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月 24 日晚间,《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审议通过的 2 个月后,这项被业内称为 “双减” 的政策终于正式印发。

“双减” 政策监管力度超出预期,在过去不到一周的时间里,政策所辐射的学科类在线教育行业哀鸿一片。多家上市教育企业发布公告提示政策所带来的负面影响,高途、好未来、新东方等美股上市在线教育机构一面股价暴跌,一面开启了另一轮裁员大潮。

据了解,“双减政策” 主要目标在于大幅压缩学科培训机构数量,解决过多过滥问题;解决培训市场鱼龙混杂、良莠不齐问题;防止培训行业成为国家教育体系之外的另一个教育体系。除了教育监管部门此前就开始明确的培训时间、教师资质等问题,文件主体部分更从机构审批、收费、融资监管等多个方面对校外教育做出严格规定,动点科技将主要从三点深入分析其对在线教育行业造成的深刻影响。

1. 定性非盈利机构

强化收费监管

文件规定,“各地不再审批新的面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现有学科类培训机构统一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对原备案的线上学科类培训机构,改为审批制。”

此外,文件在 14、15、26、28 条中多次提及规范校外教育培训机构收费。

“将根据市场需求、培训成本等因素确定培训机构收费项目和标准,向社会公示、接受监督。将义务教育阶段学科类校外培训收费纳入政府指导价管理,科学合理确定计价办法,明确收费标准,坚决遏制过高收费和过度逐利行为。通过第三方托管、风险储备金等方式,对校外培训机构预收费进行风险管控,加强对培训领域贷款的监管,有效预防 ‘退费难’、‘卷钱跑路’ 等问题发生。”

此外,文件明确了由发展改革部门会同教育等部门制定试点地区校外培训机构收费指导政策;市场监管部门做好非学科类培训机构登记工作和校外培训机构收费、广告、反垄断等方面监管工作;人民银行、银保监、证监部门负责指导银行等机构做好校外培训机构预收费风险管控工作。

这些政策一方面明确了,校外学科教育必须是公益属性,不再有新企业进入;另一方面也明确了培训机构的收费标准,遏制了乱收费行为,并在很大程度上对预付费教育机构持续提供服务的意愿和能力做出要求和规范。

动点科技了解到,培训机构变更为非营利性机构,意味着股东对培训机构的投入不再保有相应权利,盈余不用于利息分配,等于从根本上否定了现有培训机构的商业模式。此前相关政策刚开始收紧时,就有部分学科类培训机构为规避风险将分支机构注册为非营利性机构,而主体则通过品牌授权、教研管理等关联交易的形式获取收益。未来,这类盈利模式的可行性存疑。

2. 高压限制融资

严禁资本运作

文件规定,“学科类培训机构一律不得上市融资,严禁资本化运作;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学科类培训机构,不得通过发行股份或支付现金等方式购买学科类培训机构资产;外资不得通过兼并收购、受托经营、加盟连锁、利用可变利益实体等方式控股或参股学科类培训机构。已违规的,要进行清理整治。”

要严格控制资本过度涌入培训机构,培训机构融资及收费应主要用于培训业务经营;一行两会也将负责清理整顿培训机构融资、上市等行为。

为规范民办园发展、遏制过度逐利行为,2018 年 11 月,国务院发文指出,民办园一律不准单独或作为一部分资产打包上市;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营利性幼儿园,不得通过发行股份或支付现金等方式购买营利性幼儿园资产。

这使原本还在翱翔的幼儿园概念股突然折翼,已上市的幼儿园品牌红黄蓝、威创股份等股价暴跌。而此次的监管政策陷入延续了此前学前教育公益属性、办教育不是办企业的一贯思路,若参照此前政策出台后的企业反应,众多已上市的教育公司要么将剥离学科类资产,要么进行整体转型。由于无法通过上市的方式退出,学科类教培机构在一级市场的投资热度也将大幅削弱。

3. 断人才

堵渠道

文件要求,“培训机构不得高薪挖抢学校教师;从事学科类培训的人员必须具备相应教师资格,并将教师资格信息在培训机构场所及网站显著位置公布。”、“聘请在境内的外籍人员要符合国家有关规定,严禁聘请在境外的外籍人员开展培训活动。”

与民办高中 “掐尖” 招生录取一样,培训机构从学校高新挖教师的行为同样属于市场化运作手段,看似不触及法律底线,却也造成了教育生态被严重破坏、公立学校逐渐没落的恶果。根本上讲,禁止挖教师的深层目的依然在于回归校园教育的母题,让优质教师资源留在学校内部。

此外,文件还要求做好培训广告管控,切断了校外培训的各种推广渠道。“中央有关部门、地方各级党委和政府要加强校外培训广告管理,确保主流媒体、新媒体、公共场所、居民区各类广告牌和网络平台等不刊登、不播发校外培训广告。不得在中小学校、幼儿园内开展商业广告活动,不得利用中小学和幼儿园的教材、教辅材料、练习册、文具、教具、校服、校车等发布或变相发布广告。依法依规严肃查处各种夸大培训效果、误导公众教育观念、制造家长焦虑的校外培训违法违规广告行为。”

如今中小教培机构普遍采用高杠杆运营模式,全面限制推广渠道也将预防教育机构将贷款、预收款提前用作机构推广等用途

除了做好义务教育阶段学生 “双减” 工作,值得一提的是,文件还要求不得开展面向学龄前儿童的线上培训。

总的来说,“双减政策的出台将对义务教育阶段学科类培训机构的商业模式造成严重冲击,相关培训收入规模将大幅缩水其中,K9 阶段受损严重,而高中阶段学科类培训的相关监管力度尚不明朗职业教育、考研培训或将保持相对稳定的市场需求;此外体育、艺术、科技等类别的素质教育发展前景依然良好但规模有限;课后托管、教育硬件等教育科技产品中依然存在机会,但也存在技术门槛。

国内人工智能教育品牌松鼠 Ai 合伙人梁静表示,监管政策将带来长期的阵痛,对整个行业是一次大洗牌,一定会有很多关闭的机构,也一定会有从危机当中成长出来的企业。针对更多的校园学习时间,智慧校园的建设也在全国各地逐渐落实,如果能提供千人千面的智慧化学习方案,根据个体的不同选择适当的课外补习也是教育机构的一个良性发展方向。

监管政策将在各种意义上加剧行业竞争,对于众多以学科培训为主营业务的在线教育机构来说,业务转型势在必行,但其难度无异于二次创业。其中,有多元业务布局或具备业务转型基础的公司,在未来的发展中相对来说更具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