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ChinaBang 互联网创新年会上,腾讯科技主编龙兵华与陌陌联合创始人雷小亮、天际网 CEO 林廷翰、街旁网 CEO 刘大卫共同探讨了目前移动领域颇为热门的陌生人交友,包括陌生人之间是否有交友需求,如何触发陌生人之间建立关系链,以及如何应对用户向其他平台流失等话题。

陌陌联合创始人雷小亮认为,陌生人交友是一个长期存在的需求,人们从开始接触社会,到工作,到退休,这其中是会持续不断地认识新的朋友的,而借助手机特有的位置属性,能够帮助用户更快地获得信息,快速交流。需求本身不是问题,难点则在于,如何在陌生人交友中帮助双方建立信任感。

另外,陌生人交友产品共同面临的另一个问题是,用户在平台中认识后,不少人很快就转向其他已有的社交平台,比如 QQ、人人网等。对此,雷小亮表示,“这是不可避免的,没有太大的讨论价值”。陌陌的关注点更多在于,让用户借此认识新的朋友,并在这个过程中,获得好的产品体验。

以下为论坛文字实录:

主持人:非常感谢刚才非常精彩的对话,我特别高兴就是包括昨天,也包括到刚才,我觉得咱们每个嘉宾上台大家都是讲的是这个行业,不是讲这个公司。我觉得这个是我们真的非常需要的互联网的聚会,大家多讲一些行业的发展趋势,不聊自己公司过去做什么。我觉得对重要的是让大家都知道,以后大家应该做什么。最后我也特别感谢植物大战僵尸的刘琨,他们从上海专门赶过来,他们还带了好多的他们的毛绒玩具,所以我们会以抽奖的方式送给大家。我们下一个论坛不谈游戏,谈谈我们的生活,谈谈我们的交友,新的 SNS。我觉得前几年大家谈 PC 说,WEB 上的社交网络,但是去年大家都在谈移动的交友。实际上移动交友分的细一点可以分熟人的交友,也有人做陌生人交友,也有人做的移动交友,可能跟签到有一些更直接的关系。还有一些交友的方式可能是传统的移动交友网站,希望传统的涉及网络走到社交网络。我们看到我们的编辑去年写过很多交友的片子,基本上我看陌生人交友,第一批基本上全是美女。我基本会尝试跟美女打招呼,但是不管我换任何头像,都没有人理过我,不知道是不是个人的人格问题。所以,咱们下一个论坛讨论一下到底移动社交给我们的生活也好,给用户的生活也好,带来的真实的价值在哪里。我们也非常高兴的请到了三位嘉宾,有两位也是昨天获奖的公司,第一位我们有请街旁网的刘大为,第二位是陌陌网的联合创始人雷小亮,地三位是天际网 CEO 林廷翰,我们也非常荣幸的请到了腾讯科技的主编,龙兵华,谢谢。

陌陌联合创始人雷小亮:陌生人交友难在建立信任感

龙兵华:大家好,我是腾讯科技的龙兵华,刚才刘江已经介绍了我们要谈移动社交的价值。但是,我们想把这个话题更加聚焦一些,在场外的时候和三位嘉宾有过短暂的交流,现在中午快到了,给大家已经实在的东西,让大家更有收获。我们重点集中在陌生人郊游,也就要刚才卢刚进的他的困惑,他去搭讪,都没有成功,我们请教一下三位嘉宾。因为网上关于陌生人交友有很多这个,其实两个极端矛盾的观点特别多。有的说,这个市场前景非常大,因为当年像 QQ 也是陌生人加陌生人的模式才发展起来的,之前的聊天室也是非常火爆的。所以,我就很困惑,到底陌生人和陌生人有没有交流的需求,对这种矛盾的观点,三位嘉宾怎么看?

刘大卫:可能是一半一半,一半是你比较熟的,另一半是陌生人。我们自己的一个切入点是从陌生人变成很熟的朋友。纯粹陌生人,从行业的一个角度看,我们可能还会说在类似于新的一些朋友可能蛮适合做一些陌生人,但是传统的我们觉得应该还是偏离熟人。因为这些 APP,其实陌生人变成熟人,不管是因为共同的爱好还是别的什么,其实会越来越多。但是,现在还要找,要非常清晰,让用户快速的懂得一个价值。

林廷翰:这个是一个很好的话题。主要看你想要做什么?我是老兵,跟大家讲讲老故事。当时 SNS 刚刚开始,03 年底有一堆的这种 SNS 起来,当时都是以交友为核心的。还记得当时 UV 的 CEO 到最后下了一个结论,SNS 在中国还是不太好。因为他们当时拿了一个实名制的模式想要拉身边的朋友进来,但是实际上他们做的事情是一个偷偷摸摸的事情,是一个一夜情的事情。当时很多的交友网其实鼓励都是这样的一种状况。所以,我觉得这个是一个很重要的关键点,看你想要做什么。

觉得陌生人交友应该还是有一定的价值在这儿。看天际的这段历史,也有不少用户把天际网看成职业交友,也有很多的成功案例,无论是叫朋友,还是男女朋友也做到了。但是,这种我们会是大概一半一半的陌生人,一半的是从已经是好友的圈子里面邀请上来的,大概是这样的一个情况。总的来说,在现在这个社会,陌生人交友有一定需求,但是你怎么解决?这是一个问题,这个是很重要的。

龙兵华:林总觉得陌生人要做这一块还是压力会比较大,陌陌其实也毫不避讳的谈到男女性的问题,你们认为这个市场有多大?

雷小亮:其实还是认为这个东西有没有价值,我们认为手机应该有的东西,我们说以前的 PC Location 我们有一个设备,能够快速的获得信息,快速的交流,用户肯定是客观存在的。社交的需求不是一个短暂的需求,从你开始接触社会到工作,甚至大以后退休,都是持续可能认识新的人。所以,我们可以认为这个东西是每个人都很重要的东西。

通过什么产品,或者通过什么方式出现。我们其实也是通过这种地理位置可以看到周边的,可能是邻居,可能是同事,也可能是同学,建立一些新的关系。但是,其实我们认为最难的地方其实并不是说去突破这样的东西,最难的应该还是建立信任感的过程。就是说,我怎么觉得你是一个可信的,所以后来我们有两个大的合作伙伴,这两块对我们帮助很大。

龙兵华:我刚刚谈到最关心的一个核心问题是对用户来讲,陌生人和陌生人交流,最本质的驱动力是什么?对陌陌来讲,或者对于现在我们可能谈得比较多的,是不是就男女的关系,是不是就是我们做陌生人关系唯一可选的一条路径?

雷小亮:男女肯定是很重要的入口,确实我听过的故事里面也有不少。但是,另一方面也可能有产品阶段,我的产品本身也是在发展,到了每个阶段可能会有不同的侧重点,或者是发展方向。

龙兵华:产品一旦定了调之后,是不是很困难,还是按照也许他是有一个渐变的过程?

雷小亮:我们自己做产品还是按自己的想法做,很多人会对我们有各种评价。但是,我们觉得这些事情我们一开始会想清楚。

林廷翰:你们怎么解决诚信的问题?

雷小亮:我们可能是通过更多的职业的第三方合作网站,或者类似于一些爱好社交的第三方平台去和他们做。我觉得我们不能解决所有问题。

龙兵华:我的理解就是先有用户再说?

雷小亮:其实不是先有用户再说,因为我们已经想好了怎么做,但是整个未来会有一个相当长的发展时期。

林廷翰:我这边有一个概念,因为你有实名跟非实名的,这个诚信度就相差很远。

刘大卫:这个开始我们有想法,我们要用真名,还是比较开放的。我们做了一些思考之后,还是觉得开放对我们自己比较好。为什么?因为其实我们 2010 年的 5 月份的上线时候其实我们做很多用户的调查,我们有自己一个用户群的反馈。其实我们大概每 3-6 个月也会做一个新的调查。其实,当我们在调查稍微年轻一点的用户,特别是 90 后。不管是 SNS,新浪,他们也是在从一个虚拟的风格到一个比较实名的,所以慢慢的我们也有考虑是不是要在做。

天际网 CEO 林廷翰:在有相关性的陌生人之间搭起关系链

龙兵华:下面一个问题是关于关系链的一个问题。大卫做的还有陌陌做的,其实还有很多的陌生人在里面,陌生人的关系怎么建立,用什么样的方式保证?陌生人和陌生人可能是我的邻居,到了移动设备,或者到了网络上,怎么变得强。有没有可能变强,或者根本不可能变强?

雷小亮:这个问题可能我们内部讨论过很多次。说实在的,强关系是很有诱惑力的。其实我这么看,强关系不能强求,你跟一个人有强关系,一定是双方互相有着一个需求。强关系不过是他们双份有这个意愿,如果没有强关系,我们不会引导剪力强关系。其实我觉得这也是陌生人可能是有需要,但是,有些人可能是打过一些招呼。对于我们产品来说,他并不是说一定要去完成建立强关系的任务而存在,对于我们最有价值的还是发现新的朋友。

龙兵华:你的观点是我们不要强求,不要去做强关系。

刘大卫:其实我们自己没有什么要特别关注陌生人的一些关系。从一开始到现在,我们还是很关注在分享,慢慢变成一个进入真实生活。因为我们是非常专注在地点,还是找到一些刚好跟你一起找的人,这是一个基于地理位置共同兴趣爱好人的切入点。然后,我们也慢慢的发现其实有很多的用户群可以细分到一些朋友,可能都是去类似的一些地方,而且是常去。然后,你去的地方,其实这个是越来越更细分。

所以,在未来下一步,我们真的要作更多的,在陌生人领域的探索,还是会比较针对我们自己的一个地点的专著,还有就是你和这些朋友,一起常去,可能也是很自然。就是说,人都有一个,可能我一部分的人,当你不管是在一个咖啡,在一个书店,在一个酒吧,偶尔还是会有一个好奇心跟旁边的人交友。所以,我们还是注重线下的体验,但是最终用户体验还是很专注在你分享你的一个状态,还是很专注你的朋友圈。只是说,因为在某某上是有开放的。

龙兵华:林总,您刚刚讲,天际网一半熟人,一半陌生人。熟人的关系刚才价值我们可能都能看得到,但是要发展的更大,扩的更广,这个平台更大,就需要通过一些熟人,这个关系怎么处理它?

林廷翰:我们这个观点跟大家有点不一样,针对这些人士,我们的侧重点最关注的就是相关性。当然,这些人会有些特色,比较忙,在工作上面有些关注的东西。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相关性,而这个相关性,你可以想象,我的熟人,我的大学同学,我的在新浪以前的朋友,同事,他们做了一些什么事情,我会关心,甚至说我来北京出差了,我会关心。但是,也可以想象说,我是互联网的一个产品经理,清华毕业的,又在北京的,又是做产品经理的这些人,我现在不认识,但是我很希望认识他们。这个相关性也是很强的,从职业方面的相关性。

所以,怎么样找到一些跟用户有相关性的这些人,推给他们,让他们互相认识,这个我们觉得也是很重要的。所以,为什么对我们来说,熟人跟生人都是重要的,但是生人不是随便找的,一定是有相关性的生人,要么是业界的,要么跟我的职业相关的,我会有兴趣跟他们交流。

刘大卫:很多时候,我们还是认为用一个 Android 的一个 iPhone,他的一些用户体验,还是会发到你线下的传统的,或者在 PC 上的一些习惯。所以,像我的朋友在用陌陌的,其实他们本来很多都是非常的熟悉,还有很会认识一些陌生的朋友。所以,很多时候也会有这样的习惯。

陌陌联合创始人雷小亮:用户向其他平台转移不可避免

龙兵华:刚才大家讲的强的问题,其实还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创业者要面临的一个挑战?我不知道现场的朋友有多少,比如说我们在之前可能各种 SNS 的平台上结识了新的朋友,然后再留 QQ,或者 MSN 交流。如果你是相对陌生人的关系,建立一定的关系之后,可能就会转到一个已经成熟的平台上,这对创业者可能是一个大的趋势。在创业者说,三位面对这样的问题,比如我在街旁上认识了一个朋友就不再上皆旁了,有什么办法可以避免这样的问题?

林廷翰:这个的确在我们平台上是常会看到发生的事情。到现在为止我们没有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法。但是,我觉得我们要解决这个问题,对我们来说,一定就是把沟通做得更顺畅。你在用我们的工具去沟通中,比用 QQ 他们更方便。有一个特色就是说,这些人已经在天际网上,你再用 QQ 其实还是比较麻烦的。只要把这个沟通做得更好,大家就有机会留在这个上面。我看到的手机平台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我们现在正在策划我们下一步的手机的平台的东西,我们一定要做一个有特色的手机版,包括几个因素,其中一个就是怎么样解决这个沟通问题。

龙兵华:你希望天际网的手机板能够更方便的,完成了沟通的交流?

林廷翰:对,你就不需要再去问 QQ 号,如果这个沟通已经很顺畅了,而是随时随地可以沟通的话,那其实就解决了这个问题。

刘大卫:现在其实超过一半的都是 SNS 的平台来的,所以这是一个开放的环境。因为说 QQ 等,他们开放也是有他的好坏,或者说,其实大致上来讲是一个好的。所以,要在 APP 上,每一个 APP 其实越来越细分了,越来越依靠大的 SNS 平台的支持。我们其实不太怕说用户可能会用 QQ,或者是用别的方法去开始保持一个联系。但是,我们会看到这样的一个趋势的时候,我们会有更多的反馈,去知道我们自己更细分领域的服务在哪里?所以,我们不会太怕说每一种沟通和交流一定要在街旁的 APP。但是,我们需要知道我们应该更专注更服务的。

雷小亮:这个我觉得是不可避免的,所以我考虑这个问题。比如 QQ,我们认为基本上不用考虑这个问题,我们只是考虑我在手机上能够把这个手机的位置传送的更准确。我觉得在这里其实没有太大的讨论价值。

龙兵华:现在创始人和大的开放平台可能比较复杂。我们可能既需要从他那儿获得用户,又把内容或者用户输送给大的开放不平台。像在移动端,基于地理位置的这种信息,可能是一个大家都很关注的一个关键点,也就是基于位置的服务。创业公司这样做,大的平台其实也在自己的产品中,无论是微博,还是其他的 SNS,也就是说,这里面关系太复杂了。三位怎么看待在这种状态下的竞合关系。也就是我现在做 SNS,从用户出法,做强我的 SNS,还是大的平台加起来和我竞争,在这种情况下怎么来处理?

刘大卫:现在我觉得还早,不是很好说。目前看到的从 SNS 的平台的反馈,然后从类似我们自己在做的 LBS 的 APP,还是很希望继续一起探索。所以,我们觉得还是会造成互赢的一个效果。可能我们去年初还可以说有感受大一些口讯,可能人人要做,或者新浪也要做。但是,其实后来我们发现他们对他们自己的开放还是很开放的,虽然他们可能也要开始做一个尝试。当然,还是希望他们主要的一个服务还是可以很开放,可以接受很多第三方的内容。

林廷翰:总的来说这是一个大趋势,不可避免。总的来说,对创业者来说,其实整个创业过程里面最花钱的是哪里?现在这些平台给了你一个能力,你可以做很多尝试。当然,这里面也有危险,你做得不成功没事儿,如果做成功了,有一些大的品牌就一起来做了。所以,在这里面,你真的要成功,你需要跑得很快,在这个过程中也需要好好的想清楚,你怎么样去,一方面可以拉到一些用户,另一方面怎么把自己的品牌建立起来。所以,他万一哪一天,Facebook 一把他停下来,他自己还能生存下来。所以,你还是要做强自己。

雷小亮:国外的团队会感受一些或者做平台,或者做产品的理念,对我们来说,我们其实最担心的还不是这个问题。但是,说实在的,因为他们有些,特别是这种属性会影响到我们的一些判断。但是,后来看过来,因为产品的特制不同,除非他做一个一模一样的,因为跟我们竞争的产品实际上很多。其实这方面的竞争反而是大平台的竞争,相当于他也是大家一起玩,肯定是这种感觉。所以,反而没有感受到那么大压力。LBS 实际上是一个功能,以后作为一个基础功能来说,都会带这个特点。那对于我们可能就不会太在意这个,以这个为核心的点,关键还是做好我们自己。所以,现在看是比较淡,不是太在意。

天际网 CEO 林廷翰:建议大学毕业生先积累资源再创业

龙兵华:最后一个问题,我想每个创业者心里都怀着梦想,也许现在刚刚走完万里长征的 0.001 步,这个问题更加实际一些。三位在创业的时候会怀有想法,有自己的理念,但是实际上遇到过哪些让你们出乎意料的事情?这个对现场来的创业者可能更有价值?

雷小亮:具体的困难?

龙兵华:就是你会有这个梦想,创业是为了某个目标,但是实际上等你做大 8 个月发现和你想想的不一样,有没有这种地方?

雷小亮:有,我们团队实际上是比较谨慎的,比如我们开始预估 1 个月做多少,最后做了 10 万。我们会很谨慎的预估,一开始预估了比如说我们的用户可能有比如男女比例失衡,但是现在男女比例大概是 1.3:1.2。实际上我们担心的很多事情都没有发生。所以,这一块来说,其实没有碰到太多的问题。

林廷翰:我是第二次创业了,当时想的比较清楚,要做什么,不做什么。但是,其中一个想法就是做一些我觉得比较需要智慧型的东西,需要更多思考,长期一点才能去,任何东西现在已经有的我不做,而是做一些可能是以后才会火的东西。另外一块,我找一个东西做是这些大的公司是没有兴趣做的。其实我做的时候跟身边的团队聊了挺多,然后新浪,针对这个也开了一个会,去决定了不做这块市场,然后有几个新浪的创始人投入天际网。我觉得这个很重要,这个对于创始人可以说是空前的机会,但是也是矛盾。现在你可以 1、2 个人有一些想法就可以把他做出来。但是,相反的来说,在我的创业经历中,我觉得最宝贵的就是要能坚持。因为你不知道你今天想法会不会成空,而你历史数据来说,你们 10 家创业公司只有一家会成功。那你是 1 家,还是另外 9 家。

所以,特别是毕业不久的朋友来说,我的建议是首先先把你的资源打好,去一些中型、大型的公司在这边有一些自己的资源,再去做自己的事情。如果你想做一些大事儿,你一定要扎实把自己的资源打哈。如果在这个中间,你想到的问题都会出现,没有想到的问题也肯定会出现。那真正要成功是一个很坚决的过程,你没有一个很好的,没有身边有一帮这样的人去支持,没有很好的资源,其实是很难做成大事儿的。所以,我的建议还是说,如果想做大事儿的人,还是先把人脉积累好,在一些出名的公司里面去工作,有了这个资源,再去做。

龙兵华:现在街旁网和你之前做的时候一样吗?

刘大卫:很不一样,我是从 08 年从美国硅谷搬到中国来。第一个我认为 C2C 的一个模式,我发现可能我们自己一步一步复制 Facebook,但是,其实这个有时候也要看你自己。Facebook 走到一个阶段,我觉得一个团队他们可以做,其实是我们不可以做的,快速的本土化是一个新的挑战。第二个其实是在竞争,在中国其实会看到比美国还更多,去年有一些创业公司,跟自己的还是有差距。最后可能是我搬到这边,有点从产品快速的转到商业模式,有些人讲 O2O、SOLOMO,这是未来的商业模式跟现在要专注的服务。

龙兵华:雷总的观点是我们要谨慎,林总觉得我们如果是刚毕业的,没有太多经验的可能要去大公司积累资源,学习经验。刘大卫记得最清楚的就是不要被媒体忽悠了,要专注产品,同时也要耳听八方。我们非常感谢三位嘉宾跟我们精彩的分享,希望下次再见面,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