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如何投出下一个 “独角兽”,这几乎是所有投资机构绞尽脑汁想要干的事。在今日的 TC 北京峰会圆桌论坛中,金沙江创投管理合伙人朱啸虎、紫辉投资创始合伙人郑刚和米巴资本管理合伙人赵鸿展开了对话。

朱啸虎认为,要用流量思维切入,这就是为什么滴滴轻松拿下 e 代驾的原因。郑刚指出,要想投 “独角兽”,投资人必须通过大量的阅读和学习来了解行业的发展趋势,找出行业里现在以及将来可能存在的热点,以及有潜力的公司在什么地方。而赵鸿则认为,基金不仅要管投,还要用自己内部功力帮助一公司去发展,它才有可能变成一家独角兽。

在 IPO 条件并不成熟的情况下,独角兽这个概念会不会还那么看重?

赵鸿表示,估值肯定和公开市场是密切相关的,过去几年中国互联网经过了几个周期,基本上三年一个周期,尤其是越后 IPO 的估值越和市场相关,会差 3、4 倍以上,但是早期的投资估值的差别是非常小的:“比如我们投快的打车,我们是 200 万美金占 20%,过去一年市场比较高峰的时候,我们 A 轮占 20%。A 轮的估值相对波动是比较小的,可能是 1 倍左右的差别,但是 IPO 差别是非常大的,可能差非常大的倍数。这个是有影响的,这就造成了很多私募基金或者很多本来愿意投公开市场的基金都愿意往私募来,投一些还没有上市的企业,这样加速创业公司的发展。像快的打车,我们没想到他们发展的这么快,我们预计本来要 5、6 年的时间,按照正常的途径来说,但是这么多的资金涌进来,会使整个行业,包括企业加速的发展,用 3 年的时间走过了本来要 5、6 年走过的路,有利有弊。”

郑刚表示,从估值的角度来讲,高速成长的发展中国家,本身你的估值跟你的发展速度有绝对的正相关关系。如果你的公司非常小,但是增长速度非常快,估值一定是非常高的。所以,我觉得资本市场还是给了一个正常的合理的估值,尤其对独角兽的公司来说,本身他们创造的财富就是巨大的。所以我认为是一个正常的现象。

怎么投出独角兽,到底有无规律可循?

朱啸虎表示,中国去年有几千家的公司拿到了天使投资,这些多公司中最后只能产生 4—5 家的独角兽,所以需要很高的精准度。VC 进入中国也有十年的历史了,好的 VC 投中独角兽的比例差不多在 10%—20%。我觉得还是能够看到一些基本的特质的,如果投 A 轮的时候就说这个公司能看到百亿美金这是胡扯,但是 10 亿到 20 亿美金还是有机会的。我们最喜欢的是在大市场里面找小鱼,即使不是第一名、第二名,在一个很大的市场里,做到第三名、第四名也是很不错的。首先要看这个市场是不是足够大。

第二点是怎么切入,这是非常难的,需要很多的思考。我们一直跟投资者说,动手之前要花很多时间进行深入的思考,要比别人想的更深一步。当初滴滴为什么融资那么困难,很多人想不明白为什么滴滴从出租车切入,出租车在中国是很辛苦的,需要工作很长时间。要从这些人身上去赚钱实际上是很困难的,但是中国的互联网思维一定是流量的思维,你必须以流量作为入口,从这里切入是最重要的。所以以什么作为一个点切入是非常关键的,这个点要进可攻退可守。中国和美国还不一样,像旅游这么大的行业,最后去哪儿都要合并,如果切入点不是最佳的点,即使你做起来以后也可能会被别人挤走。像易代驾就是一个例子,滴滴非常轻松的就能把他挤到边上去,最重要的是你要想清楚怎么切入一个行业。

郑刚称,他们也在思考怎么样投到独角兽的公司,当然这不是一厢情愿的事情,需要花很多的时间。作为投资人你要有非常强的独立思考的能力和逆向思维的能力,要去想在这个行业还有没有机会。往往没有门槛的竞争,红海的地方越有可能出现独角兽的公司,因为他一旦统一江山其他的公司就完蛋了。作为一个早期的投资机构,大基金的人比我们多,投资经理有 30 个,我只有几杆枪,我怎么办。第一,你一定要培养单兵作战的能力,一个人顶他们十几个人,你要花大量的时间沟通,大量的时间参与各种活动。第二,你的决策机制一定要比他们快。大基金有他们的问题,决策时间一定是相当长的,对他们来讲两个礼拜已经是相当快 ,搞不好一个月,你必须做到两天就能做出决策,就能打款。第三,一定要形成自己的投资风格,你对项目的判断能力和你对创始人的支持,还有你自己长期积累的能力,能够为创业企业到底带来什么东西,这个人家会非常看重。你要非常快速的做决策,而且很快的打款过去,你一定能投到非常好的公司。

赵鸿表示,阿米巴一期投了 35 家公司,非常幸运投了两家独角兽出来,同时也是另外一家独角兽的股东。“我和我的合作伙伴常常会回顾我们做得了真正,做错了什么。刚刚朱总和郑总提到了很多对外的思考,市场份额多大这样的问题,作为一家基金我们都想投行业,包括细分行业里面的领袖。至于这些领袖能不能演变成独角兽,这个时候我们就要靠我们的基金,通过我们内部的资源跟能力去帮助这些公司成长。”

作为一家行业基金,阿米巴想通过自己内部的功力帮助一家公司好好的发展他的前景,有可能就会变成一家独角兽,有可能不是,当然也靠运气。对外一定要找一个市场份额很大、机会很大的行业,要看你自己的能力。另外一半要看你跟创业者的关系,他对你的信任,你对他的信任。因为作为早期投资我们是投天使、小 A 轮的,信任非常重要。

未来投资机会在哪里?你会在哪个方向上给为看重?

朱啸虎预测,现在有很多方向,像 I.T,像智能硬件,像人工智能,包括 VR,有很多新的方向,是不是到了引爆点,现在看说还有点过早。大家都在进来学习,到了 10% 以上创业者可以动手了。到了 20% 的点,投资人进入可能比较容易一些。把握时间点很重要。

郑刚认为,智能硬件,穿戴设备、智能家居,跟人走的更紧密的互动设备方面会有更多的机会,O2O 是大家可以看得见的东西。大家谈了移动医疗、智能家居,这里面可能会有机会。“我认为快速的半年之内会有类独角兽的公司出现,我认为这是一个终极性的东西。直播的出现,必须根植于中国的企业才更容易成功,昨天有人说视频行业的终极机会就是直播。很多人问我,我想跟你学投资,我说你是学不来的,但是有一件事我能做得到,你可以到我公司来学习。我干脆开一个频道,把手机放在我的办公室,每个月交一千块钱,我百分之百给你看,我相信每个月收入 10 万块钱没有问题。我们的很多设备和服务可以通过直播来提供,包括智能硬件在这上面也可以结合,你可以有很多很多想象,所以我认为下一个风口可能是直播。”

赵鸿表示,其实很多行业、很多方向很早就有了,但是你一定要在行业和方向里沉淀一段时间。因为各个行业,比如电商和数据这两个是完全逃脱不了的,互联金融和数据这两个方向也是完全逃脱不了的。这两个点就会把很多细分行业一起结合起来,所以这个时候你的判断能力可能是要提升到另外一个门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