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天霹雳一般,在离上市只差临门一脚的关键节点,Soul 突然宣布了终止 IPO 的消息。

6 月 23 日,陌生人社交平台 Soul 发布公告称,公司最近更新 IPO 定价区间得到了火爆的市场反馈。同时,公司收到了其他资本运作的可能性,决定先暂停 IPO 的定价流程,这一决定也得到了大股东腾讯的支持。

虽然 Soul 在公告中表示 IPO 进程顺利,目前运营一切正常,但暂停上市本身还是引发了多方猜测。变现难、盈利难、收入结构集中…… 在陌生人社交全赛道中,陌陌、探探、Soul 等老中青三代参与者都在商业化过程中遭遇着类似的阵痛。

稍显稚嫩的 “社交元宇宙”

尽管社交领域呈现出强者恒强的格局,但除了 QQ、微信等平台独大之外,在陌生人社交、婚恋社交、语音社交等垂直赛道的竞争依然激烈,各类社交 App 也一直受到资本追捧。

其中,上线于 2016 年的 Soul 在之后三年里密集完成 5 轮融资,最近一轮融资完成时 Soul 的估值达到 15 亿美元。此外,靠社交起家的腾讯也成为了 Soul 最大的机构股东,持股占比 49.9%。

“背靠大树” 的 Soul 成功抓住了 Z 世代的社交需求,通过备受推崇的灵魂社交模式,Soul 的用户付费率与平均付费金额稳步提升。同时,Soul 还拓展了社交购物等变现渠道,为 GMV 增添了想象力。

但在实际营收和体量方面,问世 4 年半的 Soul 在一众早期社交玩家面前确实是个弟弟。

招股书显示,2019 年~2020 年,Soul 的营收分别为 7070 万元、4.98 亿元;同期净亏损也从 2019 年的 2.99 亿元攀升至 4.88 亿元。

今年一季度,Soul 总收入为人民币 2.38 亿元,同比增长 259.8%。但受营销费用增加及广告投放增加的影响,今年一季度净亏损也高达人民币 3.83 亿元。据了解,Soul 同期营销和销售费用为 4.71 亿元,同比增长近 7.6 倍。

与行业龙头陌陌相比,后者已实现连续 24 个季度盈利。仅在去年一年,陌陌就实现营收 150.24 亿元,仅净利润就达到了 28.96 亿元,约为 Soul 全年收入的 6 倍。

通过发力广告和营销,Soul 的用户规模在过去一年有了大幅增长,但 3300 多万的月活用户数仍难与陌陌的 1 亿多月活相抗衡。

恶意竞争埋下祸根?

原本,Soul 赴美上市,拥有了和陌陌、探探等老前辈正面交锋的机会。出线前夕骤然折戟,外界普遍猜测是与老对手 Uki 一桩陈年旧案有关。

据了解,同样成立于 2015 年的 Uki 与 Soul 一样深耕匿名交友,同样被投资机构青眼相加。第三方数据显示,虽然体量较之 Soul 稍逊一筹,但日留存量却比 Soul 高出两成多,是 Soul 强劲的竞争对手。

2019 年 7 月,Soul 的前董事、运营总监李某授意下属员工范某收集 Uki 上的有害违规信息,在未如愿以偿后,李某便指使下属通过 “钓鱼” 的方式收集。10 月,员工范某分别用自己和同事的手机在 Uki 平台上注册两个账号,并通过账号发布了涉黄有害言论和图片,截图后向有关部门举报。

从 2019 年 11 月初开始,Uki APP 因 “涉黄” 陆续被主流应用商店下架,每日注册用户量出现断崖下降,造成公司运营一度停滞。直至 2020 年 3 月 12 日,Uki APP 已恢复部分功能,并在应用商店重新上线。

据 Uki 创始人孙铭君统计,下架的 3 个月里,Uki 至少损失了 500 万新用户,在陌生人社交榜单的排名一度掉落到 40 名之后,直到两年后,才回到下架前的排名。

事件被查明后,相关人员在去年 3 月被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

去年底,普陀区法院公布了以上恶性商业竞争案的一审结果:被告人李某与范某分别被判处 1 年与 9 个月的有期徒刑以及合计 8 万元的罚金;此外,判决要求将李某和范某此前上交的 330 万保释金赔偿给 Uki 公司。

一审判决结果公布后,Soul 很快发布声明撇清关系。但 Uki 却不打算轻易放过 Soul,今年 4 月,认定 Soul 在推卸责任的 Uki 以不正当竞争为由再度提起诉讼,请求判罚 2678 万元,案件将于 6 月 29 日由上海市浦东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

Soul 在 5 月提交的 IPO 招股书中也揭示了上述诉讼的风险,称可能受到声誉和金钱损失;提交首份招股书的 10 天后,Soul 被冻结资金 2693 万元。

6 月 18 日,Soul 更新了招股书,确定了发行价指导区间为 13-15 美元。2 天后,Uki 一方发文称,已搜集到 Soul 创始人兼 CEO 张璐等人涉嫌不正当竞争的关键证据,将择期对外公布。不过,文章很快被删除。

之后便发生了文章开头 Soul 终止 IPO 定价一事,可以想像,一旦败诉,Soul 上市后的股价将发生大幅波动。但也有业内人士表示,IPO 进程中被卷入民事诉讼的公司不是个例,Soul 暂停 IPO 是因为,上市失败可能触发对赌,最终导致创始人团队出局。

陌生人社交不好做

长期以来,陌生人交友应用始终伴随着各种挥之不去的灰色地带。这可能是 Uki 被以 “涉黄” 精准打击的原因,从其因举报被下架三个月的结果看,此类问题在社交类 App 中并不鲜见。

违规内容是社交类应用极易触碰的红线,一旦被发现,轻则整改重则下线。

就 Soul 本身而言,曾在 2019 年 4 月被新华社记者发现,其 “匿名小助手” 功能里有许多带有 “软色情” 的状态、评论和私密照,甚至不乏明码标价 “包养萝莉” 的内容。在之后的 6 月,网信办针对网络音频专项整治行动中,Soul 与其余 25 款音频应用因传播历史虚无主义、淫秽色情内容被勒令整改。

另一方面,社交前浪们的商业化探索也并非一帆风顺。

2019 年一季度,刚被收购不久的探探付费用户规模一度到达 500 万的巅峰,但随后却出现流失的情况,回落到目前的 350 万,而如今探探的注册量已经突破 4 亿,这意味着探探的付费率仅为 0.875%。

虽然,探探从未停止通过 “看脸” 变现的尝试:各种 VIP 特权、会员服务、蒙脸聊天交钱看脸功能…… 甚至直接推出年费高达 5 万元的黑钻会员,但 2019 年以来,探探仍始终处于亏损状态,其高价服务内容更被吐槽与古代 “选妃” 无异。

除了被诟病已久的色情温床,探探平台上长久充斥的微商产业链和恋爱骗局,也让其法律风险一触即发。今年 5 月,谈谈创始人王宇和潘滢退出了公司管理层,由陌陌 CEO 王力暂领探探 CEO 一职。

而看似成为陌生人社交头部玩家的陌陌自己在历经 10 年成长后,也陷入了用户增长停滞不前、主营业务单一的瓶颈。如今陌陌 15 美元左右的股价、30 亿美金左右的市值也与高峰时期相去甚远。

天花板低、留存难、同质化竞争是整个陌生人交友赛道的通病。陌陌和 Soul 主营收的增值服务已经开始因过于明显的引导消费倾向引起用户反感,而二者在直播、广告、电商业务的探索都未能独当一面成为业绩支撑。

截至今年一季度,陌陌的净利润已连续下滑四个季度。多元化营收的探索尚未成功,持续盈利能力又亮起红灯,陌陌更不敢停下寻找新故事的脚步。而 Soul 口中的资本运作又将为其带来哪些资源与可能,唯有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