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3690012915742461

唐学鹏是中国好导师汪峰,以一位智能硬件创业者的身份为自己打造的全新项目——fill 耳机团队的 CMO。作为《二十一世纪商业评论》主编的他,是如何被吸引加入这个项目担任联合创始人重新出发?他所讲的故事的又和本次 TC 北京峰会的专家论坛主题——体验+有何联系?

唐学鹏首先给我们揭了个底:其实汪峰去年就开始酝酿做一款耳机,也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 Fill 耳机。之所以做这个耳机,是因为他和汪峰在一起讨论的时候,都不约而同得想做一个 App 就是互联网的产品,但做一个互联网的产品必须要有不断的用户积累,然后才可以告诉投资人这个用户从 10 万到 20 万到 100 万到 1000 万来吸引投资.

但用汪峰的话来说,他不希望叨叨,不如做一个硬件。一年或两年就可以分享,如果卖得不好就结束,如果卖得好就成立。

[iframe frameborder=”0″ width=”640″ height=”498″ src=”http://v.qq.com/iframe/player.html?vid=g0173kpm1fz&tiny=0&auto=0″ allowfullscreen></iframe]

结果做硬件变成了他们之间一个非常重要的共识,当然要做硬件有很多的选择,最后选择了做耳机还是因为汪峰在音乐上的积累,可以使得这方面后期的市场表现更加顺畅一些。

唐学鹏现场还袒露心声:我个人觉得耳机其实是非常非常重视体验的。但实际上传统耳机工业没有深入的理解。

像我的脖子比较粗,所以我们做了一个转的设计使得我们佩戴耳机的时候感觉到体验还不错,因为这样的话是可以规避一些问题的,其实跟很多人的耳机夹得是很紧的;第二,对体验来讲特别感触的是所有的耳机都包含着降噪功能,我们降 85% 到 88% 之间,这个量看上去并不大,因为跟很多专业的比你会觉得怎么会降这么少?是因为很简单我们考虑到均衡式的体验,如果我降很多的话,就会损害低频,损害我作为高端耳机专业性的位置。所以整体角度来考虑我觉得建立一个降噪和音质的均衡是传统的耳机比较好的方式。

fill 耳机设计的头条比较大,大概会增加 13g 到 26g 左右,当你头条稍微厚一点的时候其实是可以避免夹头发的,但你的重量上去了,对一些女孩子来说会稍微有一点不舒服,所以 fill 以均衡的方式来选择缓解体验,因为体验真的是均衡用户共性感受的问题。

那关于什么是好的体验设计?对此谈话的另一位嘉宾——唐硕体验 CEO 黄峰有话要说:很多人讲设计都会有人说,你戴耳机需要有工业设计师来做,是不是工业做好了以后这个耳机会大卖呢?可能不会。你在网上预定量可能很好,也许是 10 万也许是 20 万,这可能不是的目标,你刚才在跟我讨论,到底零售是怎么做的?除了网上预定,因为耳机很不一样,很多人没有试过,我不知道这个东西是不是好的。很多的东西光靠互联网是不能解决的。

工程师背景的人把这个产品做出来,也许不是那么好用,但体验是要考虑说,如果最终产品想让消费者买单、叫好,没有这一层是做不到的。我们这里的创业者都是偏技术类的,我们也会接触很多的创业者,有一个朋友是尼桑全球零售副总裁,他融了 3 个亿,他的天使人估值 6 个亿左右,这对纯科技的创业公司是很难想象的。

他里面有一个核心技术:像你今天在中国配过一幅眼镜,你可能会怕人宰,甚至有时候你去一个购物中心的某个店销售员。你是不是会很担心他会宰你,甚至验光也不是和专业?这就是体验上的创业机会,但这种机会对纯屌丝的创业者是很难把握住的。

黄峰最后强调道:在中国排名第一很多公司的市场占有率非常非常低,根本就没有到百分之几十的状态,这也是一种创业者要经历的。体验的讲法落在产品上是 UI 设计,可是最终商业化可能要跟用户怎么买它、怎么知道它、怎么体验它、怎么用它,甚至是坏了以后如何维修它是很重要的,当然还有品牌忠诚度,就像很多人对苹果一样,不是因为它好用,很多时候是它具备的体验非常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