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utterstock_154962005

本专栏来自动点合作媒体 GeekTime ,原载于非洲科技博客 iAfrican 。

让我们来考虑一份报纸。出版一份报纸有如下限制;

  1. 尺寸:大多数报纸使用 A4 尺寸。这对内容加上了一些限制。
  2. 页数:报纸每期的页数有限,通常由生产成本所限制。这对内容加上了另一个限制。
  3. 频率:报纸会定期发行,通常是每天一期。
  4. 静态:一旦印刷出来,你什么事都不能做,直到第二天印刷下一期。

为了适应上述限制,报纸在内容上需要分出轻重缓急。

通常广告、热点新闻和内容与编辑政策(官方和非官方)相一致的报纸会获胜。之后出现了技术和因特网。也许有人会认为,在目前的数字化时代中,报纸已经发展到能充分利用技术变革了。但事实并非如此。令人费解的是,他们本应该取得胜利,却带回来了失败。

  • 在线版报纸有页码。为什么?这对读者没有任何好处。这是人为地扭曲页面点击率。
  • 在线版报纸与印刷版有相同的内容。连错别字和语法错误都相同。
  • 在线版报纸似乎也是每日一期。

所有这一切都无视了网络对尺寸和空间没有任何限制这一事实。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被错过了的机会。大多数媒体机构是按照把报纸放到网站并使用博客和 YouTube 来理解的数字化。数字化就是一份在线报纸吗?或许这个问题才是根本。

世界已经进化。媒体和出版业也已经进化。消费者同样进化了。在线和印刷之间的区别在很大程度上变得随意。答案或许是媒体机构应该把自己看成是内容生成和传递引擎。如何消费(印刷、网络、音频、视频、图像)的决定最好留给消费者。

举个例子,假设东非酿酒有限公司(EABL)推出一款新的绿标威士忌。在 2000 年,一个媒体机构会

  • 派一名记者和摄影师去发布会。
  • 记者将听取总经理演讲。也会有总经理拿着一瓶新酒的强制性照片。
  • 记者会问一些跟进问题,并做一些研究。
  • 随后,记者和摄影师会返回编辑部。记者会写一篇 2500 字的发布会文章,然后提交。
  • 第二天,商业版中会出现一篇 1000 字的编辑后的文章。

而 2013 年的事情会是这样

  • 记者应该有一个像样的相机和录音笔。
  • 他会从参观工厂和采访员工开始。会拍摄一些视频。会录制一些音频。他应该去拍照片。他应该录制发言。他应该尽可能多地采访人,不管这些人与发布会的关系有多远。
  • 他应该获得电子版的组织架构图。他应该深入挖掘。为什么是绿标?他们曾经筛选了什么其他名字?谁参与了该产品?还有哪些计划
  • 当他回到编辑部,他应该有视频、音频、图片和文本。他仍然会继续写出一篇 2500 字的报道。

然而,印刷的报纸上仍然只有 1000 字的空间。因此,它经过了编辑。这很好。但是在报纸的门户网站中,这篇 2500 字的文章应该出现。再加上筛选出的照片和视频。

如果该媒体机构有电视台,他们会在新闻中播放视频、音频和照片。如果该媒体机构有电台,他们可以播放音频。

最后的好处是,这家媒体机构通过这个故事会得到一个有关 EABL 的绝妙新闻来源仓库,而这一仓库可以在不远的将来使用。

如果有人要写一篇有关 EABL 的文章,他们就可以浏览这篇报道的内容。这就是应该发生的事情。我打赌,现在发生的事情在 2000 年也发生过。请注意,数字和模拟记者之间没有区别。只有一位记者。内容只是被重新用于传送机制。

一个同时拥有数字和印刷部门的媒体机构很可能走在错误的道路上。如果这家媒体机构要保持自己的重要性,就不应该有这样的区别。

营收

另一个或许该考虑的问题是营收。

我个人在肯尼亚习惯每天买 Daily Nation 和 Standard。直到有一天,我意识到,我几乎每天花 100 肯尼亚先令在报纸上。审核我每天的开销后,我意识到,我用钱并不明智。

报纸基本上只报道发生了什么事。很少有报纸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些事,以及未来会发生什么事。这可能是也可能不是由于我在上述谈到过的限制。这也可能是由于记者的素质。或者广告主的兴趣。或者编辑的素质。或者任何以上方面的组合。

关键是,我每天花 100 肯尼亚先令在 40 多页的报纸上,而这些报纸大部分是广告和没有任何意义的新闻导语。特别是考虑到内容还在网上免费提供。我记得 Daily Nation 曾试图通过付费墙对在线访问报纸收费,然后读者数直线下降。应该说问题不在于媒介,而在于内容。

既然提供了网路媒介,媒体机构就要努力实现对内容的增值,而不是更多内容。我的意思是分析、视频、音频、地图和电子文档。

媒体机构应该认识到,它们不再是事情发生时第一个被电话通知的机构了。人们在 Twitter 和 Facebook 这些社交网络上知道的事情要更快。而没有在社交网络上的人则通过 WhatsApp 和短信了解发生的事情。媒体斗不过它们。因此,它们应该充分利用这些渠道。

你也许会在 Twitter 上了解发生的事件,但如果你想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些事情以及这些事情意味着什么,你就要到我们这里来寻找答案。

Konza 为例。令人吃惊的是,还没有媒体机构对其建立完整的资料库。Konza 在哪?这里有地图。它看起来怎样?这里有三维模型。谁启动了它?来这里了解他们的个人资料和照片。人们对它是怎么看的?这里有一些博客。哪些公司正在为之努力?这里有研究它的公司简介和主要工作人员名单。

想象一下所有东西都在一个地方。文本、视频、音频、地图、博客和文档。都在一起,以沉浸式的方式展现。

我拒绝花 50 肯尼亚先令在政治头条新闻、广告上。但对于精选的、沉浸式的、互补的内容?我肯定会愿意花钱,而且是愉快地花钱。

聪明的媒体机构应该知道,有像我这样对社交、丑闻和诡计一点兴趣都没有,却对商业和分析感兴趣的人存在。相应地,也有对商业和分析零兴趣,却希望了解更多丑闻和社会名流阴谋的人。

内容频道

为什么不能有内容频道的概念?新闻、政治、商业、娱乐、体育……

现在的问题是,我不得不为这 5 个频道付费,而我只阅读一个频道,即便是那一个频道,我也只是想读而已。于是我停止购买报纸了。

假设每个频道收费 10 肯尼亚先令呢?现在,我们在说的是。你只消费你想要的内容。大家都开心。事实上,为什么每个频道都是 10 肯尼亚先令呢?娱乐频道只收费 5 肯尼亚先令,这样就能获得量。

总结

如今媒体面临的问题归为以下三类:

  • 我们如何有效地收集内容(不一定是我们自己)
  • 我们如何在其上附加价值?
  • 如何再培训和重新调整我们的工作人员来做到 1 和 2?

我对新的 Daily Nation 网站有很多期望。他们学到了什么或者只是新瓶装旧酒?现在要下结论还为时过早。让我们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