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cde9264ac80ecd64332a88

本文原载于 500 Startups。作者Matt Sandler是一位音乐人,创业者和移动创业公司Chromatik的创始人,这家公司允许音乐人练习,学习和分享他们喜欢的音乐。

前言

我希望替代小鬼当家第三部当中的 Macaulay Culkin。

我妈妈最好的朋友 Rochelle 在米高梅工作,有一次开玩笑说我应该为 1995 年最新的那部小鬼当家电影做配音。当时我八岁,我把她的话当真了,而且开始练习。

到最后 Rochelle 没有给我培训的机会,她不想帮助我成长为一个童星,毫无疑问,我当时面对荧屏会怯场,而且现在还是。

从那以后我被娱乐工业迷住了,这让我开始专业的练习,然后才调整到科技世界当中。我在八年的时间当中,把这两方结合在一起。我做了两个创业公司 Chromatik 和 CitizenNet,同时还在 KROQ 106.7FM 电台和 Capitol 唱片公司工作。

我对科技钻研的越深,对我来说越清晰的一点就是,这两个世界并非隔海相望。

“有很多在洛杉矶的人,尽管他们是来自硅谷的孩子们,他们多少对内容并不尊敬。在硅谷当中,他们看起来像是来自好莱坞的那些人一样自负。两方面都有理——但是他们现在对彼此都很需要。”——Troy Carter, Atom Factory

很多聪明的家伙们已经写过了好莱坞和硅谷之间的对比,两个地方之间只需要五十分钟的航班就可以沟通,两种文化却有的时候针锋相对,就像水和油一般,就像白天和黑夜一般,就像羊肉和金枪鱼一般。

但是没有人曾经专门研究过科技创业公司该如何跟好莱坞相互接近。

在基金云集的沙丘路上,对于疯子有一种解决办法。你越是知道地形,那么你玩这个游戏的方法就越熟练。所以我们把整个话题分为五个部分:

  • 第一部分——在娱乐行业,谁将和你一同工作?
  • 第二部分——星光 101:你和明星之间的接触
  • 第三部分——向娱乐公司做推销
  • 第四部分——三分钟入门:签订内容授权协议
  • 第五部分——与好莱坞一起工作是否值得?

【在娱乐行业,谁将和你一同工作?】

entourage

让我们首先以脚踏实地的姿态开始。

谁已经在那里开始工作了,已经进入好莱坞?谁可以帮助你遍览全局?哪一个娱乐圈名人已经跟创业公司参与到一起?有哪些投资者已经 “拿下” 了好莱坞?

具有影响力的人和娱乐行业的高管,都在公众视线当中生存,他们也没有料到会到今天这个层面的成功。但是好莱坞是充满技巧的,它依然在很大程度上,是关于你知道谁还可以帮助你完成生意的人脉问题。而人们在这里会顶着多个头衔——代理人,同时也是投资人;律师,同时也是创业者。一个人有的时候,也可能会成为一个有意义的创业模型,但并不是其他。

fabio

现在是时候对你将要接触的人名有一个清晰的了解了。

(首先要说一点,这并不是一个综合性的列表,而且这个列表并没有排定名次,如果我错过了某一个类型的话,那是因为我的知识储备不够,我感到抱歉。请那些觉得自己应该出现在名单上的人,在 Twitter 上告诉我 @mattdsandler 一声。)

代理人

代理人通常是创业公司进入娱乐世界的第一个落脚点,他们可能是大型的组织,对于他们所签约的人才,具有垄断的经营权。这些人看起来就像是到处工作的厨师一样,而有的时候,代理人会是娱乐业界当中最具权力的个人。他们就是中间商。代理并不总是跟旗下签约歌手具有密切的关系,而且他们当然不会有开绿灯的能力,但是代理确实是经常跟创业公司一同合作,对接投资和孵化创业公司。所以,从这里开始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 ICM Partners – Keyvan Peymani
  • Creative Artists Agency – Michael Yanover, Esther Nordlinger, Sam Kokin
  • William Morris Endeavor – Ari Emanuel, Dan Porter, Marc Geiger, Molly Matthiesson, Charles King, Chris Jacquemin, Jason Lublin, Avi Gandhi, Beau Bryant
  • United Talent Agency – David Spingarn, Brent Weinstein, Robyn Ward, Greg Goodfried, Milana Rabkin, Oren Rosenbaum , Kendall Ostrow
  • Paradigm – Lawrence Antoine
  • The Windish Agency – Tom Windish, Rob Bonstein

律师

找到一个非常好的娱乐产业律师,可以帮助成就你的公司,否则公司会遭到失败。如果你环顾整个娱乐行业的话,那么你肯定是想要做成一笔生意的,需要把这个步骤战略化并且付诸实施,你需要在你这一边有某些人,他们之前曾经做过类似的生意,并且成功了。请记住,到了决策的情况下,在科技行业最坏的情况,仍然比在娱乐行业最好的情况要好 (Tim Ferriss 这样讲的)

  • Hertz, Lichtenstein, and Young – Ken Hertz
  • Davis Media Law – Glenn Davis
  • Cooley – Jennifer Massey
  • Myman, Greenspan, Fineman, Fox, Rosenberg, and Light – Eric Greenspan
  • GISPC – Joe Brenner
  • HJTHNWRR&K – Walter Teller
  • Eric Galen

创业者

有一些创业者跟娱乐和媒体行业具有魔术一般的沟通经历,他们无缝的浏览这个行业,而且通过有创意的决策,战略和产品领导,给他们的创业公司带来额外的利益。我足够幸运知道这些人当中的某些,而这并不是个例。有一些创业者曾经成功的打了胜仗。

  • Brian Lee – The Honest Co, ShoeDazzle, LegalZoom
  • Peter Gotcher – Digidesign, Pandora, Dolby, Jaunt
  • John Maloney – Circa, Tumblr
  • Sean Parker – Facebook, Spotify, Napster
  • Ian Rogers – Beats Music, Topspin
  • Jason Kilar – Hulu, Vessel
  • Ynon Kreiz – Maker Studios, Endemol
  • Chris Ovitz – workpop, Scopely, Viddy
  • George Strompolos – Fullscreen, YouTube
  • Miles Beckett – EQAL, lonelygirl15
  • Ara Katz – Jello Labs, Beachmint
  • Steve Raymond – Big Frame, Flux, Musicmatch
  • Allen DeBevoise – Machinima
  • Brian Norgard and Dan Gould – Chill, Ad.ly, Newroo
  • Jack Conte – Patreon, Pomplamoose
  • Tom Ryan – Pluto.tv, Threadless, Smule

表演者

演员应该是最难沟通的一组,他们总是有层层的障碍,他们的时间被分成了非常小的各种各样的项目。如果他们对你的创业公司感兴趣,他们会给你带来巨大的好处。

  • Ashton Kutcher – A Grade Investments, Katalyst
  • Ellen Degeneres – The Ellen Degeneres Show, eleveneleven
  • Ryan Seacrest – Seacrest Productions
  • Robert Downey Jr – Downey Ventures
  • Chris Hardwick – Nerdist Industries
  • D.A. Wallach – Chester French, Spotify
  • Rachel Zoe – Zoe Media Group
  • Nas – Musician, Queensbridge Venture Partners
  • Tyra Banks – Fierce Capital
  • Adrian Grenier – SHFT, Wreckroom
  • Trevor Skeet – DJ Skeet, Spotify

额外奉献:去联系明星们

想要跟一个明星的经纪人获得沟通,我们有几种快速的方式来让你找到对应人士。

如果你要联系演员,导演和剧本写作者:去 IMDBPro 或者 StudioSystem,这里有比你可以想像的更多的信息。

对于音乐人和其他明星:可以在他们的个人网站上看一看联系页面。令人吃惊的是,他们会把必要信息当中的一部分甚至全部都放上去,你绝对可以联系到他们的代理人。

Screen-Shot-2014-07-03-at-8.09.43-AM1

但是始终记住,最好的沟通方式是热情的自我介绍。

投资人

对于投资者来说,“占领” 好莱坞是一个特殊的考验,特别是同投资早期创业公司结合起来的时候。这些投资者要么已经在他们自己的节奏当中,要么他们在洛杉矶和纽约已经做了足够多的成功案例,知道整个行业是如何运作的,他们是已经准备就绪的。如果你需要资本和帮助,到了好莱坞的话,他们会已经准备好。

  • Lowercase Capital – Matt Mazzeo and Chris Sacca
  • Greycroft – Dana Settle and Mark Terbeek
  • Science – Mike Jones, Peter Pham, and Jason Rapp
  • Atom Factory – Troy Carter, Ty Stiklorius, and Katerina Markov
  • Upfront Ventures – Mark Suster and Greg Bettinelli
  • Plus Capital – Adam Lilling
  • Launchpad LA – Sam Teller
  • Broadway Video Ventures – David Birnbaum
  • Sherpa Ventures – Shervin Pishevar
  • MESA – Jamie Kantrowitz
  • Queensbridge Venture Partners – Anthony Saleh
  • The Chernin Group – Jesse Jacobs, Jason Bergsman, and Scott Bromley
  • Rustic Canyon Partners – Nate Redmond and David Travers
  • SV Angel – David Lee and Ron Conway
  • Amplify.LA – Paul Bricault, Richard Wolpert, and Jeff Solomon
  • YouTube – Jane Hu
  • Velos Partners – James Bailey and Raj Ganguly

娱乐公司

绝大多数的主流娱乐公司,比如说唱片厂牌,电影工作室等等,都是当前时代的银行。他们在自己的领域之内,为创意项目提供支持,有的时候会帮助他们分发。娱乐公司通常有一个内部团队,和新兴的科技创业公司一同工作。而作为回报,这个团队可以反哺创业公司,帮他们指明路线,得到组织之类的相关人脉。

  • David Min – Disney, Strategic Innovation
  • Ethan Applen – Warner Bros, Global Business Development
  • Hardie Tankersley – Fox Broadcasting, Digital Products, Platforms, and Innovation
  • Rob Wells and Carlos Adame – Universal Music Group, Global Business Development

创业公司

我们没有谈论那些比较大的公司,相反,有一些已经在最近几年做的快要上市的公司,他们证明在好莱坞确实可以做成一些事。

为什么要在好莱坞创业?

lego

现在我们对大致情况有一个了解。一个终极拷问浮上水面:为什么你的公司需要跟娱乐业界共同携手呢?

就像是硅谷的创业产业,好莱坞可以让你和多方以及各种明星共同合作,知道你在整个过程当中到底需要什么,或者就在自我遐想当中浪费大量的时间。

我们不会帮你考虑到每一种可能的场景,但是以下三种情况是创业公司需要去好莱坞发展的最通常的原因。

  • 第一种情况:我们需要明星来做市场营销;
  • 第二种情况:我们可以帮助娱乐行业销售,做市场营销,或者更有效率地跟踪他们的产品;
  • 第三种情况:我们需要内容,电影,电视剧,音乐来完善我们的产品愿景。

让我们进一步的探讨每一个原因:

【星光 101:你和明星之间的接触】

celeb

既定目标:寻找明星代言人,并且使用不断扩张的业务点燃激情。

假设你有一个在网上销售润肤产品的业务,在全国范围内的健身房你都有铺货,你今年的销售额可能会达到 220 万美元。看起来一切都好!

但是你现在在想,如何才能发展的更好?用 Dwayne “The Rock” Johnson 来做代言不是最好的办法吗?你的创业公司可以到达更广阔的用户,有他的帮助,你可以做最新的推广渠道,还可以用他的介入来增加品牌关联度。

这就是你与明星合作的一个完美的案例。你有一个真实的商业模式,而且你觉得它将会发展壮大。明星和产品之间的天作之合是可遇不可求的,而如果你能够正确地建立整个合作关系的话,那么两方都会获得潜在价值。

好莱坞非常懂得营销。营销气氛弥漫于当地的空气之中。当正确有效使用营销手段的时候,都可能会对你的创业公司提供巨大的回报。

常见错误:依赖明星作为主要的分发渠道

只是因为明星介入了,这并不意味着人们一定会购买你的产品。或者说得更好一点,明星本身并不会完成产品和市场的任务。没有明星可以独自一人对你的业务起到存亡影响的作用。带来一位明星确实可以有一些超出常规和例外的期待。每个人都希望能够有效地利用他们的时间,这意味着不要本末倒置,需要先做好自己的基础设施,再请名人来代言。

促成和明星之间的合约

基本上,每一个面向消费者的科技类公司都尝试过各种具有影响力的营销形式。有很多人认为,采用名人做代言是口碑营销的最高形式,所以甚至有一些公司会销售那些人的推特消息 (Ad.ly),,或者一条推广视频的推荐位 (FameBit)

但是任何一个理性的创业者,都可以估计到,跟这些人的谈判会非常复杂。这有多种不同级别的谈判,保障机制,以及这些人的责任厘清。所有这些都跟你要做的事情有关。

假定其他条件一致,按照由浅入深的办法,我们把这些明星参与创业公司工作的程度划分为六个等级:

  • 第一等级——有机使用明星代言
  • 第二等级——明星作为联合创始人,以及为公司发展人脉网络
  • 第三等级——明星投资创业公司,跟其他投资者的机会均等
  • 第四等级——明星投资创业公司,使用跟其他人不同的投资条款
  • 第五等级——明星付款支持创业公司的产品
  • 第六等级——明星通过股权来支持创业公司的产品

让我们做一个深入的解读。

第一等级——有机使用明星代言

如果你有产品,而代言人使用产品后,感觉有价值,并且很喜爱这个产品的话,那么确实不错。这些人会不用付钱,自主的帮你的公司去传递这个产品的优秀信息。你可以得到世界中最好的一些人的支持,而不需要付出现金或者股权作回报。例子是:SoundcloudPatreonSlideshare

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在这个情况下负面影响非常有限,你赖以生存的是产品,所以请关注产品本身。

典型的合约架构:你要付出的是爱心,积极的反馈,与明星本人的良好互动。

第二等级——明星作为联合创始人,以及为公司发展人脉网络

在少数(也就是:极其罕见)的环境之下,可以让你的公司和具有影响力的人共同创建这个产品。和明星之间搭配时,这些创业者需要在接下来几年明确自己的责任。整个公司都需要对介入的每一个人负责。例子(加入公司的明星): The Honest Co (Jessica Alba), Crowdrise (Edward Norton), and Funny Or Die (Will Ferrell).

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对于不懂得创业的人来说,需要明确一点:创业是非常艰难的事情。要确保这些创业者都读过本·霍洛维茨的《关于困难的困难》(The Hard Thing About Hard Things),严肃认真的想一想,一家创业公司是否是他可以在可预见的未来,将自己全身心投入的项目。

任何一个创始人都共同担负风险:个人利益受损,身体健康受损,或者更糟糕的情况。而且他应该深知,如果当年和明星共同创业的话,他很有可能是你的公司做营销,招聘,融资等各方面的主要影响元素。如果这个人没有全身心投入,又占有一大部分股权的话,那么你就陷入了非常危险的境地。

典型的合约架构:这是联合创始人的状态。如果三个创始人,每个人各占三分之一股权,理想的状况是一起创业超过四年。在某些情况下会有根据时间长短,或者其他因素而导致个人的股权分配不同。

第三等级——明星投资创业公司,跟其他投资者的机会均等

这个明星会发掘你的创业公司,希望能够进入其中。并不需要股权或者是现金激励,他希望能够染上一些创业者的色彩,和团队及其他投资者分享自己的投入。这是个好消息。你可以在接下来的融资轮当中,把他放进你投资者的行列当中。例子(投资人):Wash.io (Ashton Kutcher, Nas, Scooter Braun), Shots (Justin Bieber, Floyd Mayweather, Omar Epps), Gobbler(John Legend, Jared Leto), and Chromatik (Bruno Mars, Overbrook Entertainment)

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就像任何一个可能的投资人一样,这些明星——或者是以明星的身份出现的商业伙伴——可能会表现不佳。

典型的合约架构:这些人会给你大概 25000 美元到 10 万美元左右的支票,很少有例外。同样要注意到,如果有这些明星投资的话,他的商业伙伴很有可能同样也会写支票给你。你需要在这段时间之内找到足够的回旋余地。

第四等级——明星投资创业公司,使用跟其他人不同的投资条款

同上一等级相似,但是这个情况下明星想用他独特的价值带来一些特殊的补偿,他希望能够在营销推广和更多方面都发挥作用。

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正是这让事情变得复杂,风险在于这个明星也许并没有发挥 “特殊价值”。但是其次,股东并不喜欢他们当中有些人拿到比另一些人更加优惠的条款,特别是当有人质疑明星要求附加值时所标榜的特殊价值的时候。如果你这样做了,小心以后要付出一些代价。

典型的合约架构:最好地完成这种合约的架构分为两步,第一步是让这些明星跟其他投资人使用同等条款进行投资,第二步是设立一个到达某个里程碑后执行的条款,使用这种方式,明星跟其他所有投资者采用同样的条款,只有在对公司带来了决定性的影响,并且已经完成这一影响的基础上,才会给这些人增添附加条款。

第五等级——明星付款支持创业公司的产品

这种合约通常是该创业公司和他们针对的明星互相产生了需要。明星喜欢这个产品,他的代理人或者经理可能会通过一个这样的合约来介入。这种合约意味着对于明星来说他使用主要的精力来支持。YouTube 上的明星有可能会对产品买断经营,公司则向其支付租金。田径运动员可能会在运动装备处投入更多的钱,而流行音乐者通常是在乐器和装备方面跟他们心仪的厂商谈赞助。

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这些合约实际上是只需要明星付出非常低的代价,不要从这个合约当中期待任何东西,除非你为他们定做了一个以后可以变化的条款。这些明星基本上都会使用他们最低限度的付出来完成目标。他们个人的时间和注意力,可能会花在产品身上的非常少,更不用说你是在没有确定的指标的情况下,对这个人花钱。如果你不能够合适的控制公司财政状况,那这就是一种快速烧钱的绝妙方案。

典型的合约架构:这种合约方式根据应用和名人之间的合作关系而各不相同。

第六等级——明星通过换取股权来支持创业公司的产品

跟上面的例子比较类似,但是明星可能会需要公司的股份作为自己的回报。(例如:Beats Music – Ellen Degeneres 的合作)

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在所有的创业公司和明星之间的关系当中,这是风险最高的一项。这些人实际上很少像你这样关心公司的股权,他与公司对彼此的预期可能高低不同,导致落差。明星可能会觉得他对公司做的工作可以是自由式的,公司却觉得他们会割肉一般付出巨大代价才换来明星的加盟,他理应更加关心公司的发展。你可以看到这种不平衡暗藏危机,如果你们两方没有把期待统一的话。

典型的合约架构:这些明星很少对你公司所提供的股权特别珍惜,所以你对他们的付出,很可能需要比你所愿意付出的更多,才完成合约。合约实现手段根据你对明星代言人的期许不同而有所区别,但总体上来说,你需要有一个前置的期权,而且在明星完成特殊的里程碑性贡献之后,才允许其行权。

额外奉献:社交媒体影响力巧查询

让我澄清一点:没有一个单独的明星会凭一己之力让你的生意通过社交媒体获得成功。成功需要产品和市场的搭配,多样化的获取顾客的途径,以及更多。换句话说,没有一个单一的影响力人物有足够的能量,可以给你的业务带来即时的,可以扩展的,不断丰富的营收。

一次 Facebook 帖子,或者一条推特消息,并不会给你的公司带来关乎成败的影响,他们确实可能会给你带来一些流量,但这只是来了又走的一个浪潮,只是昙花一现而已。

为了描绘这种情况,我们需要有一些统计数据。

你还不明白单独的社交媒体帖子可以带来多少流量吗?你知道你可以通过短网址 bit.ly 来获得统计数据吗?你只需要把任何的一个 bit.ly 网址链接贴到地址栏当中,在网址的后面加上一个加号 “+” 就可以看到数据了。

我们拿一个与食品相关的创业公司寻找明星合作为例子,你可以寻找以下三位已经在美食频道出名的金牌大厨帮助推销你的产品,但你依然需要看一看在 Facebook 上举行活动可能带来的冲击。

Giada De Laurentiis

Screen-Shot-2014-07-02-at-1.10.47-PM

Screen-Shot-2014-07-02-at-1.12.43-PM

  • 该明星的 Facebook 赞数量– 60.1 万个
  • 单条消息的统计数据–4,206 赞 / 38 次分享/ 84 条评论
  • 消息引发的点击数–1,207 次 (743 次从官方 Facebook 消息点击)

Guy Fieri

Screen-Shot-2014-07-02-at-1.20.27-PM

Screen-Shot-2014-07-02-at-1.20.58-PM

  • 该明星的 Facebook 赞数量 – 45.1 万个
  • 单条消息的统计数据 – 6,867 赞 / 2,423 次分享/ 203 条评论
  • 消息引发的点击数– 5,177 次 (2,859 次从官方 Facebook 消息点击)

Alton Brown

Screen-Shot-2014-07-09-at-10.51.42-AM (1) Screen-Shot-2014-07-02-at-1.13.53-PM

  • 该明星的 Facebook 赞数量 – 61.3 万个
  • 单条消息的统计数据– 4.379 赞/ 747 次分享/ 162 条评论
  • 消息引发的点击数–25,773 次 (12,146 次从官方 Facebook 消息点击)

我的男神 Alton Brown 在点击转化率方面超过了 Guy 和 Giada,而 Guy 在社交参与度方面比其他两位要好。

当然这只是一条帖子的统计,你可以继续探索在 Twitter, Pinterest, YouTube 和其他社交媒体上的表现。但是现在重点在于——你已经有了一个强大的统计工具,根据这个工具你可以判断这些有影响力的人能够怎样通过社交媒体渠道,增加你的客户参与度。

我们没有要求这个世界上最耀眼的明星,比如金·卡戴珊,贾斯汀·比伯等等来参与这次测试,但是不管他们的粉丝群体有多大,总体的原则是一样的:单一的一个明星并不会决定你公司的产品成败,也不会通过社交媒体兴风作浪。对于你请一个明星做社交媒体宣传的影响,都需要理性和谨慎。

你需要考虑以下问题:

  • 你的产品和代言人之间的关系是否正常?这些代言人是否真正地认同你的想法,或者他们只不过是想要多赚些钱?就像我的朋友 Joey Flores 曾经告诉我的那样,“他们真的关心这个事情吗?只有关心你和你的想法的人,才值得花时间和金钱在上面。控制住一个明星,并且让他们按照你的想法感知你的公司。”
  • 你要确保收支平衡,你要保证请明星代言的代价,不会高过由他所带来的价值。
  • 时机是否准确?你是否群策群力。来达到尽可能最好的结果?

【向娱乐公司做推销:接触娱乐公司】

Screen-Shot-2014-07-14-at-9.59.38-AM

既定目标:让娱乐公司买你的产品

跟绝大多数的大型公司相比,娱乐公司更加愿意走在时尚尖端,特别是在营销和广告行业,社交平台,下一代的内容分发系统,以及更多。

很多创业公司在向娱乐企业销售,或者跟他们共事方面遇到了明显的牵引力。包括新的电影,唱片和电视剧,每周都会发布。娱乐公司总有产品去销售,并且总有钱要花。

常见错误:你会被(你所选择的那家好莱坞公司)排除在考虑范围之外

已经有众多硅谷人进入好莱坞去展示自己产品,你会对这些人的数量感到吃惊。

停下来吧,重新考虑一下这种传统的模式是否可行?如果你想让那些好莱坞公司懒得理你的话,那就去做吧。

完成销售

向娱乐产业销售你的产品,需要遵循两条非常清晰的路径:(1)向娱乐公司做 B2B 的销售;(2)消费电子科技产业和娱乐业做白牌合作代工。

(1)向娱乐公司做 B2B 的销售

针对企业的 B2B 销售是归于自身的一种艺术。本文已经太长了,所以我们不会就这种 2B 的销售做展开,但是在娱乐产业当中,一个比较有趣的机会就是,产品生命周期比其他的产业要短,所以可以让他们尽快地尝试新产品,而不用担负过多的风险。

比如说,假如你开发了一种新的社交媒体分析平台,可以分析多种新的社交媒体如 Instagram, Vine, SnapChat 产生的数据。你可以问问电影制片厂是否感兴趣,比如说索尼制片公司。你可以对他们进行演示。在接下来的一个电影发布周期之内,就去做尝试。这个机会对于索尼来说风险微乎其微,但对你来说会带来非常深刻的影响,而且给你一个机会来在高峰时段展示你的平台。这对你也是一个很好的压力测试的机会。

我们举些例子:

  • Next Big Sound – 直接向唱片厂牌比如说索尼音乐和环球音乐销售
  • MobileRoadie – 直接销售给明星比如麦当娜和阿黛尔
  • CitizenNet – 向大型娱乐公司如 Live Nation 和 Summit Entertainment 销售

你需要考虑的问题包括:

  • 这个产品是否为一个产业创造了有意义的价值,并且被他们引入到工作流当中?
  • 你如何为产品定价——是按月还是按照项目?
  • 绝大多数的娱乐产品都还是跟时间赛跑的,这也就意味着他们需要真正的实时支援,以及七天 24 小时不间断的客户服务。你的产品准备好了吗?你的团队是否愿意夜以继日地为他们提供服务?

(2)消费电子科技产业和娱乐业做白牌合作代工

好莱坞开发一些人们熟知并且喜爱的品牌。品牌决定卖点,你的创业公司肯定需要销售产品,或者创建一个用户群。所以,把你的产品和一个已经知名的品牌联名合作,并不是一个坏的主意——在某种程度下是这样。

比如说你可以在苹果的应用商店看到以下产品:

很明显这样的合作是双赢的。对于一个娱乐品牌来说,他们可以消解自己和科技公司合作的风险。在创业公司的角度,它们整体提升了与其合作的娱乐公司的品牌形象,而且可以给你带来营收和用户。

通常来说这需要一个针对科技企业订立的合同或者是授权协议。

  • 技术许可合同——由娱乐公司付款,购买科技公司技术的使用权。
  • 营收分成协议——娱乐公司和创业公司分享净营收,比如说五五分成,三七分成。

你需要考虑的问题包括:

  • 谁拥有做好的成品的知识产权?
  • 这个协议是否排他——是否允许你向多个不同的娱乐公司合作?
  • 这个协议对你的公司产生了哪方面的好处?是营收,还是用户,还是知名度?可能是一个大杂烩,是以上因素的集合,但是你对于自己所得到的东西必须有所把握。

三分钟入门:签订内容授权协议

Screen-Shot-2014-07-14-at-10.16.16-AM

既定目标:你可以签署并执行内容合约。

好莱坞充分的了解内容合约的重要性和操作办法,有一些团队专门用来把所有的主流娱乐公司所有的版权向其他单位分发,他们的工作就是找到新的方式,使用这些创意的知识产权赚钱。这些增值内容仍然是比较难以找到的。

作为一家创业公司,你需要提供以下一些证明:

  • 你的产品具有对于内容所有者和/或者用户来说真正的价值;
  • 你的产品有办法为内容所有者带来真正的营收;
  • 你有能力监控并且报告内容使用的统计情况;
  • 你有足够的现金流支撑以启动足够多的最小经济回报

就算在这种情况下,也有一些政策需要跟踪。你需要正确的指引,正确的达成和约的战略,以及正确的时间节点,让所有的事情按时完成。否则,谈判会按照内容所有者的条款和时间轴来进行,这某种程度上意味着,对于你的公司来说,你的预算和目标不能符合预期。

开发一个梦幻般的产品,聘请一个伟大的律师,而且保持耐心。你需要有机会获得内容合约,再谈成功与否。

常见错误:你想一口吃成个胖子

你想要在明天,免费,获得湖南卫视下一季《爸爸去哪儿》的全球独播权

这倒不是意味着这些目标像是水中月亮一样遥不可及。一切皆有可能,但是在此之前需要做好功课。你需要清楚的明白随之而来的回报和风险。错误的谈判方法有可能毁掉你的整桩生意。只有少数娱乐公司才有王牌内容可供你选择,所以不要自毁沟通空间。

建立内容合约的基础

在经过了以上的一些测试之后,你就开始走签署协议的流程了。在这里你需要一个非常不错的律师来帮助你来谈判每一个细节。我们尽量不会概括的太过分而省略关键因素,下面就提出你要达成内容协议之前所要考虑到的一些基本的点:

  • 内容——是你正在寻找或锁定的某个专门的剧集?或者是希望一个内容所有者对他们所有的内容门类独家提供的一个一揽子的版权协议?
  • 最低保障——你希望对内容所有者承诺你可以最少给他们贡献多少钱呢?一般来说,你的公司不得不向内容所有者承诺最小的盈利额,这意味着你每年都需要向内容所有者交一笔年费,他们才会给你他们的作品。这些最小的营收是要在你真实盈利之前就先交给那些内容提供商的,如果你实际的营收超出预期的话还需要追加。
  • 条款——你需要浏览多长时间才能敲定协议文本?如果条款太短,你需要重新谈判协议,直到你完全理解;如果太长的话,很可能陷入自身并不擅长的条款黑洞当中。有可能会有一些时间节点作为谈判基础,大多数的内容合约都是有效期在两到四年之间。
  • 地域——你需要在多大范围之内播放这个内容?是在全球,在亚洲,还是在北美洲?这些内容的提供者,在条款定价,机会和限制条件方面,对每个管辖区的设置都是不同的。一般来说,条款都会指定你的内容合约,只在某一个特殊的地域所生效。你需要注重这一点,因为国家或地区的不同,可能会影响到你条款当中的其他任何内容。

就像我之前的一位老板经常所说的那样,要保持警惕——把合约签下来既是一个好消息,也是一个坏消息。

一旦你开始执行跟娱乐公司之间达成的合约,那就一定要持之以恒。你需要开始创造营收,用户数等等,来支持你的合约。你的整个期待会快速的变成现实,而你希望从这个合作机会当中找到你自己的最大价值。

后记:这么做值得吗?

上面的建议都是发自真心的,但并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你就当这是来自一个曾经认为自己可能是下一个 Macaulay Culkin 的人的分享好了。

但是确实,每一家创业公司想要和娱乐行业合作的话,都会遇到他们自己的挑战。我们的公司 Chromatik 确实从跟好莱坞合作当中获得了巨大的收益,我们对于自己的内容,跟我合作的音乐人,以及娱乐的合作伙伴,都深表感激。但是其他的创业公司可能各有不同的情况,

反正,最后是你自己要做选择。

你现在已经获得了进军好莱坞所需要的一些基本的知识,但是如果你有任何问题的话,我非常期待你能够通过推特 (@mattdsandler)或者是邮件 matt at chromatik dot com 跟我联系。

本文的写作要由衷的感谢以下人物,他们为我提供了资源。非常感谢他们!

Emily Sandler, Andrew Skotzko, Sam Teller, Patrick Vlaskovits, Joey Flores, Casey Armstrong, Steve Manuel, Rob Ellis, Susan Su, Keyvan Peymani, Matthew Joseph, Kelley McKinney, Nate Redmond, Adam Lilling, 还有 Eric Galen,他阅读了我的草稿。

(译:d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