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的几个月里,元宇宙这一话题在全球范围内引发了广泛的讨论,从资本圈到科技圈、学术圈,各界人士都对元宇宙的表现表现出热切关注。
12 月 3 日,BEYOND EXPO 元宇宙论坛现场,来自政府、高校研究机构、相关企业管理层与产品、技术部门以及投资机构的多位嘉宾围绕元宇宙产业的落地、基础设施、应用场景、投融资以及生态建设等话题进行了精彩的分享。

元宇宙 C端市场曙光乍现

论坛开场,成都高新区管委会副主任陈洪涛做了主题为《Metaverse, Chengdu is Ready》的主题演讲,他谈到依托于成都本地富集的特色产业,元宇宙已经在这座历史悠久的城市扎根。成都不只是文化之都、创意之都,更是科技领域的一枝独秀。211 工程大学、985 大学以及全国众多最有名的艺术家设计师们,都云聚成都。《王者荣耀》、《哪吒之魔童降世》等具有全球影响力的 IP 都诞生于成都。

“有了这样的土壤,元宇宙的底层和体验才能更加的扎实和清晰。” 据陈洪涛介绍,成都已经开始准备各种商业类的初期的元宇宙体验,包括 XR 直播音乐节、线上沉浸式的展览、虚拟论坛、虚拟直播、云演绎,年底的云上电竞总决赛,以及明年就要推出的元宇宙消费场景的体验等。

随后,Unity China CEO 张俊波分享了 Unity 在创建元宇宙过程中的一些经验。作为一家游戏引擎公司,Unity 从事 3D 交互内容的创作平台的开发。近几年,随着 3D 技术向其他行业的发展,Unity 已经被大量的非游戏行业用来制作 3D 交互内容。

“在元宇宙总形态下,Unity 绝对是最底层最基本的开发工具。” 元宇宙中存在大量 3D 实时交互的内容,需要很多人来共同创作。PC 主机、各种手机以及 VR 设备等跨平台的设备都对实时 3D 平台有着充分的需求,Unity 帮助开发者将其制作的内容发布到各个平台上,同时还提供一个内容运营平台,帮助开发者提高运营效率。除了游戏,Unity 已经被广泛应用于工业、医疗、教育、消费和文娱等各个领域。

数据显示,去年,用 unity 制作的应用单月下载已达 50 亿次;全求有 27 亿个设备消费了基于 unity 开发创作的内容;全球开发者平均每天用 unity 发布了 15000 个应用。目前,已经有 20 多个支持 unity 内容的平台,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增加。

Soul App 于 2016 年底上线,是基于兴趣图谱建立关系,并以游戏化玩法进行产品设计的 Z 世代的社交平台。Soul App 致力于打造年轻人的社交元宇宙,也切中了 Z 世代寻求认同的心理特征,希望用户在消除孤独的同时收获更多的共鸣和更多有质量的反馈。Soul App 全球产品负责人 Rita Yu 表示,未来,Soul 希望通过虚拟形象立体化、智能沟通情感化、游戏化社交体验以及去中心化共建,搭建一个和而不同的元宇宙。作为共建 Soul 星球的一员,Soul 会怀抱初心梦想坚定地走下去,帮助用户在多种社交场景下提供更多优质且有意义的连接,让更多年轻人在这里找到归属,共建一个真实、温暖、多元、有趣的平台。同时也期待有更多的伙伴加入到科技创新的探索中来,一起努力、携手并肩,从现在,到未来,创造更多的社交可能性。

作为 VR(虚拟现实)、AR(增强现实)、MR(混合现实)的统称,近年来,XR 技术在 5G、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技术支撑下,正一步步打破虚拟与现实环境的界限。

3 glasses 的总经理兼 COO 刘东奇以公司自身的实践为案例,表达了企业在元宇宙这个奇点大爆炸之后的一些思考。3 glasses 是一家自研 VR 硬件的公司,自 2014 年至今已经生产了三个系列 10 款硬件产品,且具备平台运营的能力。从 PC 端的 VR 秀到移动端的极光秀,3 glasses 在软硬件方面都有实际开发经验。

刘东奇发现,2020 年以来,5G、XR 所落地的场景都偏向 B 端应用,而 C 端的曙光还未显现。但疫情的到来促使了很多人加深了对 VR 的理解,很多相关场景也随着改变。

“从 PC 互联网过渡到移动互联网再从移动互联网过渡到所谓的 XR 互联网,当中的桥梁在哪里?是不是过去跑得太快了?让一些完全没有多维可操作经验的 C 端用户马上带上 VR 眼镜去经历所谓的沉浸式体验,是否真的可行?” 这是刘东奇在思考的问题,最终他发现:全景短视频是从移动互联网到 XR 互联网的一道重要的桥梁,它能使用户对元宇宙有基本的认知,起到市场教育的作用;当传统的流媒体已无法满足现有市场的需求,具备多维可操作、可交互能力的富媒体就是 VR 的用武之地。

资本寒潮不是元宇宙的死亡之谷

关于元宇宙的概念众说纷纭,在连线演讲中,HTC 中国区总裁汪丛青用几条定律阐述了他心中的元宇宙:1. 有且只有一个元宇宙;2. 没有人或公司能 “拥有” 元宇宙;3. 元宇宙为所有人开放;4. 元宇宙依赖于设备;5. 所有用户都可以通过服务商影响元宇宙。

谈及对元宇宙这一概念的看法,CMC 资本合伙人徐晨认为它更多是一种更深的更沉浸式的信息交互体验,3D 可能是中间的一部分,它会把信息以一个更加多维度的方法来呈现给用户。

对于元宇宙的探索方式目前主要有两种:一是一种沿着互联网的思路继续往前推,二是顺着物理世界的逻辑倒推,那么最后的结合点会在哪里?大家都还在思考和摸索当中,也许它会以一种完全崭新的形态展现在我们面前,并突破所谓的 AR/VR 等现有技术手段进入一个新的维度,“就像最近被热议的脑机技术,有了脑机后可能 AR/VR 就成为了上一代技术”。

徐晨指出元宇宙最吸引人之处在于其创造了一个不一样的基础设施,其上能讲出很多不同的新鲜的商业模式、诞生新的物种。

不同的投资机构对于元宇宙的各个细分领域有不一样的布局和思路。洪泰基金合伙人陈文思分享了她所看好的四大元宇宙细分赛道。

“从底层的基础设施建设来讲,哪个国家的网最快那个国家就能先进入元宇宙,因此 WiFi6 和 5G 是必须投资的。” 数据显示,中国已经建成 438 万个 5G 基站。在底层技术架构方面,区块链、NFT、AI、云计算、边缘计算、隐私计算等也是值得投资的类别。

硬件方面,诸如说芯片、VR 眼镜等交互式模拟装置也存在很大的投资机会。陈文思预测,2025 年 VR 设备出货量将达到每年 8000 万台,市场规模应该是超过 5000 亿美元。

在具有商业模式的应用场景中,沉浸式、交互式的教育培训、医疗、在线问诊、购物体验,旅游娱乐都具备很大的投资价值和增长空间。

配套产业方面,内容制作型公司及管理咨询公司可以帮助一些现有企业进入到元宇宙当中,并有机会改变很多行业。

分论坛现场,创享投资创始合伙人贾珂讲述了自己在元宇宙方面的投资案例。至今,创享投资累计投资了 4 家 VR 相关的公司,包括 2 家内容提供商、1 家发行公司和 1 家线下连锁的内容运营公司。目前发展得最好的是最后这家线下公司,该公司刚刚完成最新一轮融资的交割,预计明年将在中国落地 100~200 家线下体验店。

“虽然现在势头正劲,但在 2017 年我们刚投资了这家公司之后,VR 产业立刻进入寒冬期,以至于它在 2018~2019 年上半年生存状况十分艰难。” 回想起来,贾珂认为这家公司也并无特别的过人之处,就是 “省钱、能熬”——在经历了创始人自己贴钱,机构拼命帮忙找钱的困难期,贾珂所投资的 4 家公司中有 3 家还是等来了元宇宙这个春天。

行业中其实存在类似的跌入死亡之谷又爬起来的特殊规律,而这家被投企业在低谷期自行培育了很多小型的内容生态,和一群内容提供商一起组建了 CP 一套自己的开发工具。“真正的沉浸式体验需要全部重新去定义和摸索到底能在 VR 眼镜里看到什么,这是一个需要摸索的过程。” 据贾珂描述,这家被投企业的创始人对整个元宇宙的理解十分透彻,同时也是个非常坚定相信元宇宙的人。

“未来一年可能会是一段非常开放的时间,相对应的资本市场会忽冷忽热,核心是元宇宙还没有足够的业绩支撑,想象中的世界要落地一定会是一个很长的过程。贾珂也建议在场的创投界人士可以在这段时间做一些成熟的思考和尝试。

做元宇宙的经济基础?NFT可能难当大用

众所周知元宇宙包含了沉浸感、低延迟、多元化等诸多要素,其最终形态依然在探索当中。当天的《元宇宙生态》论坛邀请了元宇宙不同生态位上的几位嘉宾进行分享。

据上海交通大学人工智能研究院执行院长杨小康介绍,上海交大正在进行的人工智能驱动内容创作以及数字人等元宇宙方面的相关研究目前正走在国际的前列;作为全球视觉运算行业的领军者,英伟达于今年 4 月推出了 2B 实时仿真协作平台 Omniverse。Nvidia 中国区高级技术市场经理施成秋表示,英伟达提供包括图形视觉、渲染、技术、模拟、物理加速等各方面的算力,英伟达的 GPU 和 Software stack 也提供 AI 所有的底层构件。而 Omniverse 集成了所有与元宇宙和视觉运算相关的元素,英伟达希望在行业对元宇宙充分理解的基础上,共同构建一个提供全方位一站式元宇宙解决方案的平台。来自加拿大的 Eyexpo 在进入中国市场后建立了针对数字孪生内容生态体系,并获取了相应的专利,包括 VR、3D 内容的线上编辑,以及针对不同行业的解决方案,旗下子公司也有望在明年推出元宇宙社交解决方案。

身份与经济系统是构成元宇宙生态链的两个重要节点,在基础设施逐渐完善的基础上,各大内容平台会发展出一系列相互独立的虚拟平台,也即各个子宇宙。未来各个子宇宙连接成一个整体后,单一主体通行在不同子宇宙中的 ID 如何完成统一?元宇宙的经济系统又如何建立,在元宇宙之前大热的 NFT 能否作为元宇宙经济系统的基础发挥作用?

潘攀回应称,这可以通过三个方面来解决,一是通过政府和行业去完善元宇宙相关的法律和制度,二是指定企业之间的元宇宙的协议的,三是通过 API 接口完成,那么第三层面从点上面也是目前我们完全可以做到的,像互联网的一些平台,我们现在都会有 API 的接口去完成,这在技术上已经可以实现。

杨小康对于 NFT 在元宇宙经济基础方面的职能持保留意见,他认为 NFT 的成本过高且效率低下,也存在法律方面的争议。“所以我认为 NFT 可能进入一个小宇宙,比如数字藏品、文化资产等圈层。但若要对元宇宙中的经济行为进行认证,性价比则较低。” 杨小康倾向于将元宇宙的经济系统建立在现实世界的经济系统基础上。

随着元宇宙深度发展,人们将消费、教育、会议、工作等更多产业和行为转移至虚拟世界,对于这一趋势,各界人士持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有人认为这是种进步,也有人认为这代表着人类的没落。在经常被用来描绘元宇宙形态的电影《头号玩家》中,为防止过度虚拟化的趋势,主角选择对虚拟世界《绿洲》进行每周两天的强制关服。我们是否应当警惕和防止元宇宙堕入所谓 “高科技低生活” 的赛博朋克世界?

杨小康表示认可技术的中立性,不必过于担心元宇宙会发展至过度虚拟化的境地。“根据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人的需求大致分为生理和精神两个层面。人类的文明的发展必然是从实到虚、层层递进的。元宇宙必然要满足社交、共情等方面的需求。” 施成秋也认为在元宇宙生态建设完成之前不必有过多的担忧,应先让其自由生长,在对其发展过程中形成的同时制定相应的措施来补齐潜在的短板和漏洞。

潘攀进一步表示,元宇宙在某种程度上其实是对精神和物质的双向提升,“Eyexpo 子公司的一份 500 人的调研报告显示,有超过 90% 的 Z 世代表达了在虚拟线上的交互之后进行线下互动社交的需求。” 虚拟世界是人们精神层面的留存,只要物理需求依然存在,就不会堕入虚拟化的陷阱,至于所谓 “低生活” 则可以理解为元宇宙时代更加便捷的低成本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