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聚焦前沿科技,展现科技在现今和未来社会各行业的影响力,12 月 2 日至 4 日,BEYOND 国际科技创新博览会于澳门威尼斯人金光会展中心正式举行,以助力澳门成为全球科技创新产业的新焦点。

作为科技创新的重要推动力,金融资本也是科技创新生态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3 日,动点科技着眼于全球投融资领域发展,携手中国太平联合打造了国际投融资峰会,通过由六场线下圆桌会议以及两场远程线上演讲构成的全方位投融资国际交流平台进一步促进了创新创业者与全球顶尖投资人和各个行业跨界顶流大咖充分交流,继而推动科技创新和资本充分融合,实现创新应用的落地与繁荣。

疫情是当下的一大主题。随着全球社会逐渐迈入后疫情时代,社会各界力量也需要重新审视其策略是否能够在今后继续适用。而这对瞬息万变的创新创业领域来说尤为重要。针对上述挑战,3 日上午,新风天域创始人兼 CEO 吴启楠,深创投集团副总裁张键,高瓴董事总经理吕东在中国日报香港分社财经新闻副主编柴华的主持下围绕《后疫情时代:改变与应变》这一话题展开了深刻探讨。

以自身所在行业为例,吴启楠称,疫情既带来了挑战,但同时也为其中的高端医疗、健康管理以及医疗数据化转型等方面带来了新的机遇。尤其是在数据化转型方面,“疫情并不只是简单带来了线上诊疗或者卖药模式,而是在数据化的前提下推动了整个医疗生态圈的数据化转型。”

而对于如何定义后疫情时代,张键认为,尽管社会各界正在陆续恢复自身的正常生产及生活活动,但此时的 “后疫情时代” 并不意味着疫情已经消逝。相反,它所代表的是一种趋于常态化的伴随状态,并且也在不断推动人们更加拥抱科技手段、更加关注以气候变化和生物多样性为代表的全球性问题,以及不断引导重塑人们的生活、消费、工作等行为模式向一个新的阶段转变。

吕东随后也补充道,在他看来,疫后重建与疫后恢复是当下全社会所要面临的一大主要任务。但不可忽视的是,疫情的冲击是确实存在的,并且对中小规模的创新性制造企业以及相关高端制造行业起到的影响尤为激烈。在这样的背景情况下,股权融资也就可以成为这些企业的良好助力——它不仅能够通过长期的投资陪伴提供完善的投后服务体系支撑,同时也能在很大程度上推动企业自身的原创性创新——“让企业从巨人的肩膀下来,然后把自己变成一个巨人。”

基于这些趋势,回到后疫情时代本身,可以看到社会各界也正在不断适应和驾驭这一全球性突发挑战。然而,如上所述,此时,企业也就更加需要调整自身策略来直面这些出现在新境况下的全新挑战。

吴启楠表示,作为疫情所带来的不确定性的一种体现,从内部角度来说,由于在合规等方面的要求提升,医疗企业对于成本资源的管理难度要比之前高上许多。但此时,尽管 “如发热或者儿科等科别的发展会比较困难,来自康复、心理健康等方面的增长却又多了起来。所以我们要对自身快速调整。” 不过,在这个过程中,企业也更加需要集中力量,坚持专精特新的理念——“就像我们现在在内部所提倡的,宁愿做少一点,也要做得更深。”

面对后疫情时代所带来的诸多影响,吕东则指出,“怎么去守住本心,或者说如何去衡量投资的真正价值和逻辑成为了一个需要我们去深思的问题···作为投资人来讲,我们需要坚守本心,作为创业人员来说同样需要如此。如果你对于自己的未来方向是认可的,而且通过你的相应研究证实了自己往前走的价值是存在的,就一定要坚持下去。”

“当然,光谈理念去强调守住本心显然还不够。具体而言,我认为一方面企业要打造自己的内功。企业的发展一定要有一个优秀团队的支撑,这个团队不仅会是来自自身的内部,有时也会需要借助外部力量来寻求构建。因此,创始人要有一种善于分享和善于开放的心态。其次,企业也需要有抱团取暖的观念,要有更开放的心态来达成一些合作,换取更长的生存时间···大家都去控制一定的成本,让项目能够继续发展,并在最终得到一个不错的成果。”

张键对以上观点表示了赞同。而他也指出,就医疗行业而言,除了身心健康领域的机遇,目前,与国际市场相比,中国在创新药方面还有很大的增长潜力,随着医保对这一类别越来越大的结合,市场需求也在随之不断提升。因此,企业要拥有具备国际化视野的团队、着眼于对重磅产品的研发。

同时,他也强调称,在这个过程中,一方面,如何拥抱数字化却也在成为企业亟待解决的问题,“如果企业没有尽快加入这样数字化趋势或去部署数字化解决方案,它迟早是会被被淘汰的。” 另一方面,疫情后,国际市场上也呈现出了更多的货币宽松政策,这使得一级市场中的估值泡沫现象也随之加剧。所以,“未来大家如何去以更理性更专业的角度做出判断也会成为一大挑战。”

而对于投资机构本身来说,疫情后,以生命科学为代表的底层科技前沿技术越来越受到广泛关注。但这些企业在早期时的风险却也是一种不可忽视的存在。从这一点出发,“怎么样能够投得更早、投得更小、投得更长,投得更科技···正在成为机构所要去面临的一系列新问题——即机构如何能够更专业性,怎样去看到核心的问题,怎么才能具备做出决策的勇气。”

最后,回到创新本身而言,他认为,如何实现创新的制度和方法会是其根本所在。“很多时候,我们去问创始人,你的产品如何研发如何创新。很多人会说是要去招来更好的人。但是这不够。创新是需要一些制度性的设计,要来如何定义别人走过的坑、要做到怎样的标准、到什么时候不可行···所以,我认为创新需要一系列的制度来保障,创新是有方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