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coin1

1 月 11 日,央行上海总部和央行北京营业管理部同时公告称,对比特币和莱特币的国内交易平台开展现场检查。中国人民银行继 1 月 6 日约谈三大比特币平台负责人,敦促其自查整顿后,启动了对中国三大主要比特币交易平台的联合综合执法检查。这是迄今为止,监管部门针对比特币交易所采取的最严厉的监管行动。

可以合理猜想,是今年开年国内比特币市场的暴涨暴跌引发了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审查。1 月 5 日,比特币价格最高涨至 8895 元,但随后急转直下。1 月 11 日下午 5 点左右,相关平台被央行约谈的消息得到证实,比特币更是从 6400 元左右一举跌破 6000 元。1 月 12 日,比特币甚至曾跌破 5000 元人民币/枚关口最低至 4902/日内跌幅近 10%。截至目前,比特币买价为 5208.53 元,卖价为 5208.72 元。

据了解,此次检查内容包括:超范围经营、使用未经批准的交易模式、非法从事杠杆配资等金融业务、非法开展支付和汇兑业务、未落实反洗钱规定,以及涉嫌非法操纵市场价格和挪用客户交易资金等。

从 2009 年被发明至今,比特币已经在世界上存在了 8 年有余。8 年前,出于对纸币发行体系的不信任,中本聪提出并创造了去中心化的虚拟货币 “比特币”,开发出最早的比特币发行、交易和账户管理系统,试图规避 “央行—纸币” 这一现代金融体系的内在不稳定性。

比特币不同于我们日常生活中的银行系统采用的中央结算体系(需要一个有信誉的第三方来管理整个体系),比特币通过公开分布式账本的方法来避免重复支付,所有的历史交易都通过块(blocks)的方式记录进账本,这个账本并不保存在某个中央服务器中,而是全网公开,保存在每个接入比特币网络的计算机上。

这一天生具有 “去中心化” 基因的虚拟货币,也天生具有着不稳定的特性。由于它是没有监管和匿名的,所以很快就成为了毒贩和无政府主义者的避风港。 它的价格经常出现大幅波动,这点也会催生出疯狂的投机行为。另外, 由于大部分的比特币都被掌握在少数人的手中,而这些人又开始不断鼓吹它的价值,因此早有人将它比作庞氏骗局。

2016 年 7 月,清华五道口金融学院和火币网共同发布了《2014-2016 全球比特币发展研究报告》,数据显示,80.77% 的比特币用户的交易目的,是为了短期盈利,通过差价赚取利润;只有 13.81% 的用户将比特币当作避险资产,长期持有。

自 2013 年以来,比特币在中国经历了两轮暴涨暴跌的过山车。2013 年 2 月底,比特币价格仅为 100 多元,但在 4 月 10 日冲高到 1546 元,两天后价格随即腰斩。5 月,比特币价格跌至 300 多元,随后又继续暴涨,11 月一度冲高至 8000 元,比年初上涨近 80 倍。比特币这样惊心动魄的价格在当时就引发了监管的高度关注。

2013 年底,央行明确规定,比特币是特定虚拟商品,不具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不具有与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且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要求第三方支付机构不得给比特币、莱特币等的交易网站提供支付与清算业务。比特币随即腰斩,最低跌至 2000 多元。

然而目前看来,2013 年的那一场管制风波并没有浇灭国人投资比特币的热情。据了解,因受到严格算法的限制,目前全世界比特币的数量只有 2100 万个。2013 年,比特币交易平台的交易量占到世界范围的 60%。三年过去,中国大陆比特币交易平台的交易量占世界达 90% 以上,仍然是比特币交易的主要市场。

为何比特币在技术上并不占优势的中国大陆受到热烈追捧?动点科技的记者就这一问题询问了拥有英国约克大学金融与经济硕士学位的戈壁创投合伙人徐晨。徐晨认为,一方面是因为,国内普通民众的投资渠道非常有限,而市面上又涌动着大量找不到出口的资本,所以比特币的暴涨让很多人铤而走险。另一方面,人民币汇率创下有记录以来最糟糕年份,下跌 6.5%,人民币兑美元走贬,这更驱使手中握有大量人民币的国人选择投资比特币。“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国人对于金融体系的信任感远超国外。” 徐晨说,很多人对于金融投资风险的理解是远远低于市场本身的。对风险的不敏感在很大程度上催生了这种冒险行为。

比特币到底是货币还是投资品?很多人在这个问题上呈现出了摇摆不定的态度。币行(OKCoin)创始人兼 CEO 徐明星在去年 11 月参加 TechCrunch 北京大会时,还显得比较乐观。“我想在接下来的五年当中,越来越多人会使用比特币,它会是一个全球的货币,就像是美元和黄金一样,他们也能够帮助提高效率。” 徐明星当时预测,区块链绝对会在五年后影响到很多人的生活,也许是 5000 万到一亿人。然而经历过约谈和审查,他在近期接受南方周末记者的采访时显示出了截然相反的态度。根据南方周末的报道,徐明星表示,比特币就是个投资品,跟艺术品拍卖一样,“一开始就没有设计应用场景,为什么要应用它?”

关于比特币是货币还是投资品的争端,引发出另一个问题:比特币有没有价值?

比特币是 “稀有货币”,就像稀有金属,因为比特币按照它的算法每四年其开采出的比特币会减半,而且最后总的比特币的总数会不超过 2100 万个。将比特币与黄金做对比,可以发现很多共性。黄金的价值,基本上主要是观赏价值而不是实用价值。也就是说,它美观、不易生锈,同时又很稀有、不易得到,人们自愿地付出法币去投资它,这些加持的资金使得黄金的价值越来越凸显。

黄金产生于大自然中,比特币产生于计算机的算法中。当大家最初觉得黄金有价值时,最初可能并没有这么确定的价值,甚至知道黄金的并不多,部分人开始了淘金热; 比特币出现,最初大家不能确定这种虚拟货币有没有价值,而且知道这种货币的人并不多,但部分人被这种货币的概念所吸引而部分人被其背后的利益吸引,于是这部分人尝试着开始 “开矿” 来获得比特币。

黄金最初被确定价值后,大家开始存储大量的黄金,并且有了国家的担保能用黄金进行交易,当国家发行法币时,大家也会用法币购买黄金进行存储或者投资,越多的人投资黄金黄金变的越稳定,不如说政府越需要保证黄金的稳定,当越多人持有黄金,黄金造成的影响将越大,为了保证国家的稳定,政府不得不保证黄金的稳定性。

对于比特币,也是一样,从一小部分人投资、拥有比特币,到某些国家成分卷入游戏,大家用法币投资于比特币,部分情况下甚至用比特币购物,大家持有的比特币越来越多,比特币影响越来越大,政府开始不得不考虑稳定比特币以确保国家金融大局稳定。

说来说去,这其实是一个互联网世界中的淘金故事,是一场自下而上的金融狂想,是一场挟诸侯以令天子的冒险活动。很多比特币持有者对于比特币的 “鼓吹” 不在于认为其有价值而在于他们的钱已经与比特币绑一起了,它不能没有价值。

然而这场冒险最终会不会让投资者血本无归?群众的智慧会不会显得过度乐观?故事到最后会不会变成一场自导自演的闹剧?徐晨肯定了比特币和区块链显现出来的技术优势,但也表示了担忧。“区块链技术体现出了一种极高的稳定性优势,任何部分的攻击都不会影响整个系统。它看似是很安全的,难以被攻破的。” 徐晨说,但系统的稳固不代表每个普通账户也拥有绝对的安全。“就像虽然我不能推倒整栋大楼,但我却可以轻松进入你家,把里面翻得乱七八糟。攻破整个区块链系统很难,黑掉你的账户却很简单。” 并且,徐晨提醒说,游离于现有金融制度之外的货币体制是不受欢迎的。比特币固然有它存在的价值,但支付宝或者网银完全可以在体制内完成它正在做的事,比特币有多大信心能让现有体制做出牺牲,将它纳入麾下?

《中国证券报》报道称,监管部门近期正约见业内人士,讨论设立第三方比特币托管平台。但 2013 年底,央行曾同时约谈 10 余家第三方支付机构相关负责人,明确要求其不得给比特币、莱特币等的交易网站提供支付与清算业务。有业内人士告诉动点科技的记者,第三方托管在技术上可以做到,但政策上却未必可行。“比特币还没有合法化,要做到第三方托管,首先要为比特币正名。” 据了解,火币网和币行方面均表示没有接到过与第三方托管相关的通知。

而关于坊间传的沸沸扬扬的 “利用比特币资金外逃” 的传闻,这位有着四年比特币市场经验的业内人士显得很不以为然。“如果做过一次交易,你就会知道国家对比特币市场的监管有多么严了。复杂的资格审查让洗钱这种事情根本不可能实现。这种严厉的态度不是近期才出现的,而是一直如此。” 火币网 COO 朱嘉伟也表示,比特币几乎不可能实现大额换汇,因为通过比特币换汇的难度大,且需要承担价格波动的风险。此外,从比特币行情来看,近年来基本是国内平台人民币价格高于海外的美元价格,从经济利益考量,用比特币换汇不是一条可行的道路。

诸侯把赌注押得越来越高,终于成功地惊动天子。政府审查的最终结果,会唤来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吗?阿米巴资本的赵鸿认为,监管是可以的,但需要时间。金融市场的异动会波及国是民生,政府绝不会允许大的波动出现。最终的结果,很可能仍然是政府或大的财团出面,充当游戏规则的缔造者,让一切在制度内运行。而这一切,又与 2009 年,比特币发明者中本聪那个 “去中心化” 的小愿望相背而驰了。

李明(化名),一位从 2012 年起参与比特币交易的 “资深玩家”,几次买卖之后,售光了自己手中的所有比特币。“国家对比特币的态度太不明朗了。” 他对记者说,“现在不是一个玩比特币的好时候。说什么都是白搭。”