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我们所见,作为出海潮流的另一种体现,以东南亚为代表的一些新兴市场地区正在承载着越来越多的目光。

是的,这些 “新面孔” 并没有呈现出像欧美市场那样的成熟市场环境和与之相称的发达消费水平,但在这些地区中,密集的人口规模、多元的社会环境以及相对年轻化的社会年龄结构等一些特有因素却也在不断推动它们走向一个独特且必然的剧情阶段。

通常意义下,我们会用 “蓝海” 来概括这种走向。然而,对这些地区本身而言,这一过程所呈现出的必然或许会更为重要。为什么这些条件的结合能够导致快速增长的产生?为什么以前没有出现?为什么这种发展潜力会出现在这些地区?这种必然意味着是一种可以被复制的历程么?如果是/不是,又有哪些因素会成为其中的必要条件/影响它的走向?···基于这些疑惑,再次回到我们在文章开头时所表述出的现象——当这些新兴市场正在成熟更多的目光,那么也就不难发现这其中有着足够多的故事正等待我们发掘,而这也正是本次第四期《出海时刻》节目所要去探讨的主题。

7 月 25 日晚,动点出海有幸邀请到中国首家进入东南亚地区的本土创投机构、并且也是首批在北亚、南亚和东盟地区开展业务的风投机构 Gobi Partners 做客《出海时刻》。在 Gobi Partners 创始合伙人曹嘉泰(Thomas G. Tsao)先生与动点科技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卢刚博士的深刻交流下,我们也由此从这家海外先驱投资机构的视野中见证以东南亚和巴基斯坦为代表的新兴市场地区这些年来都经历了怎样的发展变迁。

从北向南的征程

把时间拨回到十年前左右,彼时,出海投资的赛道并不像如今这样火热,并且对东南亚来说,这一选项仍是为国内投资机构相对较为陌生的一种存在。作为体现,如曹嘉泰指出,很多业内朋友想去做的是(在中国和美国之间)搭建桥梁,把中国的创投环境和美国的结合起来,在考虑从西向东还是从东到西的问题。但这个时候,Gobi Partners 反而想到的是由北到南——把北亚洲和东南亚洲连在一起。

为此,他解释道,“我们大概是 2010 年时就开始出海了,第一家海外办公室是在新加坡。包括我们投资的公司在内,那时我们看到了这样的一些数据——很多公司花了很少的营销投入,却能在东南亚有很多用户。跟着这些数据,我们也发现了很有意思的现象:有些公司虽然在欧美地区花了很多精力,但在东南亚会更受到用户的欢迎···我开始投资的时候,有个词语叫做 C2C,就是有些创业者专门跑到硅谷,然后(把一些模式或者概念)Copy to China。到了 13、14 年,我们发现,中国的发展速度越来越快,东南亚的创业者反而会跑到中国来学习,然后就变成了 CFC——Copy from China···当时的 VC 可能会主要关注中美,但我们可能比别人早一点注意到了中国到东南亚,而我也觉得这个趋势会加速发展,到了 2015 年,我也就搬家到了吉隆坡,希望能够加快这个速度,并且把中国与东南亚的创投网络巩固加强。”

当然,他也指出,之所以能够做出这一果断举措,其推力在于——需要深刻了解这一市场才能去更好地展开投资。“就像从美国硅谷投中国,如果你人没有扎根在国内,你怎么投?想投东南亚也是同样的问题。而且我也做了很多研究。当时,国外投资者一提到投资亚洲,第一个想到的会是中国,第二个会是印度。但东南亚反而不会得到很多关注。然而,假设你把整个东盟加在一起,这里也有着 7 亿多的人口,而且非常年轻,当时的年龄中位数大约在 29 岁左右···这里的市场还是很大的,人口密度也足够高···我到了东南亚之后才发现这里的机会是多么广阔。”

而接下来的剧情发展也自然就像我们所看到的那样,在 7 年后的现在,东南亚已经成长为了一个拥有超 4.4 亿数字消费者和近 1740 亿美元数字经济规模的的闪耀新星。并且有数据预测,后者数字有望在 2025 年和 2030 年时分别达到 3630 亿美元和 1 万亿美元。于此,有观点认为,东南亚正在进入其 “黄金十年”。

名为 “东南亚” 的东南亚

不可否认,疫情的突然到来是近年来东南亚创投领域呈现出高速发展趋势的一大主要原因。在越来越多用户群体转向线上服务的背景下,以独角兽企业为例,去年,东南亚地区共新增了 25 家独角兽企业。相比之下,曹嘉泰强调道,2013 年到 2020 年期间,这一数字总共只有 21 家左右。然而,如我们所见,东南亚并非是在一夜之间出现的一片地域,而其中的创投生态也不会仅仅只是始于 2021 或者 2020,但一些现象却能够集中在某一时期内爆发出现。从这一点出发,不难发现东南亚显然正在于此展现出一些特有的特质。

曹嘉泰在对话中表示,表面上来看,东南亚的移动互联网进程在很久的一段时间内都并不是一种为外界所重点关注的存在。但从另一个方面来看,这种弱势却也能够成为其优势所在,“它发展的比较晚,所以能够跳过许多发展阶段···(比如在互联网的发展方面)你可以看到这里跳过了笔记本(的使用阶段),直接到了移动手机,每个人都在说 ‘mobile first’···英文上你可以称这个为 ‘leap frogging ability(蛙跳式发展能力,可以简单理解为弯道超车)’,因为它可以借鉴别的国家的成功经验。”

他指出,很多人会觉得东南亚是一个分散的区域,有着众多不同的宗教、人种、文化习惯···但这种多元化的特点也会是企业走向全球市场的一个有利因素。“如果你的技术可以在东南亚生存下来,并且发展的很好,它是马上可以推广到全球的···东南亚可以把很多东西结合起来——比如说在马来西亚,那里华人的中文很好,而且也保留了国内的很多文化习惯。而东南亚又可以跟印度这个庞大的地区联系起来,同时东南亚也有很多印度人。然后,这边英语(的普及程度)又好,而且也有很多宗教,比如马来西亚和印尼有穆斯林教,你在马来西亚的话,还可以跟整个的穆斯林经济联系起来···”

作为这种独特的多元化特点的另一种体现,曹嘉泰进一步指出,现在,中国和美国的互联网市场都已经深刻呈现出了自己的特色,并且都在按照自身的轨迹发展下去,东南亚在面对这两个生态系统时,则可以从双方的角度出发,“硅谷和中国的生态系统都可以去借鉴。” 他举例表示,在东南亚,已经看到有公司这样去做——在其提供的 App 上聚合了包含 WhatsApp 和微信等来自不同地域的服务···而这也或许正是为东南亚的一种与众不同的属性。

当然,回归到整体层面来看,就东南亚目前所看好的行业领域,他也讲到,“我觉得现在的东南亚大概会相当于三到五年前的中国,它会在电子商务和社交商务方面有很多空间可以发展,这是第一点。第二的话,会是物流行业。国内的物流发展得非常好,但东南亚这边的物流还没有跟上,投资却还是缺乏···然后是金融科技。我觉得东南亚在某些方面的学习速度可能比中国还要快,在中国,BAT 们多是在走自己的赛道。东南亚的这些大公司却可以从第一天时就选择去做 Super App,他们什么都做。所以你就看到这种发展时间越来越短,因为他们可以看到中国的经验——在有了这么多用户后,一定想要去做金融领域,涉足了金融后,又可以做别的···马上可以变成一个超级应用。你也就可以看到东南亚的这些大的公司会从一个赛道跑到另一个赛道,就是因为他有这个(规模的)用户群,就可以做很多东西。”

巴基斯坦,一座独特的桥梁

某种角度上来说,移动互联网进程的发展程度也会是这一地区中的人口规模的体现——一如我们脚下的这片土地,一如正在东南亚互联网进程中狂奔的拥有 3 亿人口数量的印尼。从这一点出发,拥有超 2.2 亿人口的巴基斯坦当前所在经历的转变或许也有了其必然的成分。就投资角度而言,去年期间,巴基斯坦创投领域所吸引的投资规模已超 2016 到 2020 这五年间的总和。而作为南亚、中东、中亚三地的交汇点,这一地区也在不断更加凸显出其独特价值。

曹嘉泰表示,如果以人口总量计算,巴基斯坦是当今的第五人口大国,并且其平均人口年龄比东南亚还要年轻。另一方面,同印尼或者马来西亚一样,巴基斯坦自身也是穆斯林人口大国。“我们去看了巴基斯坦,立刻就觉得这里很可能就是五年前的印尼,值得去研究一下···当时我们会觉得(面对这个相对陌生的市场时)要小心一下,但是我去了之后就感觉到这个市场有非常大的潜力···”

据介绍,Gobi 在 2018 年就在巴基斯坦投了第一家公司,目前为止,曹嘉泰也对这一地区到访考察了近 11 次。“2018 年的时候,巴基斯坦全国的 VC 大概也就 5 到 10 家左右。我们知道,这里的风险可能会比较高。但 Gobi 的品牌定位中向来都有先锋(探索者)的成分。我们先到这个市场找到机会,虽然风险会有,但回报率也会很高。”

具体而言,他指出,一方面,从宏观政策上而言,中国与巴基斯坦之间存在着 “巴铁” 关系,在当地政府的层面上,中国资本机构会是一种受欢迎的存在。其次,包括阿里在内,已经有一些国内的大公司对巴基斯坦在移动支付等方面进行了相应的投资,因而巴基斯坦的移动互联网生态也存在着一定的环境基础。第三,现阶段而言,巴基斯坦也正在迎来属于该国的 “海归潮”,这些在海外积累了一定知识和经验的年轻人才举家回国创业,“就像国内十年或者二十年前的景象那样”,他们也正在从另一个维度丰富着巴基斯坦创业生态的前景。

此外,曹嘉泰也强调称,同东南亚相似,较为落后的移动互联网起步阶段也为巴基斯坦赋予了 “leap frogging ability”——即弯道超车的能力。以金融科技产业为例,当地政府已经在加大推动数字银行牌照政策的落地,预计会在今年年底时开选 5 份牌照,“马来西亚刚刚下发了 5 个(牌照),印尼还没有做到···每个国家都在从别的国家那里学习,然后关于其中所需的发展时间,我感觉对每个国家来说好像都在越来越短···”

而如果从更大的方面上来说,作为继印尼之后的世界第二大穆斯林人口国家,巴基斯坦与穆斯林经济的密切连接也为这里又新增了一份可能。目前,曹嘉泰正在建立 Gobi 的 TaqwaTech 投资业务,专注于投资为穆斯林社区服务的创新型创业公司。他表示,就全球范围来看,这是一个能够覆盖 20 亿人口庞大赛道,而其中的 TaqwaTech 公司所在呈现的更像是一座桥梁,“他们正在推动穆斯林用户的数字化转型···而这个生态系统现在正在慢慢融合——把印尼、孟加拉、巴基斯坦、中东、再加上北非的所有穆斯林用户加在一起,这个数字会比中国的人口还要大。”

最后,在出海投资/出海发展的层面上,面对巴基斯坦这一陌生的新兴市场,他指出,“除了资金方面,我们 Gobi 还可以为你带来中国之外的网络关系的支持。现在,Gobi 在巴基斯坦已经有了 9 位同事和两个办公室。我们在巴基斯坦也投了 22 家公司。如果有国内的朋友想要了解这里的环境,我们马上就可以把 Gobi 投的那些公司的人介绍给你···我觉得这都是很大的机会。”

变化的世界,与 Gobi Partners 不变

时间回到当下。现在,Gobi Partners 也迎来了其成立 20 周年的时刻。作为一家连贯了众多海外新兴市场的先行者,Gobi Partners 这些年来的独特历程也为自身带来了足够独特的特质。面对未来,曹嘉泰指出,“我希望进一步扩大我们的网络,把它变得更加成熟——Gobi 想成为的是面向亚洲新兴市场的 ‘the most interconnected VC’(最密切连接的风投机构)。如果你想去硅谷寻找机会,你可以去找别的 VC。但在亚洲,我们希望可以带给中国创业者 Gobi 在这些新兴市场的网络和经验···

往十年后看的话,也许我们能够足够幸运地把亚洲的生态系统和非洲的生态系统连在一起,这也不是说很快就能做到,但我们会一步一步地朝着这个目标。Gobi 选择这么做,一个很基本的原因就是,你现在也不是能够知道是不是有一个创业者——也许就在巴基斯坦,哪天可以找到一种方法治愈癌症,也许那个人现在就在卡拉奇,而他只是缺乏一个机会。那我们是不是有这个责任要找到这个人,给他一个机会?

早些时候,有些人会说,这个世界上能创业、有想法的人都在硅谷。那时我就在想这怎么可能?我相信中国也有很多聪明的人。然后现在,我发现中国有了很多聪明的人,而东南亚、巴基斯坦、孟加拉、非洲乃至全世界也都有这样的人,但是他们不一定每个人都能拿到这个机会。所以我觉得这就是我们 Gobi Partners 要去做的——我们对这个社会有一种责任和使命,要去找到这些人,给到他们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