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淑英

编辑:Steven Lee

转眼间,2021 这个数字正式成为历史。

在适应了两年的疫情常态化后,各行各业的业绩终于有序反弹。以电影行业为例,国家电影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21 年中国电影总票房为 472.58 亿元,同比增长超 131.46%,稳居世界第一。

不过受疫情影响相对较小的互联网行业在 2021 年却没有重现往日的辉煌。相反,裁员、股票大跌、巨额罚款等负面事件,成为过去一年中国互联网行业屡见不鲜的 “主旋律”。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本文我们就与大家一起盘点下整个 2021 年曾经脍炙人口的经典语录。

Facebook 扎克伯格:“我不认为这是广泛地参与互联网,而是更加自然地参与互联网”

美东时间 2021 年 10 月 28 日,Facebook Connect 的年度大会上,Facebook 创始人扎克伯格就宣布公司将更名为”Meta”,并表示 5 年内 Facebook 要转型为一家元宇宙公司。

从 2019 年 6 月 18 日,Facebook 公布加密货币项目 Libra 白皮书,登上《华尔街日报》、彭博社、《纽约时报》等 20 家全球顶级媒体的头条,到 2014 年,Facebook 就斥资 20 亿美元收购了 VR 科技公司 Oculus,种种迹象都被看作是 Facebook 进军虚拟世界的关键。

深陷各种丑闻、公共安全问题的扎克伯格终于下定决心,不再将 Facebook 作为核心,把所有资源全部向元宇宙倾斜。Facebook 坚定地希望甩掉问世以来就牢牢被贴在身上的标签——社交媒体,要跳出发家领域社交媒体的 “舒适圈”,着力开拓元宇宙(metaverse)。

“医药长子” 华北制进军奶茶赛道

12 月 12 日,华北制药旗下 “甄饮子” 正式开启招商预热,摩拳擦掌要进入火热的奶茶赛道。

作为老牌药企,华北制药前身华北制药厂是中国 “一五” 计划期间的重点建设工程。20 世纪 50 年代,华北制药厂选育成功了我国第一株菌种,终止抗生素借由进口菌种生产的历史,让价比金贵的青霉素 “平民化”,结束了我国青霉素、链霉素依赖进口的历史,它也因此被誉为新中国制药工业的摇篮,甚至被亲切地称为 “医药长子”。

然而,一甲子后,华北制药先后遭遇了业绩下滑、集采失信、信披危机。就连现在进军奶茶赛道,创建奶茶品牌 “甄饮子”,也要宣称其产品是 “科技水+五行秘方” 加持。

“医药大佬” 卖奶茶,究竟是不务正业,还是 “另有图谋”?

早在 2021 年 8 月 14 日,首家 “甄饮子” 门店在石家庄长安万达开门试营业,为了和普通奶茶打出差异化,华北制药将其定义为 “国潮新饮品”,试营业期间,到店顾客可进行智能健康体检,机器人体检可测身体 10 大系统、70 项指标。

药企拓展业务无可厚非,但其进入其他领域的胜算究竟几何?

公开资料显示,2020 年,国内即饮茶市场规模达到 1200 亿元,茶饮内部各细分品类包括原叶茶、果茶、气泡茶及咖啡,市场竞争激烈,而且 “养生”“健康” 的噱头,甄饮子不是独一份。2020 年,同仁堂推出满气茶,和甄饮子一样主打养生健康,但是自 2020 年 9 月起,“满气茶” 官方公众号却停止更新。如此形势下,对于消费者喜好的拿捏,甄饮子是否有足够的信心,这也是市场的疑问。

雷军:“最后一次重大创业”

2021 年 3 月,热度维持了七年之久的小米造车传闻终于迎来答案。雷军为小米汽车项目亲自站台,并将其视为 “人生中最后一次重大创业项目”,初期投资 100 亿人民币,未来 10 年预计投资 100 亿美元。更让人意外的是,雷军选择了看似难度更大的全资 “自研自造” 的路径,自行搭建汽车研发团队以及分两期建设年产量 30 万辆的整车工厂。

同时,小米还投资布局了 62 家智能汽车相关企业。对于未来,雷军 “一心二用” 想要同时实现两个 “小目标”:在 2024 年,小米手机销量全球第一的同时,小米汽车也实现量产。

罗永浩:“真还传”

1 月 20 日凌晨,罗永浩在微博上转发网友 “手机圈在老罗离开后真的几乎一点进步都没有。设计感拉垮,体验感没有 high 点,只是堆积硬件” 的观点,称自己年后就回归科技界,只是手机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下一代平台见,并特别表示下一代平台不是扎克伯格所说的元宇宙。

“剽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2021 年的罗永浩用行动诠释了这句话。曾经的老罗是 “行业冥灯”,但在直播电商行业,他却成了 2021 年笑到最后的人。先是将交个朋友从北京搬到杭州,然后是直播间进入 7×24 小时不断电直播,“罗永浩” 主账号之外,又孵化出多个垂直带货账号……

老罗什么时候开始再创业?“还完债的当天……不,第二天”。2020 年一整年,罗永浩都在为即将还完债务做预告。随后,罗永浩被执行人信息清零。虽然并不代表债已还完,但他已然锁定了下个创业目标。12 月,罗永浩在微博上表示将再一次高科技创业。彼时,罗永浩在与网友互动时透露,重返科技行业后将会从事 VR(虚拟现实)、AR(增强现实)、MR(混合现实)类领域。

没人知道老罗的下次创业能不能成功,但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李子柒:“资本真的是好手段”

在视频平台,顶流网红李子柒(本名:李佳佳)的视频更新停留在 7 月 14 日,在评论区,每隔数分钟就有用户留言 “想你了,姐姐”。

引爆舆论关注的导火线,是 8 月 29 日李子柒账号在社交媒体 “资本真的是好手段” 的回复。

据媒体公开报道显示,李子柒与微念的合作源自 2016 年,双方约定由李佳佳负责创作内容,微念负责运营推广、资金投入。微念在一年多前提出了给李佳佳的股权增发方案,但李佳佳方面未接受提议方案,原因是认为没有必要。

复盘李子柒 IP 矛盾的来龙去脉,这是一场内容创作者与合作机构的纠纷,核心矛盾是在 IP 快速增长下,双方各自诉求无法很好地匹配并适应现实变化。

如果抛开纠纷,李子柒 IP 中的合作双方就商业与内容来讲,都是值得学习的。

对于创作者李佳佳来说,她通过展现中国传统的手工农业生产方式,在短视频时代成功将李子柒 IP 的影响力发挥至新的高度。到 2020 年,李子柒账号在 Youtube 粉丝数突破千万级别,为传统文化的出海提供了全新注脚。《人民日报》对李子柒 IP 给予了极高评价:“我们需要更多的李子柒,从不同角度、不同侧面,向全世界展示一个既富有独特的传统文化内涵,又不断向现代化前行的丰富、多样、精彩的中国。”

对于微念来说,通过保护和孵化开发李子柒 IP,微念实现了自身的发展以及对传统地方美食的赋能。

俞敏洪:“教培时代结束”

11 月 4 日,俞敏洪在朋友圈转发了一篇文章,并附文:“教培时代结束,新东方把崭新的课桌椅,捐给了乡村学校,已经捐献近八万套。” 随着 “双减” 政策落地,新东方股价应声下跌九成,市值缩水 2000 亿,俞敏洪身家锐减 200 亿。

此前,新东方已宣布将逐步关停中小学科业务,且计划裁员超过 4 万人。11 月 7 日,俞敏洪在直播时透露,新东方计划成立一个大型农业平台,自己将会和几百位老师通过直播带货,帮助农产品销售,支持乡村振兴事业。

俞敏洪一定想不到,若干年后,他将在直播带货这个领域,和曾经的新东方老员工罗永浩狭路相逢。只是一个是为了还债,一个是为了转型。轰轰烈烈的 “双减” 从年初预告到年中落地,包括新东方在内的教培企业纷纷踏上转型之路。

在剥离了 K9 业务后,新东方选择创立农产品直播带货平台 “东方甄选”,并于去年底首秀亮相。俞敏洪说,“直播也是不容易的。我知道薇娅、李佳琦一直播就是十几个小时甚至二十个小时,没日没夜地努力,没有一项行业是好做的。” 12 月 28 日晚,俞敏洪直播间当天销售额为 468.9 万元,远不及罗永浩首秀的 1.1 亿元销售额。有网友表示,也许比起他想对标的李佳琦、薇娅,俞敏洪更应该向老下属罗永浩学习。

许家印的 “第一辆车” 终于来了!

1 月 12 日,恒大官宣,恒大汽车恒驰 5 首车已提前下线!消息出来后,当日恒大汽车收涨 3.33%,最新市值为 437 亿港元。比原计划提前 12 天。这是恒大汽车推出的第一款车型,首车下线意味着恒驰进入量产倒计时阶段。

自从恒大 2018 年开始涉及新能源造车产业,每次出手都是大手笔。

一开始,恒大与贾跃亭联手造车,失败后,恒大汽车与 “法拉第未来” 划清界限,许家印则遵循着 “买买买、合合合、圈圈圈、大大大、好好好” 的 “土豪式” 的造车策略,完成了技术、资质、电池、销售、人才等汽车上下游产业链布局,获得了整车制造、底盘架构、动力总成、轮毂电机、动力电池等领域的核心技术。

彼时,许家印在 2019 年 11 月举行的恒大新能源汽车全球战略合作伙伴峰会上表示,恒大目标用 3 到 5 年时间,将恒大新能源汽车打造为全球规模最大、实力最强的新能源汽车集团。

2021 年以来,恒大造车持续提速,先后完成恒驰 1、3、5、6、7 试制车下线,并顺利完成冬季测试、夏季测试、高原测试。

就此,去年 10 月,许家印表示:未来 10 年房地产不再是恒大主业,还将全面实施现楼销售。针对产业调整和转型,许家印表示房地产的销售规模要从去年的 7000 多亿,10 年内要压降到每年 2000 亿左右,并在 10 年里完成由房地产向新能源汽车的产业转型。这意味着,未来恒大将形成新能源汽车为主、房地产为辅的产业格局。

李想:感谢鞭策,继续努力

2021 年 12 月 22 日,李想在社交平台账号中发了张图, 2019 年 12 月,在中大型 SUV 的 “竞技场” 里,国产新势力理想 ONE 被德系大众销量碾压,比人家销量的十分之一还少,2021 年 11 月,理想 ONE 的销量比大众旗下途昂、途锐和纯电 ID.6X 等中大型 SUV 加起来的销量还要高,甚至高出一个 2019 年的 “理想”,不少大 V 纷纷发来贺电,甚至表示,“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早在 2020 年,李想发布了一条朋友圈:“是不是应该找几个头部的媒体,让理想 ONE 和大众旗下同尺寸的 PHEV 来做三个月的能耗对比?百分之八十的里程是市区上下班,外加每天一次随机的外出办公。百分之二十的里程周末和节假日外出旅游。在北京市区上下班的距离,就选择大众中国 CEO 上下班的距离即可。我查了一下,比较合适的重量和尺寸是奥迪 Q7 的 PHEV。相关的同事,去找头部媒体做吧,咱们用数据说话。

理想与大众就增程式混动车的看法纷争由来已久,对于大众集团来讲,目前他们在新能源领域主推的还是较为传统的 PHEV,即插电混动车型,而对于传统的 HEV(混合动力)或者 REEV(增程式混合动力)他们都是没有涉足的。

从定义上来看,理想 ONE 的确是一台增程式混动车型,但是它却又有传统 REEV 车型所不具备的特点——可充电的大容量电池。增程式混动在海外市场一般是指像日产的 e-Power 这类,只能加油不能充电,但是发动机只负责发电不参与驱动的车型, 而像理想 ONE 这种为了迎合国内牌照政策而衍生出来的带可充电大电池+超长纯电巡航的增程式混动在全球范围内都是十分罕见的。

马斯克:元宇宙更像是一个流行的营销术语而已

有人对元宇宙抱有憧憬,也有人抱有怀疑,互联网大佬埃隆·马斯克曾在采访中表示,元宇宙现在听起来像个营销术语。

谈到对元宇宙的看法,马斯克认为 “元宇宙”,或者说 Web3,基本上还只是一个 “流行营销术语”。该推文是其对一段视频的回复,该视频的创作者将互联网的早期时代与元宇宙时代进行了比较,马斯克表示:“我并不是说 Web3 是真实存在的。在目前看来,Web3 更像是一个营销流行词,而并未成为现实情况。但可以想象 10 年、20 年或 30 年后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

这不是马斯克第一次 “阴阳怪气”, 11 月 2 日,马斯克在推特及微博上发文:“Humankind,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一时间,引来全网围观,有 1000 多人对这位世界首富进行了打赏。

董明珠:“位置很重要,但人不一定很重要”

别的企业不愿涉足的领域,她坚持让格力电器死磕;别的企业家避之唯恐不及的话题,她会主动谈及;别的企业家乐于建圈子,她却不惮于到处拆台子。董明珠算是中国企业家里,最具争议又特立独行的一位。

近期,董明珠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格力的平台对所有人都是公平的,谁在这上面能够承接(责任),就能干出来。要肯迎难而上、要会解决问题、要有战略思想,实际上我是最放权的一个人——绝对放权,绝对信任。即便是一个最后被换下来的人,在那之前也是有绝对信任的,放弃是因为没有通过考验,承担不了责任”。

外界说(那些人是)我的 “左右手”,如果真的是,我会让他走吗?位置很重要,但人不一定很重要。我给了平台,但行不行不是我说了算,是你自己说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