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lapse

虽然  政府在全力救市今天 又发布了新的公告),但是中国的股票市场正走向崩盘。

中国股市已经动荡了一段时间了,最新的暴跌进一步证明,政府试图重新控制住股市滑坡的政策宣告失败。

此次下跌的根源(以及它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巴伦周刊》在这篇对安妮·斯蒂文森·杨(Anne Stevenson-Yang)的  采访报道 中阐述得非常明确。形势非常严峻。

21 世纪头十年末期,全球经济在金融危机的影响下急转直下,与此同时中国政府大肆举债,投资项目(主要为政绩工程)以促进经济增长。

在其他国家开始从金融危机的阴影中走出时,中国在经济压力下不得不继续通过借贷热潮饮鸩止渴。

没有人还会相信中国官方的增长数字(上周五我在吃饭时说有 5%,但悲观主义者认为真实数字比 5% 还要低)。

中国的增长数字非常重要。如果经济增长速度不足以维持政治话语权有限的人民幸福的话,中国的精英阶级就面临着失去权力的风险。众多的西方投资者对这种结果的全球性影响非常担忧。更重要的是,中国政府的开支已经成为全球其它地方新兴市场的增长引擎之一——中国对那些拥有大量的十几亿中国人口所需要的自然资源的国家进行了大规模的基础建设投资。(印度除外……请注意,我不是宏观经济学家,甚至连初学者都算不上,姑妄言之,姑妄听之。)

那么这一切对全球经济(尤其是科技经济)有何影响?我提出这个问题后,大部分美国投资者都表示无所谓。他们认为,美国经济足够绝缘(足够自给自足?),能承受得住中国经济地震引发的任何级别的飓风。

我没他们那么自信,考虑到中国如今对外态度强硬(包括与印度、日本、台湾一触即发的矛盾冲突),以此转移国内注意力,让潜在的动荡人口保持和谐。

最为重要的是,一些人告诉我,目前的中国领导层正在进行自毛泽东的 “不断革命” 论以来  规模最大、程度最深、影响最广的党员清洗运动 。这些都不是好消息。

那么对中国创业公司,或者对中国科技公司巨头们来说,这一切有何影响?没有太大的影响。至少不会造成灾难性的影响。华为、联想、小米这样的硬件制造商正在,或者已经杀入了国际市场。而阿里巴巴很久之前就已经走向全球了。

相对而言更加专注于本土市场的公司未来道路可能会比较艰难,但请记住,中国的股市只是该国整体经济的一小部分。

问题在于,中国经济的其余部分比股市更加难以琢磨,目前中国经济可能就像中国为其农村人口建设的大型城市和机场一样……毫无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