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阶段的平台和媒体将让人更有身临其境之感。你将置身于体真网络中,而不只是从旁观看。” 扎克伯格在其最新拍摄的演示视频中阐述了对于元宇宙的愿景,“我们如今在线上所做的一切:社交联结、娱乐、游戏、工作,都会更自然、更鲜明。”

今年 7 月,社交媒体和数字广告巨头 Facebook 就宣布将成立元宇宙产品组,创始人扎克伯格更表示要用 5 年时间将 Facebook 打造为一家元宇宙公司。10 月 28 日,Facebook Connect 2021 大会上,扎克伯格正式宣布将公司名称 “Facebook” 换成 “Meta”,公司的股票代码也将从 12 月 1 日起由「FB」改为「MVRS」。目前,Facebook 硅谷总部已将曾经的 “点赞” 图标撤下,换上了形似 “无穷” 的新 logo。

新 Logo 的动态图中,Facebook、Instagram、WhatsApp、Oculus、Messenger 等五大社交产品融合为蓝色调的新品牌 Mata,切合了扎克伯格 “品牌重定义” 的解释。改名本是酝酿已久,意在表明 Facebook 突破社交媒体边界的雄心。而几天前 Facebook 交出的一份惨淡的三季报却让解锁新地图般激动人心的转型看起来多了一丝苍凉的自救意味。

广告业务受重创

财报显示,Facebook 2021 年三季度营收 290 亿美元,低于市场预期的 295 亿美元。其中,广告收入 283 亿美元,逊于分析师预期的 290 亿美元。GAAP 下三季度经营利润为 104 亿美元,也低于华尔街 111 亿美元的预期。

用户数据方面,三季度 Facebook 月活用户为 29.1 亿,逊于分析师预期的 29.3 亿。此外,公司三季度运营利润率 36%,逊于分析师预期的 37%。

多项数据指标不如人意,致使 Facebook 股价隔天下跌 3.92%。自 9 月以来,Facebook 股价走下 380 美元高位后就一直跌跌不休。

反垄断起诉、CTO 离职、前员工爆料、一周两次全网宕机……Facebook 的三季度过得并不平静,是任谁看一眼都要感叹 “水逆” 了的程度。而在这一连串的不幸当中,对其造成致命打击的当属苹果最新的用户隐私政策。

今年 4 月,苹果在 iOS14 移动操作系统更新中改变隐私政策,让用户决定是否与应用开发商共享信息。这要求所有 App Store 上架的 App 开发者需要征得用户许可,才能跟踪用户或访问其设备的 IDFA(Identifier for Advertising,广告标识)。简而言之,App 要想获得及处理苹果用户的数据,必须征得同意。

这一举动自然招致了 Facebook 的强烈反对,投资者担心,这一隐私政策变化会削弱 Facebook 向消费者投放广告的能力——若无法便利地追踪用户行为,Facebook 的广告推送将不再那么精准。

事实上,苹果和 Facebook 关于隐私标准和定向广告问题的争论已经持续了一年多。Facebook 还曾发表博客警告苹果隐私政策调整将对其定向广告业务产生影响:取消个性化广告,将令小企业每个广告的平均销售额减少近 60%;iOS 更新可能会使其 Audience Network 收入减少达 50%。

但苹果方面态度始终强硬,反对无效的 Facebook 只得自我催眠。扎克伯克转而公开表示,Facebook 有能力应对这种情况,并将处于有利地位。

如今看来,这种故作乐观的言论并未能淡化苹果隐私政策调整对 Facebook 营收带来的实际风险。就连 Facebook 首席财务官 Dave Wehner 也不得不承认,iOS 的变化是三季度 “最大的逆风”,Facebook 本可以实现从二季度到三季度的环比增长。

不幸的是,苹果的隐私政策还将在今后更长的时间内继续对 Facebook 等企业的营收带来负面影响:利润预期收窄、增长压力凸显。冰冷的现实激励着扎克伯格带领 Facebook 闯出一条社交之外的新路,而元宇宙可能就是那道曙光。

漫漫烧钱路

“元宇宙将是未来社会、经济及全新创意的驱动力。” 扎克伯格认为,现阶段元宇宙的基本组件已经有了,其他部分还有待完成。而 Facebook 必须首先建立大量的基础技术,才能从 AR 和 VR 中获得有意义的回报。

三季报中,Facebook 披露了其在 AR/VR 硬件以及相关软件和服务方面的巨额投资:“我们预计,对 Facebook Reality Labs 的投资将使我们 2021 年的整体营业利润减少约 100 亿美元。”

据了解,Facebook Reality Labs 最早公开于 2018 年的 Facebook F8 开发者大会上,前身是 Facebook 所收购的 Oculus 公司研发部门 Oculus Research。随着几次拆分重组以及 Oculus 多位高管的离开,它成为了 Facebook AR/VR 方面的技术研发部门。Facebook Reality Labs 致力于开发构建下一代计算平台,也成全了 Facebook 在 AR/VR 方面的生态布局。

从下一季度开始,Facebook 将把 Facebook Reality Labs 作为一个单独的报告部门,用以展现 Facebook 在虚拟现实、元宇宙领域拓展的情况。也就是说,从 2021 年第四季度起,Meta 将分为两个部分进行财报披露:一个是包括 Facebook、Instagram、WhatsApp 等的应用程序系列,另一个则是包括 AR/VR 软硬件及内容在内的 Facebook Reality Labs。

有分析人士指出,元宇宙的基本模块需要耗费大量时间构建。对于这项短期内看不到回报的投资,扎克伯格表示,Facebook 的目标是触达 10 亿人的元宇宙用户群体、并建立数千亿美元的数字商务市场。他希望在这个十年结束前实现这一目标,为实现这一长期愿景,Facebook 将在未来几年继续增加投资。

此前,Facebook 公开宣称,计划于未来 5 年内在欧盟各国雇佣 10000 名高技能的工程师,以推动建立其 “元宇宙”。为全面转型元宇宙,Facebook 在三季报中宣布,明年将会额外增加 100-150 亿美元的资本支出,用于 AI 以及机器学习能力的建设;而在网络基础设施、数据中心等方面的支出,明年可能会暴增近 80%。考虑到人力及基础设施方面的投入,该公司明年总支出或许将增加 270 亿美元,达到 970 亿美元。

基础设施已就绪

扎克伯格说,投资元宇宙最终的回报或许会对公司未来的发展产生深远影响,包括提升 Facebook 作为 “网络市集” 的角色。而经济系统的建立是元宇宙发展中独立于技术之外的一大核心问题,若要把元宇宙打造成网络市集,虚拟货币还需进一步演进,这恰好与 Facebook 几年前在加密货币领域的布局不谋而合。

2019 年 6 月,Facebook 发布了 Libra 白皮书,宣布进入加密货币领域。白皮书中的 Libra 宣称要 “建立一套简单的、无国界的货币和为数十亿人服务的金融基础设施”。Libra 锚定了美元、英镑、欧元和日元等多国法币组成的 “一篮子货币”,这在区块链世界被定义为 “稳定币”。

不过很快,Libra 就被监管机构和央行以可能会影响金融稳定、侵蚀对货币政策的控制、威胁隐私等理由拒之门外。面对全球多个国家的央行、财政部长、立法人员的提出质疑,超主权数字货币 Libra 最终在 2020 年 12 月更名为 Diem,目标是推出只锚定美元的数字货币,并设计了数字钱包 Novi 来持有 Diem 币。

彼时站在国会听证席下接受提问的扎克伯格或许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曾创造的 “全球货币” 有一天会成为维持元宇宙经济系统运行的货币。

随着 Facebook 更名为 Meta,其支付和金融服务部门 F2(Facebook Financial)也将整合到 Novi 品牌下。未来,Facebook 将在 Novi 品牌下统一集团旗下所有现有和未来的支付与金融服务。F2 负责人 David Marcus 发推称,“Novi 将发挥作用,使人们和企业能够以更多更便宜的方式转移资金,并在元宇宙中为创作者和消费者进行创新。”

不过,在数字钱包 Novi 最新的试点中,并没有支持加密货币 Diem 的交易,这一稳定币项目的推出也一直受到美国监管阻挠。

金融跨境所隐含的风险必然令监管闻之色变,如果进军加密货币之路注定走不通,那么化身 Meta 元宇宙经济系统的基础设施,也不失为 Diem 和 Novi 的完美归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