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语:毁灭再重生

shutterstock_134384732

在今日头条一事上,一个令人困惑的局面是,在一些媒体机构讨伐之时,一拨媒体人却在声援今日头条。包括钛媒体、i 黑马这类由纸媒人创办的网络媒体,都认为这是传统媒体在发泄多年怨气,是新技术对于旧技术的挑战。i 黑马一篇文章甚至发出 “不过是一场传统媒体引人注目的闹剧” 的言论。

纸媒真是穷途末路?

其实不然。一位从业 8 年的媒体人告诉我,以前报社的版权意识很弱,门户支付的版权费用也只是象征性的。随着报社版权意识的加强,对门户收取的版权费用也在提高,这一阵营包括《经济观察报》《21 世纪经济报道》等主流财经媒体。据说其中一家报社仅靠向门户收取版权费用,一年就有上亿元收入。一家门户网站原本拒绝支付高额版权费用,但经历几次拒转载之后,转而向报社寻求合作。

此外,一项新技术果真能颠覆一个行业吗?门户网站从几年前开始便已开始组建自己的采编团队;搜狐 IT 干脆组建一个自盟体联盟;今日头条从今年初开始试运营的媒体平台,也在近日开放。

由此可见,就算所谓的新媒体也试图采用古老的采编技术;另一方面,美联社这种大众以为的传统媒体,却在使用机器人这一新技术来编写财报,以便将记者从枯燥的写消息稿工作里解脱出来。目前世界范围内还没有一家互联网媒体做出这样的投入。

将亚马逊、今日头条对出版商、报社的挑战,说成是新技术对旧技术的吞没,不如说成是后来者企图重新获取市场份额所做的挑战。因为技术最终是为人所用。在《基业长青》中,作者不止一次提到,新技术并不能让一家公司获得成功,因为新技术如果出现太早,市场还没培育起来,也只是出师未捷身先死而已。

今日获得巨大成功的 iPhone 并非是触屏手机最早发明者便是一个例证。反而发明世界上第一款手机 MOTOROLA A6188 的摩托罗拉公司,已经被几经转卖。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任何公司的寿命都有限的。《基业长青》中的多家卓越公司已悉数沦落,被后来者取代。

因此,与其说是互联网技术颠覆传统的出版商、报社,不如说是后来者利用某种优势,重新瓜分行业资源。这种挑战需要多长时间才能获得成功,会对行业造成毁灭性伤害吗?

可以看到,iPhone 取代了诺基亚、黑莓、摩托罗拉等成为最受年轻人欢迎的手机,但诺基亚、黑莓、摩托罗拉依然有其用户群。另一成功转型的案例是 IBM,这家原来卖个人电脑的公司,在郭仕纳的带领下,从卖电脑成功转型为卖服务器与服务。现在 IBM 仍在不断转型,准备丢掉笨重的服务器转型成为一家轻资产的咨询公司。

《黑天鹅》作者塔勒布在其另一本书《反脆弱》里提出一个观点,我觉得可以分享一下。他把事物分为脆弱性、强韧性、反脆弱性。脆弱性的比如玻璃杯,一摔就破;强韧性的比如钢铁,怎么摔都不会坏;反脆弱性比如人、自由市场,可以从一定程度的打击、压力、失败中汲取教训,重获新生。

事实上我们像几千年前的人一样,穿用皮、草做的鞋、布料做的衣服;我们还没过上几十年前就幻想过的靠吃药丸、靠脑波交流的日常生活;我们还没移民火星,只能继续忍受地球引力的作用,以致于硅谷最具开拓精神的企业家兼投资人 Peter Thiel 对科技的发展失望透顶:我们还没移居火星,只在 twitter 说了一堆废话。不过,你现在还在用 twitter 吗?过时了吧,阅后即焚的时间到了。

 

上篇请见:新技术主宰未来?亚马逊和今日头条对出版商的战争(上)亚马逊:与出版社的战争

中篇请见:新技术主宰未来?亚马逊和今日头条对出版商的战争(中)今日头条:给怒气的献祭

 

image credit/图片来源: 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