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期间,为了满足远程学习的需求,笔记本电脑和平板电脑的使用量增多,这是有利于个人电脑行业发展的因素之一。据 Canalys 数据显示,从 2020 年第二季度到 2021 年第四季度,学校等全球教育客户设备采购量达到 6000 多万台。此外,数百万台消费领域的出货,也多是为了满足孩子在疫情期间的居家学习需求。值得注意的是,80% 以上的官方教育设备均销往北美、西欧和日本,这些国家和地区陆续拨款并出台了大量的采购计划,以提升电脑在学生群体中的渗透率。

一些亚太地区的发展中国家,由于供应商和渠道的优先级较低,缺乏公共部门投资,IT 基础设施和数字化水平都比较落后,因此向数字教育的转型要困难得多。尽管如此,许多亚太地区依然对数字教育转型抱有强烈愿望。由于大多数地区已经走过了疫情最严重的阶段,目前很多地区都在制定计划和预算,让更多的学生可以进行数字化学习,这也包括大量的设备部署。

对于硬件、操作系统厂商和渠道来说,这是维持个人电脑增长的重要机会。Canalys 预计,继疫情期间教育设备的大量采购之后,发达市场的出货量将有所放缓,而发展中的市场仍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所以厂商和渠道可以根据其市场准入要求进行相应的调整,以确保个人电脑行业能够充分利用这一机会,为未来实现增长打下基础。而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的发展,可以为厂商带来一些启示。

印度将价格亲民和网络连接放在首要位置

印度教育市场在部署个人电脑方面颇为成功,这与其能够提供廉价可靠网络连接的能力息息相关。根据世界银行 2020 年的数据,尽管过去 10 年里互联网普及率大幅提高,但印度只有 43% 的人口实现了联网,固定宽带订阅用户甚至都不到总人口的 2%。因此,当向不同社会阶层的广大学生群体提供设备时,为设备配备网络连接(3G/LTE)是一项基本要求。

因此,除了价格实惠且用户体验与智能手机相似外,平板电脑也是印度启动数字教育战略的一个关键要素。Canalys 的数据显示,2021 年,印度教育市场的平板电脑出货量增长 301%,预计 2022 年将进一步增长 118%。最近,贾坎德和哈里亚纳等州面向学生推出的平板电脑就包括一张 2 GB 的 SIM 卡。厂商和合作伙伴只有提供能保证网络连接通畅的平板电脑解决方案,才能够在印度政府招标中站稳脚跟。如果其提供的产品包括具备 3G/LTE 网络连接的 Chromebook 笔记本电脑,或价格实惠的 Windows 笔记本电脑,随着印度教育市场计算需求上升和预算增加,他们将能够从未来的交易中获益。

印度尼西亚寻求本土厂商支持、加大教育市场投入

印度尼西亚政府正在推行数字教育战略,这也有助于其实现另一个公共目标:打造更强大的国内 IT 制造基础。该国教育、文化、研究和技术部正在与谷歌和六个本土公司(Advan、Axioo、Evercross、SPC、Zyrex 和 TSM)合作生产 ChromeBook 笔记本电脑,旨在于未来五年内增加学生的设备保有量。此举与印尼政府的宏观政策观点一致,即自新冠疫情的爆发以来加速数字化普及,为加强其本地产品含有量计划(Domestic Content Level program)提供了机会。迄今为止,该国已针对教育 IT 产品拨款 2 亿多美元,其采购的产品不仅包括 Chromebook 笔记本电脑,还包括无线路由器、投影仪和打印机。基于一些当地厂商发布的预算要求及其制造能力的提升,Canalys 预计 2021 年至 2026 年,Chrome OS 在印度尼西亚的出货量的年复合增长率将达到 23%。

这项举措也释放出一些重要信息,尤其是对于谷歌和微软等与第三方 OEM 合作的操作系统厂商而言。如今全球供应链中断致使各国都致力于打造更强大的本土 IT 制造业,所以在这个时代,与本土个人电脑品牌建立合作关系非常重要。如果操作系统厂商能够通过提供整体解决方案、针对教师和学生开展培训以及帮助完善基础设施和网络连接,并将产品与数字教育的发展联系起来,那么他们就可以确保在尚处于起步阶段的教育市场中站稳脚跟。例如,谷歌正在与越南 Vinschool 学校一同开展 Chromebook 笔记本电脑试点项目,这也是越南首个此类项目。该项目目前处于研究和筹集资金阶段,以增加学生的个人电脑保有量和互联网接入量。随着美国和日本市场增长放缓,谷歌正在为 Chrome OS 寻找新的增长源,而微软则热衷于推销其 Windows 11 SE。这注定是一场为亚太地区新一代学生提供设备和网络连接的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