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an_Yan

在以秒拍、美拍为代表的一系列手机录播软件火了之后,移动视频的大军中又出现了直播。移动视频直播之前在国外已经出现,比如 Periscope,英国凯特王妃生产、希拉里竞选等诸多事件都有 Periscope 的影子。而作为脱胎于 Periscope 的花椒直播,对这个新兴领域在中国的发展也有着自己的看法。

上月北京的 TechCrunch 国际创新峰会上,花椒直播的联合创始人田艳就这种流媒体直播曾介绍说:“花椒直播完全是基于用户产生内容然后即时直播上传。我认为它事实上是基于微博、微信之外的第三种用视频方式来进行人和人沟通的社交的平台。”

“直播” 两个字或许跟田艳自己的经历有点渊源。94 年入行的她应该是国内第一波在电台做直播的主持人。当时做民生投诉类的节目意味着需要主持人有迅速答复和解决的能力,这样持续 6 年的行业积累也一定程度上培养了她自己独有的判断和选择。

不光如此,离开电台后田艳转战南方都市报和新京报,在传统媒体一呆就是十多年,直到今年加入花椒直播。在这不同阶段选择和调整的轨迹中,她判断选择的基因都可窥一二。

而回到田艳现在做的花椒直播,其上线已将近半年,在这半年的时间里,花椒 APP 的日活跃用户达到 50 万,APP 次日留存率接近 30%,web 端每日访问量为 100 万,并且每天有 20000 个视频内容被产生。“如果按时长统计的话整个网站每天被看的视频加起来应该有 2 年了,而 periscope 是 10 年。” 田艳说到。

我很好奇这样的数据一开始是怎么做起来的。当然,除了背后的 360 和周鸿祎的推广,田艳这样回答:“我们主要是以内容驱动的直播平台,一方面我认为通过 UGC 产生优质的内容非常重要,另一方面我们也引进了一个有 15 年专业经验的新闻团队来运营这些内容。”

当然,除上述两方面的做法,花椒直播现在也入驻了达人、名人、明星来吸引用户。换句话讲,大 V 还是有号召力的。

回到直播的本质,最长延迟为 8 秒的速度造就了比拟电视台直播效率的结果,像世锦赛、天津大火、国庆阅兵等一系列热门或者突发性事件中都可以看到花椒的影子。“光天津大火,我们就直播了 20 多段。”

涉及到效果,内容的审核也是非常重要的,屡次下架的 17 就是前车之鉴。17 对于移动视频从业者来说在内容的审核和监管上起到了一定的警醒作用。“我们所有的直播延时 6 秒就要上传的,如果超过 6 秒用户的体验就很差了。因此我们从一开始就把监管放到了非常重要的位置,在后台监管完了以后进行筛选,所有我们认为有可能涉及黄赌毒的视频,第一时间看到会全部切掉。”

与此同时,在产品的思维逻辑上田艳也从 17 上受到一些启发,重新改变了花椒直播的产品方向,把人与人的关联做成了核心。

“17 所有的产业链条围绕着社交,是以人为基础来产生视频内容的,但这并不是以传统的 PGC、UGC 内容为核心,而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其实现在中国包含花椒直播在内的视频直播 app 已经不下 10 家,比如在直播、虎牙、yy 等,遍地开花也就意味着行业的第一梯队已经出现,如何在烧钱烧技术的战争中胜出相信是所有竞争者所希望的。

最后,我问田艳把花椒描述成老百姓就能懂的词语是什么?她用花椒直播的标语回答了我。

“它可以是每个人的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