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刚:地理位置 (签到) 服务近来一直是国内移动互联网的热点。很多朋友都熟悉 Yahoo 收购的 Flickr, Delicious 这样的服务,也许还不知道或者已经忘记了 Yahoo 也有一个地理位置 (签到) 服务,也是通过收购的方式拿到的,只是这个公司来自不为大家熟悉的印度尼西亚,这个网站就是 Koprol。还记得去年在新加坡的一个聚会上遇到 Koprol 的创始人,个儿不高,看上去很年轻。还记得当时我问他,如果 Foursquare 来了会怎样,他们说 Foursquare 如果真的要来亚洲,或者说来东南亚,要想站住脚,必须先忘记像 iPhone 这样的 Smart Phone 智能手机。

所以特别编译了下面这篇文章,结合之前翻译的对被雅虎收购公司的评论,我们可以试试从 Koprol 的身上找一些值得借鉴的地方。]

最近,37 Signal 上发布的一篇博文披露了在过去的几年里被 Yahoo 收购的那些创业公司,他们中的大多数都走上了绝路。在这十几起并购中 Flickr 似乎是唯一可以看做成功的案例。尽管如此,那些合作创立者们却都因不满 Yahoo 内部的官僚主义而离开了 Flickr。

当然,这些创业公司的失败最重要的原因似乎都是 Yahoo 内部充斥的官僚主义消耗了创业者们的所有精力。在合同到期后,很多创始人都选择了离开 Yahoo 重新开始自己的事业,以此宣告在 Yahoo 的管理下他们对产品进行改进创新的无能为力。

Yahoo 本可以赢得互联网

考虑到过去的十年里,Yahoo 并购的创业公司及其工程师的数量,Yahoo 有能力轻松的创造出现在流行的社交网络服务和应用,但他们什么也没做到。我们很难说哪一家被 Yahoo 并购的公司比如果未被并购发展的好。

Yahoo 应该能够创造出像 Facebook 那样的社交网络巨头,甚至可以比 Facebook 做的更好。虽然拥有了创造 Facebook 的每一个要素,但是 Yahoo 却从没能把这些要素整合起来。他们从没有过 Mark Zuckerberg 这样的领袖。

比如 Flickr 部门,本应能够开发出 Instagram 这样的应用,但他们却因为不愿专注于摄影而什么也没做到。Yahoo 从没看到这个机遇,甚至从没考虑过开发这样的一个简单副产品的可能性。

还有 Delicious,Yahoo 想将其关闭而不考虑用户的意愿。但迫于公众压力,Yahoo 不得不改变了之前对 Delicious 做出的决定。Yahoo 最终发布了一个声明,表示他们将为流行的书签服务找到一个合适的定位,并正努力为其开发一个合适的商业模式。

一个可能从 Delicious 分拆出来的网络服务是 Instagram。Macro Arment 的小项目发展的那么流行,让他决定离开和 David Karp 合作创立的博客平台 Tumblr,专注于开发内容归档服务。

Delicious 被并购也让 Pinboard 发展了起来。他的标签服务和 Delicious 相比,除了在右边栏添加了一个付费订阅服务外,并没有什么不同。这些只是自 2005 年末以来,Yahoo 旗下的一个公司错过的两次机会。

仅从上面的例子看来,Yahoo 本可以轻松拥有整个互联网。他本可以发展的超出任何人想象的更强大,更流行,但是他们还是没能发现或者说没实现这些创想。

在 Terry Semel 领导下,Yahoo 几乎统治了搜索市场,但这一切在 Semel 拒绝以 50 亿美元(比 Yahoo 原来的出价高了 20 亿美元)收购 Google 后土崩瓦解。之后他并购了一家和 Google 一样具有类似 pay-per-click 广告计划的公司 Overture,但是却花了太长的时间整合产品。在一系列奇怪的事件中,Yahoo 和 Overture 销售团队居然在相互抢生意!

Koprol 的异军突起

Yahoo 最近一次高调的收购—至少在东南亚如此—Koprol,这是一个经营网站设计公司的三个印尼人开发的基于位置的服务。Koprol 经常被误认为是 Foursquare 的克隆,但实际上是在 BrightKite 的前身的基础上,联合了曾在 2008 年在印尼流行了几个月的 Plurk 评论系统。

Koprol 在 2009 年末开始了内测,之后发展迅猛,直到 2010 年 5 月被 Yahoo 未公布价格收购。创始者有一些含糊的商业模式,但实际上可能由于相关用户数目少的原因,那些商业模式都没有真正执行。

在收购时,Koprol 报告说有 75000 的用户,但是并购让其用户数在几个月内翻番。截止 2010 年 11 月,Koprol 的用户数已经暴涨到了 100 万,并且三个月后继续增长到接近 150 万。

为什么会流行的那么快呢?Yahoo 自 8 月到 10 月通过电视,广播,网络,印刷媒体展开了宣传攻势,同时也很明智的和印尼最大的本土手机制造商 Nexian,以及印尼最大的移动运营商 Telkomsed 建立了伙伴关系。

这个月早些时候,Koprol 启动了其商务扩展项目,以期望最终能为之前的创始人带来回报。在项目启动时,一个 Yahoo 的雇员向 e27 透露,Koprol 正着手在几个月内引进几个游戏构架和附加功能,尽管他决绝透露他们具体正在做什么和怎么做。

Koprol 辉煌的机会

相比 Yahoo 其他的收购,至少在目前看来,Koprol 似乎只是一次偶然。Yahoo 的区域网络发展总干事 Michael“Smitty” Smith Jr. 自从 2009 年中旬发现 Koprol 以来就是其爱好者,他一直是 Koprol 的产品主管。Yahoo 同时也选派了高级产品市场经理 Anne Kallus 监督其在东南亚的业务。

MyBlogLog 的合作创始人 Eric Marcoulier 在 ReadWriteWeb 的一篇文章中提到 Yahoo 的项目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对项目充满了兴趣的主管的影响力,当产品离开了这样的主管,几乎就确定其挣扎的命运。Koprol 的合伙创始人们应该注意他说的话。

在最近的几个月里,Koprol 团队的成员频繁穿梭于 Yahoo 在雅加达,森尼维尔以及新加坡的办事处,为 Koprol 在 Yahoo 争取更重要的地位。在 Yahoo 其他的收购以失败告终后,Koprol 的创始人不希望看到他们的产品有同样的命运。

API 成为了绊脚石

到目前为止,Koprol 用各种理由反抗将其后台完全转变为 Yahoo 网络服务的压力。如果有人不明白 Koprol 为什么还没有公开 API,原因在于 Yahoo。据一位知情的 Yahoo 雇员透露,Koprol 的内部工程师仍然正在努力开发能够使双方满意的稳定后台服务。在此之前,公开 API 对第三方开发者以及内部工程师来说都是徒劳无益的。

让 Koprol 开放 API 的呼吁非常强烈,两年过去了依然没有可用的 API 让很多当地的开发商感到失望。一个 Koprol 的职员向 e27 透露去年年底的一段时间,少部分开发者已经获准使用其 API,但是依然被警告其 API 随时都有可能改变。

Yahoo 和 Koprol 需要在开发者厌倦之前对后台服务之争做出决定,没有强有力的开发者支持,Koprol 很容易像 BrightKite 和 Plurk 那样消失。只有让其对第三方开发者开放,并成为一个本质上的交流共享平台,才可能像 Twitter 那样繁荣发展。那些创始人最初可能并没有这么看待,但是这却是 Koprol 正在前进的方向

前进

根据雅虎过去的并购来断定 Koprol 的将来是否公平呢?我们拭目以待。Koprol 是 Yahoo 在东南亚的第一宗大型并购,这里的市场和美国相当不同。他由一个大部分成员都没有硅谷经历的团队运营,因此他们有不同方式和观点。

但从另一个角度看,Yahoo 在森尼维尔的业务看上去仍然和过去一样,没有充分利用他的财富:不仅失去了很多主管和经理,还在四年里换了三任 CEO,并从外部聘请了替代人员。

Yahoo 的负面新闻主要来自于加利福利亚,但是 Yahoo 的东南亚业务因当地的客户和开发者不同而看上去有些不一样,所以引进 Yahoo 的资金是有积极意义的。

其他所有的失败了的并购公司都在 Yahoo 旗下发展了多年,但是 Koprol 加入 Yahoo 才两年左右,不到其年龄的一半。

考虑到这么多不同的因素都可能影响 Koprol 的发展和成长,他似乎有机会成为 Yahoo 旗下的一盏明灯,但这除非 Yahoo 的管理和行政人员能改变对 Koprol 的方式,不再像对待之前被并购的公司那样。

[source: e27.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