在 6 月 3 日,第九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腾讯副总裁出席活动时称短视频低智,并发表 “猪食论”。6 月 4 日,字节跳动发 52 页 “蓝皮书”《字节跳动遭遇腾讯屏蔽和封禁大事记》称,遭腾讯封禁逾 3 年,每天 4900 万分享受阻。

字节跳动公司凭借今日头条和抖音在流量抢夺战中占领了一席之地,腾讯则寄希望于腾讯视频、微视和视频号,来巩固在视频领域的地位和生态。

短视频崛起成定局

2018 年是短视频发展最快速的一年,也是蓝皮书中描述的抖音遭封禁的开始。抖音用户数经历了飞速发展,2018 年 DAU(日活跃用户数量)数据增长了近 8 倍,接着从 2018 年 1 月的 3000 万增长至 2019 年的 2.5 亿。

根据头豹研究院数据,中国短视频用户到 2020 年 6 月已经达到 8.18 亿,超过中国总人口数量的 58%。 截止至 2020 年 6 月,中国短视频网民使用率的 87%,意味着 100 个网民中有 87 人使用了短视频 APP,短视频已经是继 QQ/微信之后成为另一个现象级的产品。

事件背后,是长视频平台集体向短视频发起的挑战。在 6 月 3 日的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爱优腾等长视频平台罕见地抱团,将矛头对准了以字节、快手、B 站为代表的短视频平台。

持续亏损叠加用户流失,长视频网站正在面临重困境。相对于短视频,优酷、爱奇艺、腾讯三家做的长视频模式,是视频领域的重资产生意。这笔生意的大支出来自于内容版权,优爱腾每年的版权采买费用占了成本的大头,但是营收却无法覆盖这些投入。

长视频这门生意让优爱腾陷入亏损。爱奇艺 2020 年净亏损 70 亿元,三年累计净亏损达到 264 亿元;优酷 2021 财年经调整亏损 61.18 亿元;腾讯视频 2019 年的亏损则达到了 30 亿元(2020 年未公开亏损数据)。

与之相对应的是,短视频发展风生水起,根据《2021 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显示,2020 年短视频领域市场规模达 2051.3 亿,占中国网络视听产业的比例达到 34.1%。2020 年 9 月,短视频行业的前五大平台(抖音、快手、快手极速版、西瓜视频、抖音极速版)月活跃用户已约达 8 亿。未来短视频行业集中度提升是长期趋势。

长视频用户流向短视频,各大长视频平台的用户规模逐渐缩水。2020 年,爱奇艺首次遭遇会员数下滑的情况,从 2019 年末的 1.069 亿下降至 2020 年末的 1.017 亿。

显而易见的是,中国短视频行业双寡头竞争格局已形成,抖音快手并列第一梯队,用户合计占比超过 57%。

第二梯队是西瓜视频、抖音火山版、好看视频、微视(腾讯)等。用户合计占比为 25%,且用户活跃度低于第一梯队。

第三梯队是爱奇艺随刻、波波视频、土豆视频、全民小视频等。这个梯队的玩家数量较多,然而用户数远不如第二梯队。

未来视频行业流量割裂是常态

那么,短视频真的是 “猪食” 吗?长视频平台又有哪些不足之处?

具体来看,短视频/中视频/长视频各有侧重:短视频内容以娱乐向、生活向为主,大部分短视频的特点表现为:简单、快节奏、创意性;中视频内容以科普、知识为主,内容更加丰富,能够完整地向观众阐述想表达的内容,制作专业要求相对较高;长视频内容则是综艺、影视剧等。

长、短视频本质上满足不同用户需求、有不同变现模式。短视频的核心竞争力体现在流量运营和调性差异化定位的社区运营能力;而长视频的核心竞争力是内容体系打造,以及基于深度内容的多渠道分销+IP 二次开发放大变现的能力。

当下,短视频中的影视内容存在大量盗版是事实,逐步完善正版化也是未来的趋势。而长视频被冲击的原因也有自身存在不足,例如注水内容太多导致用户流向精简的短视频。长视频接下来的发展更重要的是提高内容能力。

短视频和长视频围绕版权的冲突加剧的当下,逐步完善正版化有利于良性竞争。

短视频新模式分流视频流量已经是不可避免的事,未来视频场景和用户流量的割裂将成为常态。长、短视频都是内容的一种分销渠道,双方的互补或许是未来问题的解决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