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2022 年《财富》世界 500 强名单正式发布,中国有 145 家企业上榜。其中,京东、阿里巴巴、腾讯等中国互联网公司的排名均有所上升。阿里巴巴以 1329.35 亿美元营业收入、97 亿美元利润在今年的 500 强榜单中位列第 55 名,是上榜以来名次最高的一年。

中国公司盈利能力与世界 500 强公司平均水平的差距正在拉大,在消费整体收缩、电商市场下行、竞争加剧以及资本周期波动等多重因素影响下,阿里巴巴今年二季度的净利润出现了超五成的下滑。在中概股普遍被列入预摘牌名单、或将集体退市的压力笼罩下,在 260 多家中概股总市值中独占 20% 以上的阿里巴巴将如何应对也受关注。

消费承压下,电商业务竞争力下滑

8 月 4 日,阿里巴巴公布了 2023 财年一季度(2022 年二季度)财报。数据显示,阿里巴巴今年二季度营收 2055.6 亿元,同比下滑 1%。净利润为 202.98 亿元,与上年同期的 428.35 亿元相比下滑 53%。

数据显示,阿里巴巴二季度运营利润同比下降 59 亿元,其背后原因在于毛利率的下滑。2021 年二季度,阿里的毛利率为 39.68%,今年同期为 36.92%。虽然只下降了不到 3%,但已足以对阿里的运营利润造成显著影响。

毛利率下滑表明反映出阿里巴巴主营业务所在的电商行业正面临下行压力,市场处于收缩状态。同时,电商行业内各企业间竞争加剧,以拼多多为代表的社交电商和以抖音等为代表的直播电商在细分领域中的竞争力增强。消费市场萎缩带来的消费降级趋势也使得阿里电商业务的份额受到小众、尾部电商玩家的侵蚀。

在疫情导致的消费疲软和供应链波动的背景下,阿里二季度核心用户的活跃度和 “人均消费额” 等指标并未出现大幅滑坡。

但消费承压也使阿里转换了策略:今年起,阿里已不再将 AAC(年度活跃用户)作为集团的最核心指标,这使得部分在 2021 年营销换规模的产品,在二季度进入成本优化期,例如在 2021 年引流约 1 亿新用户、主打下沉市场的淘特已通过优化用户获取的投入,以及提高活跃消费者的平均消费,在二季度实现亏损收窄。

阿里巴巴 CEO 张勇表示,阿里要增加国内 10 亿消费者(AAC)的钱包份额,更在意 “消费者有多少消费跟我们有关”。

在消费萎缩背景下,平台型企业用以刺激交易量的方式通常只有加大补贴。拼多多与淘宝持续的百亿补贴也反映出特殊时期电商平台间的内卷,这也是其导致毛利率下降的一个重要原因。

职业投资人程宇表示,从捍卫现有业务利润基础的角度出发,阿里选择争夺有更高消费意愿的用户无可厚非。但若将精力都投入到营销获客中终将得不偿失,还是应该将运营重点放在能提升毛利率的业务中。

毛利率保卫战:国际市场和云计算是重点

要捍卫和提升毛利率,除了继续执行阿里的国际化战略,充分挖掘蕴含机遇的海外消费市场,云业务也是一个不能错过的重点。

云计算业务一直是阿里的一块重要支撑。在截至今年 3 月底的阿里巴巴 2022 财年报告中,阿里云实现了 13 年来首次盈利。今年二季度,阿里云业务营收为 176.85 亿元,同比增长 10%,是增长最大的业务之一。目前,阿里的云计算在公有云市场份额约为 40%。

作为未来社会信息化智能化的新兴基础设施,云市场的重要性自不待言。但若从毛利率角度来衡量云服务,能使其创造更高客户价值的不是消费或服务领域。真正能发挥云计算数据与服务核心价值的是工业领域,云计算应当成为工业互联网与智能化的重要基础设施。

2022 年一季度,我国工业互联网产值首次突破万亿,越来越多的企业使用智能巡检、远程设备操控、AI 质检,数字工厂等提高能效,智能制造场景正在切实落地,这对工业互联网平台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当然,云计算与工业领域的结合在业务实操中存在很大困难。这不仅要求云平台本身的兼容性、安全性、稳定性,还要求提供服务的软件生态体系能针对工业领域的具体特征形成强大的解决方案能力,提升工业技术竞争力,使相关企业用户在使用云平台时能获取更多提升企业自身各个生产环节效率的能力。云计算的落地部署高度依靠客户场景需求,工业的软件生态需要庞大的工业软件。但服务于特定行业的软件不仅需要开发能力,还要求足够丰富的行业知识、工艺经验与技术积淀,才能更好地为企业解决问题,提升软件工具的效能。虽然国内企业在此并无明显优势,但对有意提升毛利率的云服务商来说,工业云服务绝对是必争之地。

若按照四象限时间管理法划分,布局工业云服务对于云服务商来说就是重要而不紧急的事,不需要在短期内获取多大的市场份额,但需对工业领域予以足够重视和长期投入。

2018 年,阿里云发布了 supET 工业互联网平台。截至今年 5 月,阿里云 supET 工业互联网平台已服务工业企业近 10 万家,沉淀了数百个工业模型,服务汽车、钢铁、家电、化工、玩具、食品等数十个行业,其中包括国内数十家制造业龙头企业。从长期视角来看,若能继续专注行业稳扎稳打,阿里的工业云服务值得期待。

缩编战投部:投资业务面临双重压力

除毛利率以外,投资收益的减少也是阿里巴巴净利润下滑的一大重要因素。事实上,正是投资业务给阿里巴巴造成了二季度最大的利润损失。

今年二季度,阿里巴巴利息和投资收入同比下降 87 亿元,权益法下被投资方的业绩份额也下降了约 95 亿。

战略投资是国内几乎所有互联网大厂的重点业务之一,可以优化大量账面现金的使用率,并与主营业务之间形成良好的资产生态关系。但战略投资的一个缺点是极易受到资本周期的影响。

今年以来,包括美联储在内,全球央行都处于大幅缩表的趋势中,加速了曾经炙手可热的科技互联网行业泡沫破灭的进程。而作为在技术萌芽期与期望膨胀期之间投入资本的机构之一,阿里也不免受到资本周期下行的波及。这会对阿里来说将造成两方面的负面影响,一是公允价值的下跌:投资资金的成本上升,意味着对资本的收益率要求更高,资产定价下降;二是阿里所投的企业自身盈利情况也会因资本周期收缩而受到影响,市场需求萎缩致使收入与利润下滑。

这当然不是阿里巴巴一家所面临的压力。腾讯在今年的一季报中将投资亏损纳入了其他综合收益之中,才实现了一季度净利润指标为正。这也说明,互联网大厂在过去发展过程中所积累的投资资产,普遍会在资本收缩周期当中承受较大压力,对自身净利润和最终收益产生实质性的负面影响。

7 月中旬,阿里战略投资部被爆大裁员,将投资团队从 110 人缩减至约 70 人。据了解,阿里巴巴战投部于 2013 年从财务投资转型而来,团队曾一度扩张至 150 人。

在监管趋严和疫情冲击的背景下,、阿里等大厂的都收缩了投资业务。往年在股权投资领域较为活跃的阿里巴巴,今年上半年仅出 11 次,涉及总金额 10.64 亿元。

程宇预测,阿里在未来几年中都将不得不面对资本周期收缩的难题,投资业务也将继续给阿里带来利润下行的压力。

小结

对于被 SEC 列入最新一批预摘牌名单,阿里回应将努力保持同时在纽交所与香港联交所两地上市地位。为对冲美股退市风险,阿里已向港交所提出申请,预计在今年底按照香港上市规则完成港交所双重主要上市并纳入港股通。这有利于活跃阿里巴巴股票在港股市场的交易,维持上市地位,但其股票流通性将不可避免受到一定限制。

当下,包括阿里巴巴在内的消费电商普遍面临着宏观经济形势的剧变,以债务扩张刺激消费与投资需求的经济模式无法维持之后,国内经济将依靠企业内在效能的提升来驱动。而在消费红利期的各类企业应当重新思考该如何适应和服以生产和围绕生产的服务为核心的经济发展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