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资本作为科技创新的重要推动力,也是科技创新生态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金融资本的出现为市场注入新鲜血液,助力更多初创企业快速成长,实现科技产业的落地与繁荣。目前科技领域新兴技术前景广阔,投资热点掀起了一波又一波高潮。资本与科技创新产业携手并肩,充分发展多元化可持续发展赛道。

在 BEYOND Expo 2022 上,BEYOND 组委会于 9 月 22 日举办国际投融资峰会,来自全球知名投资机构机构人及专家将在 BEYOND 元宇宙汇聚一堂,并围绕多个话题展开讨论。

在 “全球早期投资趋势” 圆桌会议上,SOSV 管理合伙人 Oscar Ramos、SparkLabs 联合创始人&合伙人 Bernard Moon 与 Plug and Play 高级副总裁 Jeff Chien 带来了精彩分享。

最近两年的投资战略是什么?调整期会持续多久?

Jeff Chien 说他和团队最近在关注初创企业创始团队的同时,还会深入了解其业务模式,而以前不会这样做。他的团队一般每年投资 250 家初创企业,但要完全做调查比较困难。

Chien 说,“现在不仅要和创始人沟通,还要了解他们的背景,我们要知道他们是否真的解决了痛点,团队会进行更多的尽职调查。原来可能不会做这么多调查,因为初创企业对我们而言,就是开一张支票而已。但现在投资者变得越来越谨慎,我们要了解他们是不是真的有强有力的应用而不仅仅是有令人眩目的理念。”

至于调整期,Chien 觉得很难给出具体是 18 个月或是 24 个月。“对我来说,调整就是调整垂直发展进入到行业和地区。”

Bernard Moon 则认为市场很难预测,很难说什么时候到达底部,也许现在就是底部。他说,“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执行的时候更为保守一点,谨慎观察底部在哪里,可能一年以后情况会有所缓和。” Moon 表示他们的投资战略没有太大改变,仅仅是对于估值的要求更高一些。“其实我们是一家成立仅仅 9 年的年轻企业,但是我们现在在做尽职调查和投资决策时会变得非常谨慎。” 他说。

Moon 还谈到去年他们卷入到一些比较疯狂的项目中,可能现在不能再纵容这么高的估值了。他告诉同事要现实一点,必须对疯狂的项目说 “不”。

Oscar Ramos 表示他们会支持那些具有很强能力去真正解决市场痛点的公司,要去确认他们给客户提供的价值。

“我觉得接下来许多公司可能需要做很多内部的思考自己的策略应该是什么,” Ramos 说。“这些公司如果需要大量资本才能生存的话就会变得比较困难。”

“我们会调整与公司的合作方式,去看看哪些公司会更有意向去利用我们给他们提供的获客渠道。”Ramos 如是说。

对于想获得投资的初创企业有什么建议?

Bernard Moon 认为这其中很难一概而论,不过总体而言需要做到一致。他解释道,“在现在的环境下,比起一年之前可能融资的活动会增加一倍,但是你还是要用一致的方式试图获得资金。有一些基础的事情要做,比如你要知道投资者想要什么,他们的目标是什么,投资公司有没有调整策略等等。” Moon 接着说,初创公司要做好自己的功课。

“我觉得现在很多人对加密货币感兴趣,还有许多跟新冠有关的业务,比如外卖、家庭健身器材,大体的趋势就是会有持续的热情投入到居家办公领域;还有很多人会休假,大家都很想旅行,能够线下见面,这些都是有意思的领域。”Moon 说。

Oscar Ramos 认为初创企业融资时需要注意三点。第一要调整成本和财务结构,需要做规划,之后让别人帮你测试,看看资本效率是否足够高——这一点非常重要。第二要让投资者花时间分析,一定要清晰地向他们展示数据呈现亮点。第三是必须有耐心理解到这个过程是花时间的,需要理解这些投资者到底是谁,他们为什么要采取这样的行动,他们最后达成的交易是什么,他们现在的投资标准是什么,他们跟你说的和你能够看到的到底有什么区别。

对于早期投资者来说有哪些重大趋势?

Oscar Ramos:一个新趋势就是技术,它是投资的重点。因为我们认为技术其实是提高人们生活水平的重要推手,很多社会需要达到的目标,比如说稳定性还有人民福祉,这些都必须通过技术来实现。所以我们要提供健康、医疗、教育、食品、娱乐,这些都需要技术,我觉得这是很重要的趋势。

Bernard Moon:我觉得首先软件方面有更多创新,除了美国、英国之外,亚洲也有一些市场在不断发展,比如说中日韩。二线国家加密货币或者结构性的机会还是会不断地增加。那些能够帮助人们在办公地点以外进行工作的技术化创新也会不断地发展,同时在软件和生物等方面都会有机会。

Jeff Chien:我想再强调一下产品和服务的本土化。三年以前如果在美国找到某件东西在想能不能带到中国,反过来也可以;现在你会想如果我在这里有很好的初创企业,能不能在其他国家也同样创立一家初创企业。这是非常有意思的现象。世界各地可以看到越来越多国家如此做法的翻版,其中原因不仅仅是疫情,还有其他政治影响。也许未来的两年、四年、六年都会这样,区域性的思想也会属于不断上升的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