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2715_副本

「一问」大姨吗:如何做最懂女性需求的产品?

大姨吗创始人柴可祖籍山东,却并没有山东男人普遍存在的大男子主义。接触中,这个” 最懂大姨妈的男人”,给人的第一印象是温柔暖男。

作为对男士来讲略显尴尬的 “大姨妈” 代言人,柴可最初创业的时候内心也是有些羞涩的,“有一次我在公交车上看妇产科的书,旁边的大妈嫌弃的看了我几眼,然后把她孙女推到离我远些的地方。” 柴可略显无奈地告诉动点科技:“但是当我决定做这件事的时候,别人的眼光其实并不重要。”

关于怎样做到最懂大姨妈,柴可分享了 3 点:首先是学习书籍知识;再者是亲身体验,我们所有入职的男员工的入职仪式是模拟使用卫生巾场景,这是种刻骨铭心的记忆,我们通过这种方式一点点的理解女性的不容易;第三是通过与我们的核心女性用户交流,直接获取用户体验需求,我们 2000 多人的核心用户群中,设置了首席用户体验官 CEO(Chief Experience Officer)的职位来给用户更多的反馈动力。

柴可 86 年生人,加拿大卡尔加里公立大学运营管理学士。曾在加拿大供职 Westjet 航空公司、TwistedGoods 家居创意商品连锁等公司,海外发展一程顺利,但却毅然回国创业。“我是一个做事情比较绝对,一定要去解决问题的人。” 他的解释是在职场的工作经历让自己明白看清了自己。

柴可大四的时候去了一家创意产品商店做销售,老板是印度人,为节省开支,招的都是兼职员工。人员配合不默契,导致问题出现了:员工交接不顺畅,补货后商品的陈列、储存是不对称的。柴可发现了问题并跟店长反馈,但是店长并没有太多回应。得不到回应的柴可决定自己解决问题,自学 VB 写了一套软件仓储货架管理软件,交付给店长,得到的回应却是 “没时间将货品信息录入系统”。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肯定要心灰意冷,对公司失望进而离职了,但柴可却并没有放弃。他看了大老板的巡店日程,在老板巡店的时候,将软件演示给老板看,老板很惊讶,问他:“你这套软件要收多少钱?” 柴可回答说:“我并没有想卖软件,我认为这是一个员工应该做的事情。” 接下来的结局相信你很容易猜到,老板请柴可去总部工作,并给出了 15 万加币(折合 71 万人民币)的年薪。

从柴可的职场经历,很容易看出他不是一个安于现状的人,他有野心,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热衷于去解决问题。“我对健康领域一直特别关注,因为父亲是医科出身,从小就耳濡目染。我想用自己懂的技术做健康,用互联网的方式做健康。” 柴可告诉动点科技这是他创业女性健康领域的初衷。

回国创业,柴可摸索积累了一段时间。一开始是通过做技术外包,通过 SAAS 模式赚钱,并基于出租车定位系统,开发出中国早期的一款打车软件,方案卖出后净赚了 20 万。做方案赚到的钱,全部用来补贴到健康领域的项目中。“我的目标很明确,只为做健康。” 柴可说。

在大姨吗的众多投资人中,对柴可个人影响最深的两个人是徐小平和龙宇。

“小平老师是有大智慧的人,比起业务方面的专业指导,小平老师更多的是让我明白,胸怀和豁达的意义。当我们被黑的比较惨的时候,小平老师告诉我要把用户放到最重要的位置,其他的要看轻。” 柴可略显激动:“我们是海龟团队,面对可能只是大学时代就出来创业的竞品,有种跟野蛮人打交道的感觉,如何应对被黑是一直纠结的问题,因为总觉得抵抗之后浪费了公司的资源,这些资源本该用到我们的用户身上。这让我很苦恼,同行竞品之间的商道是需要被呼吁的,因为我们需要认识到用户才是最重要的。”

“龙宇也是个很睿智的投资人,她会早早地看到一些可能性,比如去年就提醒我做商业化,让用户提早感受应用场景。但去年胶着的去抢用户数的状态让我们没有去好好地思考这个问题。龙宇虽然很犀利,但是却并不绑架你,她更希望创业者能够自己去感受去摸索。我们去年 Q4 才开始着手商业化,一个多月时间整体用户活跃提高了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